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白楚汐没高兴多久。

  刚进门,屁股还没坐热,谢简清就开口同时拒绝了她和丰武大师两人。

  “我不需要她救,咳……”

  他的黑眸黯淡了不少,脸色惨白,显得眉毛和长睫更加黑密了。

  谢简清盯着丰武大师的目光毫无胆怯,即使身体虚弱也依旧保持着一身冷傲。

  白楚汐有些心虚,主动自首道:“我之前对他不好,这些陈年伤是我造成的,我知道错了。”

  面对这俩人,直接滑跪准是没错的。

  可他没想到,谢简清会这么干脆利落地拒绝,白楚汐转头看向谢简清,脸色有些焦急。

  他现在这个病情根本就拖不得,何况她这一走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m.biqupai.

  她一时间也顾不得其它了,连忙对丰武大师表示:“我去去就回,这段时间就麻烦您照顾他了!”

  谢简清淡定回复:“不需要。”

  丰武大师原本沉稳的眼神里,这下也带着一丝兴味了,他喝了一口茶看着眼前互相不对付的两人。

  白楚汐听到谢简清第二次拒绝,感觉自己头都要大了,深吸了一口气,站在他面前挡住了丰武大师的视线。

  谢简清皱眉看向她,似是还想说些什么,被面前的人打断了。

  “前几日,有人给我捎了一根雪凌草。”丰武大师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谢简清,“刚好,我灵山顶上有些杂货,你若是愿意替我那些懒散弟子们干活,我可以送给你。”

  “这样,就与她无关了。”丰武大师瞥了一眼白楚汐。

  “小友觉得如何?”

  回答他的是短暂的沉默。

  听到丰武大师的话,白楚汐暗自松了一口气。

  她果然没有猜错,丰武大师在原文里就是一个非常惜才的人,而且是一个理性中带着感性的人,没有太多的偏见。

  见到谢简清这种男主才有的天赋,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掉。

  他这几句话,就是在给他台阶下,要收他为徒的意思了。

  所以现在重点是谢简清。

  白楚汐看了一眼他,心里有些紧张。

  虽然原文她都完完整整看完了,看到那些描写的时候,站在上帝视角感觉什么都清楚。

  但真的站在他面前,面对的是一个鲜活的人的时候,他还是看不透谢简清到底在想什么。

  只是,他头顶上的颜色居然意外的是暖色调。

  刚才接连拒绝自己,他的心情居然还不错?

  白楚汐开始怀疑人生了,一双桃花眼睁得大大的,看着谢简清的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

  合着她之前做了那么多努力,哄着宠着,天天试图和他贴贴,还比不上当面宣誓然后被无情拒绝?

  白楚汐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血压要上来了。

  不愧是男主,轻易就做到了她做不到的事。

  良久的沉默之后,谢简清点头答应了。

  “只是我们的交易,与她无关。”

  丰武大师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看起来慈祥多了。

  白楚汐也放下心来,至少不用再担心他的身体了。

  不过,这样一来,她还有一事要向丰武大师求助。

  白楚汐脑子里天人交战,做了十足的心理准备,才厚着脸皮请求:“在下对他心里有愧,放心不下,可否借住一段时间,等他好了,就立刻离开,绝不多留。”

  她低垂着头,态度谦卑又恭敬,哪里还看得出那个合欢宗女魔头的模样?

  谢简清心里一阵异动,看着她的发旋不可思议,仿佛收到了极大的冲击。

  他双手垂在身下,捏了捏手指,黢黑的眸子深沉隐晦,带着一丝挣扎。

  他不相信,这个女人不可能会改变。

  如果就这样变了,那他之前受的那些折磨又算什么呢?

  两人看着她,各有所思。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白楚汐感觉自己手

  都酸了,丰武大师终于说话了。

  “可以,他干活地儿的旁边有一个杂院,你们主仆俩就住那里吧。”

  铃儿听到后有些替她担心,张了张嘴。

  丰武大师看了她一眼,目光如炬,“不愿意的话,就出去吧,我们灵山配不上你。”

  白楚汐连忙摇头,“多谢丰武大师收留!”

  给她一个名声都烂掉了的大反派住就不错了,能留在这里都算意外之喜。

  谢简清被单独带到了一处,白楚汐则是和铃儿一起,忙活了一天的时间,才把杂院收拾得差不多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谢简清就被丰武大师叫了出去。

  从这天之后,谢简清就开始了日复一日的药浴和锻炼,起得比鸡都早,白楚汐刚开始还能勉强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地跟过去。

  后来时间一长,她一个驻颜有方的合欢宗宗主眼下的黑眼圈都堪比大熊猫了,白楚汐实在顶不住了。

  累了,毁灭吧。

  只能在谢简清回来后,给他送温暖。

  丰武大师还真的说到做到,说是杂活,就真的让谢简清去劈柴挑水,别的什么都不干。

  不过一段时间下来,谢简清的身材倒是训练得紧实挺拔,侧脸棱角分明,英挺的鼻梁下,唇形略薄,淡淡的目光中带着疏离与冷峻。

  这天,白楚汐专门向铃儿请教,炖了一锅清凉滋补的汤,好犒劳他一番。

  为了让他感受到自己无微不至的关爱,她今早还特意早起跟着他上山了,就为了告诉他这件事。

  白楚汐扯了扯嘴角,不想承认是因为她不缠着他,谢简清就会直接无视。

  她盛了一碗汤,放凉了一点,等着他药浴的时间,差不多了之后,才端着走到他住的那边去了。

  丰武大师给他安排了一个闲置的客房,位于府邸侧面。

  不过今天,白楚汐感觉有哪里不太一样的地方。

  刚进入府邸的内部,旁边就传来了一道清秀的女声,细声细气的,带着点可爱。

  白楚汐停下了脚步。

  是她听错了吗?

  这里唯二的两个女性就只有她和铃儿,今天也没听说有哪位客人来啊?

  夕阳开始极速下坠,白楚汐环视了一眼四周,除了簌簌作响的植物,没有任何人了。

  晚风吹过她的裙角,她突然汗毛竖了一下,有些悚然。

  脚下生风,白楚汐加快了步子,马不停蹄地往谢简清的房间走。

  与此同时,一个娇小欢快的背影离开丰武大师的书房,没多久,一双白皙丰润的手推开了谢简清的院门。

  院子里,谢简清记着白楚汐早晨说的话,例行药浴完成后,拿过衣服正准备穿上,看清样子后顿了一下。

  这是白楚汐塞到他衣箱里的,明明当时想着,等她回去就扔了。

  但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谢简清捏紧了一点,抿了抿唇,眸色深沉,套上衣服出去了。

  刚拉开门,一张灿烂的笑容出现在他眼前。

  “你好,我是……呀,你怎么不好好穿衣服啊!”

  对方低呼一声,谢简清垂眸看着自己敞开的胸膛。

  谢简清:……

  今天药浴的时间有点久,他急着出门,想着边走边整理。

  反正他是在石窟里长大的,向来没有规矩,没想到会有人到他这里来。

  他敛了敛神色,默不作声穿好了衣服。

  “你是谁?”他的声音有些冷漠,皱眉看向她。

  对方愣了一下后,后退半步,唇边的笑容灿如辰星。

  “我叫桑颜,是师父的小徒弟,刚从家里回来。”

  “听说有新师弟,我过来看看你!”

  谢简清对她的笑容视若无睹,点头示意后,侧身离开了,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角落里,白楚汐抱着汤碗,眼睛都亮了。

  哦豁~来了个小助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