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楚汐抬头,看到眼前多了几个五大三粗的人。

  她皱了皱眉,声音放低了一点,好生拒绝:"不好意思,这里没有位置了,你们要不去楼下吧。"

  这几个人的目的昭然若揭,不过她的名声不太好,需要隐瞒,不好太声张。

  虽说这几人必然打不过他们,但她好歹赚一个长辈的名分,有义务要保护桑颜和谢简清。

  不过若是几句话就能让这几个男人离开,他们也不会这么堂而皇之地过来了。

  为首的那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锦袍,身形高大,臂膀粗壮,对于白楚汐的拒绝不甚在意,甚至还笑了一声。

  他站在桌前,一手撑在上面,笑嘻嘻地看着她:"能遇到也是缘分,要不几位到我们那桌一起吃?"

  他的目光在白楚汐和桑颜身上巡视了一圈,略带浑浊的眼里满是惊艳。

  他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怎么不知道他们这儿居然还有这样的绝色美人?

  不过也无妨,既然让他遇到了,就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走。

  桑颜从小是被爱护着长大的,生活环境也单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顿时有些无措。

  她看了看出头的白楚汐,有点慌张,怕她被欺负,又不知道该怎么出手解决,整个人坐立不安。

  谢简清坐在一旁,冷眼旁观着面前的场景。

  呵,平时在他面前心机不是那么深沉吗?他倒要看看,出去宗门,她是怎么解决这些事情的。

  会像以前对待他那样,用尽手段折磨人吗?

  还是说,手起刀落,毫不犹豫地将眼前几个人处决掉。

  他想了很多种方法,可偏偏没有想到,她居然想和这种贪欲好色之徒讲道理。

  怎么,是见惯了各色美男,觉得他们入不了眼,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他沉着一双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这几个人,看着他们眼底的欲念几乎要喷涌而出,只觉得一阵恶心。

  他撇过头,神态自若地继续吃着菜。

  再看,也只是污了自己的眼睛。

  可他没想到,这几个人真的敢对这个女人动手。

  锦袍男人等了这么久,有点忍不了了,还没等对方回答,就伸出一只手,探向了她那纤瘦白皙的香肩。

  想象中的细腻柔软触感没摸到,就被一股细长而尖锐的力道弹了出去。

  是一根筷子。

  男人皱眉看向筷子过来的方向,发现是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小毛孩时,嗤笑一声,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谢简清本就清冷的面上,表情更加冰冷了。

  他漆黑的瞳孔讳莫如深,不知在酝酿着什么风暴。

  白楚汐看到他头上的情绪色在短短的时间内再次发生变化,连忙起身按住他的肩膀。

  万一这一来一回频繁黑化,导致他的精神变得更加分裂了,那她可真的是哭都不知道哪儿哭去!

  她抬眸,一双桃花眼不见刚才的笑意盈盈,凛然了几分,蹙眉冷声道:"望各位自重,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本来周围的人只是在看热闹,但她这句话一出来,各种调笑声就从四面八方传来过来。

  "哟,虎哥,这小娘子在吓唬你呢!"

  "外地来的小美女吧,虎哥也是你们敢惹的?"

  "就吃一顿饭罢了,虎哥他们明事理,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

  白楚汐冷笑了一声,那张本就妖艳的面容显得更加灼灼生辉了,被叫做虎哥的人眼睛一亮,咽了咽口水。

  看她一副皮白柔嫩的模样,想必尝起来的滋味也是绝顶好……

  想到脑海中的画面,虎哥脸上都快笑出花了,大手一挥,"你们这话说的,人家怕不是当我们地方恶霸了!"

  一顿好生生的美食,被几位不速之客祸害成这样,白楚汐也没了那个兴致。

  她干脆地拉着骚红了脸的桑颜,和逐渐黑化的谢简清,跨步往外走。

  这饭,她不吃了还不成?

  谢简清更重要,她隐忍一下也无妨。

  要不是因为这,她必定会教这群没礼貌没家教的人做人!

  还没等她跨下楼梯,两双手张开,拦在了他们面前。

  原本周围只是一群男人在吆喝,因为谢简清刚才的动作,一些姑娘家打量的视线,也开始移了过来。

  更有几位穿着大胆的小姐,似是和虎哥认识,直接过来想找谢简清了。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当包子也不是这么当的,白楚汐松了松手腕,准备快速解决然后回灵山。m.biqupai.

  没成想,一道黑影率先挡在了她的面前。

  鼻尖嗅到熟悉的草药味,白楚汐愣了一瞬,抬头望着已经足够将她完全挡住的宽阔背影。

  谢简清居然主动帮她挡下了!

  她一双水眸亮了起来,难道说,自己这么长时间,终于有些微进展了?!

  她的脑袋瞬间将那些破事丢掉一边,满脑子都是谢简清,整个人都有些激动。

  然后下一秒,她就看到眼前的背影离开,一道鲜血在她眼前喷洒了出来。

  空气凝滞了一瞬,回过神来,周围发出了乱糟糟的脚步声和尖叫声。

  白楚汐瞳孔猛地一缩。

  谢简清直接把另一根筷子插在了男人的肩上,离心脏,就只差一寸的距离。

  不知点到了什么地方,刚才还耀武扬威的男人,瞬间倒地,捂着胸口呼吸不畅,蜷缩着身体整张脸像煮熟的虾一样。

  而谢简清,他居然看到地上淌出来的鲜血,扬起嘴角在笑。

  他的黑眸变红,刚才还冰冷淡漠的眼底,闪着冰冷嗜血的炽烈杀意。

  周身的气息仿佛被凝结了一般,冻得人瑟瑟发抖。

  除了倒在地上的男人的手下,所有围观的人都作鸟兽散了,盯着谢简清的目光惊恐得仿佛在看一个恶魔。

  白楚汐感觉有些不对劲,她感觉,谢简清好像又回到了那天晚上的状态了。

  果然,下一秒,他抓过桌上的空碗,摔在地上破成了两半,不规则的裂痕边缘在地上磨出刺耳的声音。

  他的手指被碎片划伤,但他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痛感,抬手想将碎片扎进男人的胸膛。

  白楚汐倒吸了一口凉气,蹲在地上赶紧抱住了他。

  "简清,你清醒一点!不要弄伤你自己,师尊求求你了!"

  怀里的身影顿了一下,另一只手还是用力将她的手扯开了,他的力气很大,白楚汐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自己老大被这么对待,几个手下看他还想下死手,当即忍不住了,叫上了周围所有认识的人,大声喝道。

  "来人给我打!打一拳一锭银子!"

  这白捡的生意,所有人都忍不住了,聚成一群,直接往谢简清冲了过来。

  乌泱泱的一群人,白楚汐的脸色也变沉了不少。

  谢简清这副样子,她也只能带着人先跑了,打起来怕是会伤到他。

  她扭头眉头紧皱,对桑颜递了个眼神,手放在谢简清肩上,正准备动,手里的人直接推了她一把,彻底挣脱开了。

  白楚汐反应不及后仰倒地,睁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谢简清被人群吞噬。

  她艳丽的眉眼满是惊恐与无边的怒意,几乎是瞬间,和桑颜联手,将人群暴力打散,众人瘫倒在地。

  但就这么短短两秒的时间里,谢简清已是浑身受伤,清俊的脸颊也被擦破了。

  "简清?"

  白楚汐声音又轻又低,碰着谢简清的手都在颤抖。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