白楚汐没有看到身后的暗潮。

  扭头和谢简清柔声道别以后,她就回到了石窟,准备把这破地方给拆了。

  因此她不知道,在她走后那几个合欢宗弟子抱团,闯入了谢简清房里。

  等到她被侍女急匆匆地通知时,才连忙赶了回去。

  推开门,白楚汐差点被眼前的场景气到晕厥!

  谢简清本就没恢复好的身体又添了新伤,衣衫有些凌乱,倒在地上嘴角发青。

  旁边站着几个粉面朱唇的小弟子,一脸得意。

  明明看起来就很痛,他却趴在地上毫无反应,嘴角流了一丝血也没有皱眉,整个人看起来像是破碎的玩偶一样。

  再看他头上的情绪值,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

  白楚汐心里一惊,有些生气了,抬声质问他们:“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那几个人还没理解白楚汐的怒火到底意味着什么,以为还像以前那样,脸上带着得意。

  “师尊放心好了,这小子不尊敬您,我们已经教训过他了!”

  “您要打要罚,他都没有反抗手段了!”

  说完,还嘻嘻笑了两声,看起来玲珑漂亮的小男孩,却完全被原主带坏了,肚子里全是坏水。

  白楚汐看着谢简清脸上的伤口,有些心疼,蹲下身来轻轻抚了一下,将他抱在自己怀里。

  然后一扭头,艳丽的眉眼全是怒火。

  砰——

  刚才还笑着的两人直接被掀翻,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捂着胸口嘴角渗出一丝血迹,表情痛苦。

  白楚汐盯着他们,气的声音都有些尖厉发抖。

  “自己去领罚,还有,之后要是再被我看到私自打他,就永远别再进我宗门了!”

  “滚出去!”

  话音落下,几个人脸色有些惨白,从没见过她这副模样的众人连忙垂首滚了。

  看着他们离开,白楚汐才回头,面上一片担忧之色,拿出药轻轻抹到他的嘴角。

  “痛吗?”她问。

  她是真的有些心疼了,这些日常欺辱,原文里没有这么详细,但现在她眼皮子底下,都能见到这么恶劣的事,可以见得之前他的生活有多艰难。

  谢简清咳嗽了两声,靠在了她的肩上。

  白楚汐心里一动,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

  这个动作太过依赖示弱,不像是谢简清平时会做的。

  难道说,刚才她的这番举动,终于让谢简清有所动容了吗?

  白楚汐眼睛一亮。

  肩上的重量消失,谢简清抬起头来。

  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咫尺,白楚汐清楚地看到了他的眸子。

  猩红而疯狂。

  谢简清带着血迹的嘴角轻轻扯起,低笑了一声,望着白楚汐。

  他头顶的黑色情绪值疯狂上涨,鲜红的感叹号不断闪烁,刺激着白楚汐的双眼。

  白楚汐脸上一片慌乱,看着谢简清头上的颜色不断变化。

  她感觉自己的耳朵里全都是尖锐的警报声,谢简清的瞳孔里清楚地倒映着自己惊慌的影子。

  不管做了多详细多完美的计划,真的面对他的黑化现场,白楚汐还是感觉到无力和不知所措。

  她还抱着谢简清,但却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该如何让他的情绪稳定下来。

  只能放轻嗓音,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安抚。

  她纤细白嫩如柔荑的手指撩着他的长发,缓缓地从上往下顺,“没事了,以后他们不会再做这种事,我保证!”

  “我也不会再伤害你了,相信我一次。”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用了伪装的声线,谢简清在混沌中听清到了,终于冷静了下来。

  身体脱力,谢简清晕倒扑在了她的怀

  里。

  头顶上,黑色和红色的情绪色不断跳动,仿佛短路了一样。

  白楚汐终于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角的汗,艰难地扶着他,勉强送到了床上休息。

  ……

  谢简清感觉自己的脑子一片混乱,那种暴戾、隐晦的冲动,又开始充斥着他的脑海。

  他冷眼看着这个女人在他面前表演,用尽一切方法,不过是为了新一轮的折磨而已。

  这不是她第一次使出这种招数了,谢简清很清楚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如果只是想折磨他,那他也早就习惯了,不管对他的身体怎样摧残,他都不会被激起任何波澜了。

  但他没想到,这一次,这个女人居然在他面前扮演这种救世主的身份!

  这比直接打骂他,更让他不能接受。

  呵……

  他身上被她鞭打出来的伤痕甚至都还没有好。

  她到底哪儿来的脸面,敢当着他的面说出那种话的?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默许,这些宗门弟子根本不会来管他。

  每天清洗的时候,那些伤痕无时无刻都在提醒他,这个女人是除了那群江湖败类以外,他最大的敌人。

  撕碎她!杀了她!

  脑子里一直有一道声音,逐渐掌控了他的思想。

  黑色迷雾中,谢简清逐渐看清了眼前的一个身影。

  一袭白衣曳地,周身素白,纤细的指尖却鲜红,嘴唇殷红娇艳欲滴,媚眼勾魂,笑容妖娆。

  这让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绝美面容,在他心里却犹如蛇蝎,避之不及,又恨之入骨!

  谢简清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脑中仿佛有一根线,在疯狂缠绕着他的思绪。

  大脑里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压低了声音,萦绕在他耳边,挥之不去。新笔趣阁

  就是她,快去——

  快去!

  一声催促的呼唤,谢简清猛地睁开了双眼,不断喘气呼吸急促。

  刚才在幻境中看到的那张面容,此刻清晰地出现在了眼前。

  发尾扫在他的脸上,眼神清澈明净,带着毫不掩饰的担忧。

  她红润饱满的唇开开合合,一直在说些什么,但谢简清听不清楚。

  他只感觉胸闷气短,头脑发热,那张让他恨入骨髓的脸就在他眼前,视线明灭不断。

  他绷紧了身体,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猛地朝她探出了双手——

  ……

  白楚汐差点被谢简清吓死了。

  刚才,她将谢简清艰难送到床上后,他突然开始捂着胸口,额角流汗,一直皱着眉头,死死咬着牙。

  看起来像是在梦中见到了什么让他痛恨的事。

  那一瞬间,白楚汐顿了一下,她合理怀疑,谢简清是梦到了她。

  不然,以他现在的处境,也没什么是能让他产生这么大的恨意的。

  看到他头上的情绪色不断地在两种颜色中疯狂跳,像是要坏了一样,白楚汐连忙抬手给他运气,免得情绪波动过大,伤到了身体。

  还好,谢简清醒了过来。

  “谢简清,你没事吧?”

  他没有任何反应。

  看到他有些混沌的双眸,白楚汐有些担忧,这不会把人气傻了吧?

  她伸手,想要摸摸他的额头。

  然而下一秒,整个人就视线翻转了。

  “啊——”她痛呼一声,轻蹙眉头。

  谢简清的力度大得她完全无法挣脱开来,用力捏住她的肩膀,将她死死按在床上。

  他喘着粗气,眉眼低垂往下压,缓缓朝她靠了上来……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