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病娇孽徒每天都想欺师犯上 第9章 误会

小说:穿书后,病娇孽徒每天都想欺师犯上 作者:贰一陆 更新时间:2022-09-23 03:1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眼看着谢简清头上的颜色在迅速变深,白楚汐也放开了自己的手。

  这还是第一次,她看到他头上变成黑色后,还这么高兴。

  她脸上带着笑容,一双桃花眼都弯成了月牙,控制不住嘴角的笑意,摸了摸桑颜柔软长发。

  从今天开始,桑颜就是她的二宝贝了!

  她早上来这里,就是想验证自己的想法,昨天听了她说的话,桑颜果然来了这里。

  既然没事了,她就准备回去了。

  走之前,她一脸宠爱地拉着桑颜有些肉肉的手,语重心长地拜托她。

  “简清不善辞,你多包涵,要是你能成为他的朋友就好了。”

  虽然桑颜嘴上叫着谢简清小师弟,但丰武大师并没有认他做徒弟,算不上师姐弟。

  谢简清年龄比桑颜还大一些,算起来还是她的哥哥。

  他俩要是有戏,还是妥妥的年上,想到这里,白楚汐竟然生出了一种现场磕cp的快感!

  桑颜扬起笑容,脸上带着不知道是太阳晒的还是羞涩的粉色,使劲点了点头。

  “楚楚师姐放心吧,我会和小师弟好好相处的!”

  白楚汐点了点头,甚是满意,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碍事了。

  她转过头,笑眯眯地对谢简清说道:“今天晚上你们到我这里来,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她准备和铃儿学点几道美食,好好犒劳一下桑颜,多给他俩制造一点相处空间。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连脚尖都带着雀跃的步伐。

  在她身后的谢简清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抿了抿嘴唇,提着水桶的手渐渐握紧。

  这么快,就找到可以代替他的人了吗?

  傍晚,太阳快要落山之前,谢简清和桑颜如约来到了院子里。

  白楚汐挥手在鼻尖扇了扇,咳嗽了两声。

  她没怎么下过厨,这次为了做这一桌饭菜可是花了不少的力气,幸好有铃儿在旁边帮忙。

  她的脸被熏得有些泛红,月白色的裙摆也落了些烟灰,看起来比平时多了几分烟火气。

  白楚汐接过铃儿递来的湿帕子擦了擦手,心里长舒一口气。

  虽然过程有些困难,但她好像还挺有天赋的,做出来的东西色香味都还挺完美。

  自己这幅模样被看到,白楚汐端了这么久的成熟稳重知心姐姐架子,瞬间有点绷不住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谢简清黑眸瞥了一眼桌上的东西,清冷深沉的表情下,握拳的指甲深深地嵌入了掌心。

  她甚至愿意为了这个刚认识的人,亲自动手做这些侍女的活。

  嘴上说着会对自己好,却也只是煲汤煨药而已。

  呵,他果然没猜错,她不可能会对自己有真心。

  “别在这里站着了,先进去吧,尝一尝我的厨艺怎么样。”

  白楚汐领着两人坐下了,桑颜不太好意思挨着谢简清,于是主动靠着她贴得很近。

  白楚汐给他们

  一人舀了一碗清亮金黄的鸡汤,这可是她早上回来就开始煲的汤。

  虽说让她有点狼狈,但味道绝对是好的。

  桑颜善解人意,没有问她这副样子是怎么回事,吹凉了后喝了一口,接着眼睛都亮了起来。

  “太好喝了,楚楚师姐做得比我奶妈做的都要好呢!”

  她亲昵地挽着白楚汐纤细柔嫩的手臂,笑着说:“楚楚师姐真好,我都有点羡慕小师弟了,能有你这么温柔的师尊。”

  白楚汐本来还挺高兴夸她厨艺,结果一听这话,动作立刻顿了一下,有些僵硬地扯着嘴角笑了两声。

  她之前对他可不好啊!要不然也不会死在蛇坑了!

  她看了一眼谢简清头上的绿色,捂着胸口安心了一点,还好没有被这番话刺激到。

  她连忙解释道:“我之前对简清不好,现在才知道来补偿他,希望不算太晚。”

  说完,她偷偷瞥了一眼谢简清,想从他的眼神里看出点什么,可惜对方没有看她。

  白楚汐有点失望,不过面上还是带着笑容继续画饼:“所以这不是想让你多和他玩嘛,希望你不要介意,之前因为我,他也没什么朋友,我怕他孤单。”

  桑颜狠狠地摇了摇头,一脸乖巧,“怎么会,楚楚师姐是对小师弟好,我当然不会介意。”

  不愧是她看中的人间小太阳!看看这性格和气度!

  白楚汐心中满意,又给她添了一勺汤。

  旁边的谢简清拿着勺子的手顿了顿,漆黑的眸子怔了一瞬,眼底闪过一道光。

  原来,今晚的这一桌吃食,都是她为了自己做的……

  她早上对桑颜这么好,也是怕自己孤独。

  她愿意亲自下厨,弄脏漂亮的裙子,这一切的行为,都是为了自己。

  一股难以喻的满足感快要从他的胸中溢出来,谢简清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才不让自己的脸上显露出来分毫欢欣。biqupai.c0m

  可是转眼,就看到白楚汐托着下巴,笑意盈盈地盯着桑颜,和她有说有笑的样子。

  谢简清清楚地感知到自己呼吸一滞,喉间哽住,胸口的血液冰凉。

  刚才的满足感瞬间消失,他清俊的脸上表情更加冷冽了,仿佛染上了冰霜一般。

  差一点就着了她的道。

  想用这种花巧语和温馨日常来麻痹他,让他放松警惕,不可能!

  果然还是那个蛇蝎狠毒的女人,有的是手段。

  谢简清的眼神彻底清醒过来,再也不见一丝刚才的沉溺,幽深晦暗。

  他看着一整桌丰盛的菜,除了这锅汤,其余的都有些生疏。

  要自己一个人做完,可以想到她当时的狼狈,可她还是完完整整做了出来。

  谢简清捏着勺子的手用力,内心百般挣扎。

  万一,万一她是真的变了,想对他好呢?

  哪怕只是万分之一,几乎不可能,他是不是也可以相信她一次,抓住这一抹温暖?

  谢简清抬头,漆黑深邃的眸子看着白楚汐,目光复杂。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