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楚汐欣喜若狂,但还是压着内心的狂喜,面上不显,只是唇角带着笑意。

  “若是丰武大师愿意收简清为徒,自然是他的福气。”

  如果能到灵山来修行,有丰武大师的正派教导,还有桑颜这样的暖心小太阳,谢简清走上极端道路的概率小之又小。

  不过,这还要看谢简清本人的意愿才行。

  她转头看着他,清澈的目光带着关心,询问道:“简清,师尊不强留你,你愿意跟着丰武大师继续修习吗?”

  她生怕谢简清直接当着人家的面拒绝了,脑子里都已经想好了待会要怎么圆了。

  但好在他只是顿了顿,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弟子愿意。”

  他垂首作揖,柔顺的黑色长发搭在衣袖上,看起来很乖顺。

  完全看不出来,在白楚汐面前总是冷漠拒绝的模样。

  但低垂的眉眼上完全看不出来任何喜悦。

  白楚汐正高兴呢,刚张开嘴就看到谢简清挺直腰板,目光磊磊地看着丰武大师。

  “大师愿意收留,是我的福气,但我从小跟着师尊长大,不愿再脱离宗门。”

  想把他甩出去?没这么简单!

  别想着用这种方法就能脱手。

  他这话一说出来,和直接拒绝丰武大师没什么两样,听得白楚汐喉间一哽。

  清醒一点!你是男主,不要对合欢宗有这么大的留恋啊!

  而且,跟着她长大这种事,怎么听都不像是对她的夸奖吧?

  她怎么感觉,谢简清这是想逮着她秋后算账呢?

  生怕丰武大师误会,白楚汐连忙解释:“简清没出过远门,不太适应,大师多担待!”

  硬着头皮过来让人家收留,现在还当面拒绝收徒的好意,白楚汐简直都要哭出来了!

  但让她意外的是,想象中的甩手走人画面没有出现,丰武大师居然笑出了声。

  他爽朗一笑,看着谢简清的目光更加欣赏了。

  “好!谢小友对师门忠心耿耿,老夫欣赏。”

  “你可继续在师门,就当是来我灵山长期修行如何?”

  这也太将就他了!白楚汐听了都觉得无法拒绝。

  好在,这次谢简清终于是答应了下来。

  丰武大师点点头,脸上看起来表情慈祥了不少。

  “你和桑颜熟悉,今后你们就一同修行吧。”

  谢简清没有回答,不置可否。

  他转眼盯着白楚汐,轻声问:“师尊要回去了吗?”

  一副她回去就不想继续留在这里的样子。

  丰武大师转身,扔下一句“我灵山不缺这一间杂院。”

  说完,甩手离开了。

  这是同意她们继续住在这里了!

  多亏了谢简清,不然她都不知道回去该怎么面对那群妖魔鬼怪。

  只能让他们自求多福了。

  丰武大师这也算是变相收了谢简清为徒,他身上的旧伤还没有完全好,还需要坚持药浴。

  第二日,白楚汐去找谢简清的时候,得知丰武大师让他自己去集市买药材,于是跟着一起出去了。

  这个时候在他身边关心他,那好感度不就自然而然上来了吗?

  两人走在集市街上,摊贩吆喝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热情,鱼小屿戴着面纱,感觉到周围的人频繁向他们传来视线。

  用神识一探,白楚汐恍然大悟。

  原来都是被谢简清清冷俊秀的面容吸引过来的小姑娘。

  她勾着唇,调笑似的地目光放在身旁的人身上。

  他的身材比例越来越好了,不仅面容俊美,还身

  高腿长,换了一身新衣服,整个人看起来好像世家公子一样。

  黑眸深邃目空一切,偶然擦身而过惊鸿一瞥,没点定力的小姑娘春心萌动也很正常。

  白楚汐被面纱遮住的桃花眼藏着一丝得意,这可是被她养好的徒儿!

  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小姑娘,要是桑颜,她肯定更放心。

  意识到后,白楚汐几乎都将注意力放到这件事上,一路上数着数到达了药房。

  她倒是兴致勃勃,但作为目光主角的谢简清本人,好像一点都没注意到一样,依旧是神色淡淡,一脸平静地取完药后就出来了。新笔趣阁

  白楚汐感觉没劲,于是试探着问他:“刚才老板跟我说你生得好看,好多姑娘都在看你呢,你都没发现吗?”

  她笑了一下,看着他身上这身衣服,满意地点了点头。

  “之前的衣服太小了,这身刚好合适,很适合你。”

  谢简清不为所动,拿着药就准备回去了,嗓音淡淡,“是吗?没注意。”

  他漆黑深邃的眸子不经意扫过临街巷子,那里正好有一道粉色襦裙的身影,发现他的目光后,害羞地用衣袖捂着脸走了。

  谢简清收回视线,神色自若,刚才的一切不过转瞬即逝,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也许她不知道,但自己很清楚,体内的那股修为和他的身体融合得已经很好了。

  他的修为,在不断上升,这些明目张胆的目光,他怎么可能没发现。

  不过皮相而已,对一个人的态度居然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肤浅。

  心中嗤笑一声,谢简清眼神闪过一丝不屑。

  可视线一转,看到了身旁女人有些失落的神情。

  她很在乎?

  还是说,她很关心自己因为外貌被人关注这件事?

  太阳从他的右侧打过来,他的身体刚好洒落一片阴影。

  白楚汐走在他左边,只有几缕阳光偶尔照到她,谢简清故意放慢了脚步,两人亦步亦趋。

  谢简清眸底深处闪过一丝光。

  回到灵山,还没等白楚汐说话,谢简清率先问她。

  “背上有些发炎,我买了药。”

  他垂眸看着她,明明没什么特殊表情,白楚汐愣是从他这句话里听出了撒娇和祈求。

  她感觉自己好像有什么大病一样,连忙使劲眨了眨眼睛清醒了一点。

  她听懂了,这是想让她帮忙擦药,但是又不好意思明说。

  白楚汐点了点头,还是有些担心他的伤口。

  “我帮你擦药吧,唉,这天气是有些热,你多坐着或者站起来。”

  谢简清“嗯”了一声,倒是也没有反驳。

  傍晚,白楚汐照常带着晚餐来到了谢简清的院子。

  但她没想到,自己刚推开门,就看到了房间里这么香艳的场景!

  谢简清上半身赤裸,皮肤有些发红,面对面站在正对门口的位置,结实的胸膛上还挂着几滴水珠。

  她瞪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那几滴水珠从他的胸膛滑落,顺着薄薄的腹肌,隐没在人鱼线下。

  房间里有些药草的味道,他好像刚刚结束药浴,原本清冷的眼尾处,染上了一抹艳色,薄唇发红有些微喘。

  这画面实在太香艳,白楚汐一点防备都没有,脸嘭地变得通红!

  手里的食盒也因为脱力砸到了地上,盘子哐当作响。

  她抖着嘴唇,话都说不出来了!

  偏偏谢简清还歪了歪头,眼神有些困惑,“师尊怎么这时来了?”

  他略微垂眸,语气里的天真与单纯,让白楚汐感觉自己像个色狼,专门挑着这个时间过来推门而入!

  有苦说不出,她正准备挣扎着解释,院子的门毫无预兆,再次被推开了。

  丰武大师站在院子门口,看到眼前的场景,脚步顿在了原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