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简清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好像中午回来后,就一直不太对劲。

  刚才居然能说出这么违心的话。

  明明她做的东西,一点都比不上她的侍女,但一想到这是别人做的,他的食欲瞬间就没了。

  为他做一顿晚餐,就那么不愿意吗?

  可转眼,就看到了她那双笑意盈盈的明亮眼眸,看她嘴角噙着一丝笑容,眉梢轻扬。

  听到她说的话,谢简清愣了一瞬,脑海中搅成乱麻一样的思绪突然清明了。

  他清冷的脸有一瞬间的慌乱,黑眸有些闪躲,微微侧开脸不去看她,声音拔高。

  “你在胡说些什么!”

  他放在桌下的双手捏紧,手背青筋鼓起,用力到指节都有些泛白。

  青丝遮掩的耳尖,早已经泛起了红。

  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因为她?!

  白楚汐原本还有些不太确定,但看到他这个反应,当即确认了。

  她的猜想,绝对没错!

  谢简清真的因为她和刚认识的人亲近而吃醋了!

  她嘴角的笑容更灿烂了,一手托着自己下巴,艳丽的眉眼有些小得意,尖尖的贝齿都露了出来。

  “不要害羞嘛,师尊之前不知道,以后不会了。”

  他都已经能因为自己的冷落而吃醋了,当然得赶紧抱大腿,趁机和他搞好关系啊!

  这好感度不就猛猛上涨了吗?

  她这么一说,谢简清的脸上更加慌乱了,紧抿着唇连眼角都带了一抹红。

  白楚汐睁大了双眼,红润的嘴张成了o型,看着谢简清的头上,情绪色瞬间变成了粉红。

  粉红?!

  白楚汐感觉都听到了自己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她从穿过来到现在,从来没有见过谢简清的情绪色变成暖色调,甚至连一丝丝过渡,都从来没有过。

  现在因为她的一句随口调笑,他居然心情变好了!

  回想了一下这些情绪色的信息,白楚汐又生出了一些疑惑。

  她得知的信息里,并没有提到粉色,但看眼下的状况,谢简清分明就是害羞了。

  所以说,这个情绪色还有很多可以开发的空间?

  她控制住自己的表情,轻咳了一声,收起脸上的笑意,趁着还有好感的时候,好好和他讲道理。

  “以后不要再像那天那样,冲动地挨打了,我会心疼的,好吗?”

  她清澈的眼底有些心疼,想到那天他冲进人群,好像要赴死的场景,她到现在都感觉有些心惊。

  知道他不会这么简单地受到很大的伤害,但也害怕他突然生出别的念头,一不小心就黑化了。

  那就真的六亲不认了,自己这点好感度,啥也不是。

  看她终于停了下来,谢简清松了一口气,有些狼狈地收拾好情绪,点了点头。

  积压在心中的话终于说了出来,白楚汐也舒服了不少。

  也许是高兴,明明刚才还觉得尴尬羞涩,现在也能坦荡地给他擦药了。

  他后背的伤有点严重,视觉效果还是有些震撼,尤其是被划伤的那道深刻的伤口。

  白楚汐眼里满是心疼与担忧,小心翼翼地用指尖碰了碰,问道:“疼吗?”

  谢简清背绷直了一下,摇了摇头。

  他已经习惯了,这些伤口对他来说不过尔尔。

  白楚汐也想到了他从前的遭遇,暗自无声叹了口气,手上快速地擦完了药。

  谢简清转过身,看到了她脸上的认真与透彻干净的目光。

  好像他记忆中的那个狠毒蛇蝎的女人,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呼……睡觉别压到背了,天气热起来了,小心伤口发炎。”

  白楚汐仔细叮嘱了之后,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回去了。

  谢简清看着她消失在暮色里的背影,眼神有些挣扎。

  真的像她说的那样,自己很在意她吗?

  他不愿意承认,可他的心里,好像已经有些不该有的期待了……

  或许,就这样放任自己,随心而行,也没什么不好。

  反正,他的人生早就已经发生了改变。

  她惹出来的,就该有这个觉悟承担!

  谢简清薄唇紧抿,指节用力到泛白。

  可这么想着,等人走了之后,他看着有些空荡的房间,心中又生出了一股厌恶。

  他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情感,更不想对象是她。

  他居然会对她产生这样的情绪,果然,自己早就和她是一丘之貉了。

  月色笼罩的深夜里,两个人的情绪截然不同。

  第二天,白楚汐醒来还是有些高兴。

  小竹马还没有走,看样子要多住几日,她不好再去找桑颜,正好想着多去和谢简清培养一下感情。

  谁知道进了院子,里面空无一人。

  她有些疑惑,谢简清现在没事,能去哪里?

  他不是一个很活泼的人,没事几乎不会出门,她能想到的只有丰武大师了找他了。

  她正准备去找桑颜问一下,没想到撞到了并排走在一起的丰武大师和谢简清两人。

  看到那个稳如泰山的身影,白楚汐就莫名有些怂。

  总感觉,他那双炯炯有神的慧眼,能看穿她的内心一样。

  不过,她还是非常有礼貌地朝他行了个礼,叫了人。

  “我有东西想给简清,以为他没事所以才来找的。”

  她可没有随意在这里乱转,千万不要误会她!

  不知道此时自己在丰武大师心中的评价如何,不敢做出格的事。

  总感觉,虽然接受了谢简清,并且各种行为来看,对他确实也挺好。

  但有意无意都在冷落自己。

  包括昨天吃饭时,他甚至都没有睁眼看过自己一眼。

  白楚汐也理解,毕竟她干了这么多蠢事,换谁都得生气。

  但没想到,这一次正面见到她,丰武大师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收徒。

  他一身素白色的长袍,背着双手,看起来精神矍铄,眼神不带一丝浑浊,沉稳地看了看旁边的谢简清。

  “谢小友根骨齐全,天赋颇高,白宗主既然愿意将他送到我灵山,那我也破例用我这张老脸换一个不情之请。”

  “合欢宗弟子颇多,不知白宗主是否愿意将谢小友送到我灵山修习。”

  “我灵山定会待他如至珍,不会让他受到任何委屈。”

  白楚汐有些惊讶,转念又欣喜若狂。

  这不就是她来这的目的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