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楚汐悄咪咪从背后溜了回去。

  这个小师妹她没有印象,原文并没有详细描写灵山其他人,但她能肯定的是,这里的人都是没有心眼的小可爱。

  这天真无邪,开朗外向的性格,简直就像个人形小太阳!

  她要是能待在谢简清身边,给他晒晒太阳,驱散他心中的阴郁,岂不是妙哉?

  白楚汐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

  过了一会,谢简清找到了她们的杂院来。

  刚到门口,就见到了她笑眯眯的,看起来不怀好意的样子。

  谢简清顿住了脚步,准备往回走,直接被人拉住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袖口,捏着衣服的纤长手指立刻缩回去了,他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唇,抬头望向她。

  不知道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这段时间来,谢简清感觉自己甚至快要习惯了。

  一开始以为她是想变着法折磨自己,没想到居然为了他来到了灵山。

  他开始有些动摇了,难道他的猜忌都是错的吗?

  更何况,相处这么久后,他感觉,这个女人就是单纯脑子有问题。

  就从石窟那次之后开始的。

  她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笑容明媚,眼神清澈,连喜欢的裙衫都变成了干净的颜色,不再那么刺眼。

  低头,她的怀里还抱着给他炖的汤,冒着暖气,和她现在一样。

  这种感觉,很新奇,也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可是,他遭受的那些折磨,都是她亲手带来的!

  谢简清无意识地搓了搓手指,心绪不断拉扯着。

  白楚汐看他沉默了许久,原本清亮的眼睛,突然变得冷漠了许多,头上的情绪色也变成了低落的蓝色。

  白楚汐:?

  她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他的背影,愣愣地问:“你不喝汤了吗?”

  “自己解决。”声音清冷,走得毫不犹豫。

  白楚汐张了张嘴,也只得出了一个结论:男人心,海底针。

  在他走后,白楚汐看到了跟随他而来的小师妹。

  既然他不喝,那给可爱妹妹喝算了。

  白楚汐笑容满面,把人接了进来。

  小师妹外向不认生,一点也不嫌弃她们的破房子,唇角带笑,向她问好。

  “我叫桑颜,听师父说来了客人,过来看看你们。”

  白楚汐点头笑了笑,端着汤送给了她:“尝尝,我刚炖好的,清凉又滋补,可好喝了。”

  桑颜喝了两口后,少女娇俏的小脸上藏不住的好奇与探究,问她:“师父不告诉我你们从哪儿来的,刚才那个小师弟也不理我,我有点好奇。”

  白楚汐一脸姨母笑,少女,你好奇的不是她们,是刚走的那个人吧?

  虽然她也想让桑颜帮自己加快进度,但这种事也不太好对她说。

  “他叫谢简清,路上受伤了,过来让丰武大师帮忙治疗的,估计会住一段时间。”

  白楚汐撑着下巴,状似无意对她说:“他每天清晨都要去山上,丰武大师锻炼他呢。”

  桑颜张了张唇,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把白楚汐的汤喝得干干净净,乖巧礼貌地打招呼离开了。

  白楚汐心情甚好,第二天一大早,天都没亮就跟着谢简清上山了。

  走到半山腰,身后果

  然有一道清丽声音在叫他们。

  “楚楚师姐,等一下我!”

  她加快脚步,三两下就赶了上来,气息一点都没有乱,脸颊粉红。

  白楚汐挑了挑眉,昨天她没有注意,现在探查了一下才发现,桑颜的灵力修为和现在的谢简清都有得一拼。

  果然能做丰武大师弟子的人,没有平庸之辈。

  只是她身上的少女稚纯过于耀眼,容易让人忽视。

  她并排走在白楚汐身旁,时不时看一眼谢简清,不过分靠近,也没有太羞敛,目光磊落,眼神清澈。

  白楚汐挽着她的手臂,走得很近,带着她往目的地走,一脸亲近的样子。

  开玩笑,这可能是她最近讨好谢简清的最大助攻了,当然得一并笼络好,拉好关系!

  她这么小太阳,照亮一下谢简清,自己再献上无微不至的关怀,既能阻止他黑化,又能加好感度,一举两得不是?

  她算盘打得叮咚响,可惜没算到谢简清黑得像块煤球,照不亮,只能点把火。

  到了地方,白楚汐和桑颜蹲在一旁,也只能看着谢简清干活,不能帮忙。

  不过白楚汐敏锐地发现,他手边堆着的木柴和水桶,似乎比刚开始少了很多?

  她这么想着,旁边的桑颜就小声凑到她耳边说:“谢师弟受伤了,我偷偷帮他捡了一点,楚楚师姐千万不要告诉师父。”

  白楚汐恍然大悟,眉头一挑,其实很想问她,她是谢简清的师尊,怎么就成楚楚师姐了。biqupai.c0m

  不过也罢,有这个心帮谢简清,她心里更满意了,贴着桑颜,笑意更深了。

  谢简清冷着脸,汗水从额角淌到下巴,滴到地上,侧脸的棱角显得更加冷峻了。

  他抿着唇,一不发埋头苦干,余光看到白楚汐笑容灿烂明媚,挽着桑颜的手十分扎眼。

  昨晚,他知道这个新来的人进了她的院子,但没想到,她居然毫不犹豫,直接将给他准备的汤也送了出去。

  之后一晚上,都没有过来找他。

  不过是才刚来的一个新人而已,就能把她的目光全部吸引过去。

  之前在他面前所做的那些承诺,也不过如此。

  谢简清咬紧牙根,感觉自己内心被两股力量撕扯着,脸色越发难看了。

  把她关起来,锁住,让她也体验一下,戴着镣铐的感受!

  心里的声音叫嚣着,谢简清扯了一下领口,感觉呼吸有些不畅。

  他掀了掀眼皮,黑眸直勾勾地盯着白楚汐,一瞬不瞬。

  呵——

  看吧,她和旁边的人有说有笑,压根就不会再关注他了,果然都是假的。

  他的黑眸,逐渐染上了一抹浓黑的雾气。

  ……

  白楚汐正在打探桑颜的情报,嘴皮子都要说干了。

  了解到她的身世背景,还有兴趣爱好后,她更加坚定要拉她入营,共同改造谢简清的想法了!

  会主动话聊,还有能力亲自动手帮忙,长得又可爱,性格还开朗,这在暗黑系复仇文里不是妥妥的小天使吗?!

  她嘴角噙着笑,结果刚转头,就看到了谢简清头上变成了深蓝色,逐渐往黑色靠拢。

  她动作一僵,迟疑了一下,试着把桑颜抱了个满怀。

  蓝得更彻底了,白楚汐都感受到了他的忧郁。

  看着垂眸的谢简清,白楚汐眉头一挑,眼睛一亮,目光中多了丝兴味。

  她好像,找到了一个新的解题思路?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