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也只有那一瞬间的变化,白楚汐再看时,已经变了回来。

  但这也给了她充分的信心,有这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这是不是说明,谢简清已经没那么排斥自己了?

  白楚汐心里高兴,给他收拾得整整齐齐放到了衣箱里。

  “师尊知道你现在不方便出去,要是你喜欢的话,我们之后再去!”

  这可是一个提高好感度的好办法,当然得拉他一起去。

  不过除了刚开始的怔愣后,谢简清的表情又恢复了清冷模样,只抬眸看了她一眼,对她的建议一句不提。

  没得到回应,白楚汐也不着急,把药瓶拿了出来。

  “这是今日的药,你吃完后应该会好很多了。”

  不过她觉得有些奇怪,不是说这药效果很好,吃完第一天就会有明显的效果吗?

  她怎么看着,感觉谢简清的伤毫无变化呢?

  谢简清垂眸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药,低声拒绝了:“拿走。”

  他的声音有些冷,拒绝得干脆利落,白楚汐都愣了一下。

  昨天不还好好吃了吗,怎么今天又变卦了?

  谢简清这变脸的速度,才是真的比翻书还快吧!

  她被堵得没脾气了,愣声愣气地问:“不吃药你的伤口怎么好啊?”

  要是平时的打打闹闹受伤了还好,他这个伤可不是这么轻松的问题。

  自然恢复,恐怕要花个把月才行。

  伤筋动骨一百天,她没办法保证中间不出什么问题,不敢冒险让谢简清处于一种情绪危险的境地。

  他不快点恢复,自己就要每天为了小命提心吊胆了!

  又不能硬塞给他,白楚汐有点急了。

  听到她说的话,谢简清心里嗤笑一声。

  这才第二天,就这么着急了?

  恐怕她心里,恨不得他的伤立刻好起来吧?

  这样,就不用再每天跑过来,勉为其难地照顾他了。

  她一个合欢宗的宗主,哪会愿意来照顾他这么一个孑然一身的孤儿?

  白楚汐看着谢简清俊的眉眼微皱,深邃的眸子移开,不愿看药瓶时,突然醍醐灌顶!

  是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好感应该刚从负分升到零分,贸然拿药让他每天吃,很难不怀疑居心。

  估计是昨天吃完后,也没觉得有什么帮助,所以今天谨慎起来了。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猜测合理,灵机一动,倒出了一颗药,直接放到了自己嘴里。

  “我知道你还不太相信我,但这个药真的没问题,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你就吃了吧,好吗?”biqupai.c0m

  谢简清靠在床头,垂在身侧的修长手指轻捻,脑海中思索着。

  一抬头,漆黑如墨的眸子撞进了她满是关怀的温柔眼神,指甲掐进肉里,还是抿了抿唇答应了。

  他没说话,只是抬手接过药瓶,吃了一颗。

  白楚汐看他终于答应了,开心地扬起了一抹笑容。

  本就精致艳丽的眉眼,显得更加灿烂了。

  谢简清感觉自己有一瞬间晃了眼。

  白楚汐没注意,她感觉自己像在带小孩一样,随时都需要给他们鼓励。

  于是在盯着谢简清咽下去后,转身从带来的食盒里拿了个蜜饯出来。

  “这药是有些苦,不过药效好,我带了不少蜜饯,回头放在屋里,你服药后可以吃一块压一压。”

  鼻尖嗅到甘甜的味道,看着眼前的蜜饯,谢简清指尖微动,漆黑的眸子微不可察地亮了一下。

  他从来没吃过这么甜蜜的东西,更没有人在他受伤吃药后,怕他苦喂他蜜饯。

  他没想到,第一次为他做这件事的人,居然会是眼前这个女人。

  一阵微风拂过,吹起她滑落的青丝,扫在他的脸颊上,酥酥痒痒,勾着他的心尖,颤了一下。

  空气安静的几秒,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白楚汐歪了歪头盯着他。

  谢简清没有伸手接下,他顿了顿,俯身咬了一口。

  嘴里满是甜蜜的味道,他长睫微垂,洒落一片阴

  影,低声说道:“很甜。”

  白楚汐轻轻合手一拍,有些得意地向他介绍。

  “这可是我向铃儿学的,不过还没有完全晾干,不能久放。”

  要得到他的好评可真难,这是她最满意的作品了,专门挑出来的!

  “这里还有一些吃的,你要吃的话我就拿出来。”

  谢简清摇了摇头,他感觉自己不太对劲。

  不能再沉溺在她编织的美梦中了。

  如果她敢骗他,等他完全吸收体内这股力量,定要让她痛不欲生!

  可如果,这是真的……

  谢简清眼底满是挣扎。

  看他摇头,白楚汐有些失落。

  算了,反正放着他待会也能自己吃。

  她没什么事了,眼看谢简清好像有点累了,她也没再打扰。

  等到晚上,她才拿着食盒,又回到了这里。

  谢简清已经可以起来了,白楚汐进去的时候,他正坐在桌前,准备给自己上药。

  她连忙三两步走了进去,放下食盒,接过药问他:“我帮你上药,可以吗?”

  谢简清不允许任何人碰他,之前昏迷时照顾过他的铃儿也不可以。

  自己那是更不可能,说不定有个皮肤接触都是危险信号。

  可是今天,谢简清居然同意了!

  能展示自己的关怀,白楚汐自然是高兴得不行,看他转过身去背对自己,有些忐忑和激动。

  他的背上着了好几道,有些淤青是被打的,有些破口的伤,应该是被碎片划到的。

  背上就没几块好皮肤,白楚汐这才知道,原来他身上的外伤这么严重。

  也难怪她的药看着不太有效。

  谢简清松开衣服,为了方便涂药,白楚汐往下拉到了腰间,小麦色的宽阔后背整个展现在了她眼前。

  她把药在掌心捂热之后,才涂到谢简清背上。

  手下的皮肤有些炽热,肌肉紧实线条流畅,相比起来,她的指尖有些微凉。

  不小心碰到的时候,她能感受到肌肉紧绷的一瞬间。

  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在这个逼仄的房间里,毫不掩饰地向她袭来。

  白楚汐母胎单身这么多年,头一回这么给人擦药,谢简清看不见的地方,她白皙的耳垂已经红透了。

  涂着涂着,她有些走神了。

  她刚来的时候,谢简清瘦弱纤细,抱在怀里还有些空荡荡的。

  现在,他宽阔的背已经能将她整个人都挡住了。

  好像她养的瘦小弟弟,突然之间就长成了一个男人。

  谢简清抓着腰间的衣服,极力忍耐着后背上细腻微凉的触感。

  她的手心好像带着火,碰到哪就要燃起来。

  他紧绷着后背,薄唇紧咬,狭长的眼尾泛起了一抹嫣红,黑眸有些雾气,亮得吓人。

  感觉自己头皮都有些酥麻,谢简清哑着声音,忍耐着问:“好了吗?”

  白楚汐压根就注意到他的不对劲,连忙回过神来,“嗷,好了好了。”

  她用冰凉的手背贴了贴泛红的脸颊,连忙给自己散热。

  她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门口传来声音,是桑颜过来了。

  “楚楚师姐,小师弟,我带了一点药还有吃的,给你们送过来。”

  她的皮肤好像黑了一点,白楚汐心里有点慌乱,也顾不得问,看她过来仿佛见到了救星。

  既然她来了,当然是给互相有好感的他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了!

  她拍了拍桑颜的肩,脸上带着温柔至极的笑:“麻烦你照顾一下简清了,我有点事。”

  说完,直接跑路了。

  看着风一般的白楚汐,桑颜有点懵。

  谢简清穿好衣服,后背灼热的余温仿佛还未消散。

  他看着白楚汐跑得飞快的背影,脸都黑了。

  她果然是故意来惩罚他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