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完全没想到会见到这个场景,丰武大师愣了一下,接着才走了进来。

  他皱着眉望着谢简清,沉声道:“衣衫不整,成何体统?”

  感受到身旁传来的气息压力,白楚汐吓得咽了咽口水,连忙自首!

  “我是来给简清送晚餐的,马上就走,大师先进去吧。”

  她尽量保持脸上的笑容比较自然,将刚才的震惊收回了不少。

  接着,头也不回地跑路了。

  看着门口有些狼狈的身影,谢简清眸子暗了一瞬,动作自然地穿上了衣服,将食盒打开。

  这才问丰武大师有什么事。

  “这是给你重新配的药浴包,比之前的药效弱一点了,再坚持一段时间,应该可以恢复得差不多了。”

  谢简清点了点头,收下了,道了声谢。

  不耽误他吃饭,丰武大师说完就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谢简清一个人,看着满桌的丰盛晚餐,他抿了抿唇,神色有些不悦。

  被打断了。

  他原本对自己的外貌一点也不关心,可今天去集市,看到她兴致冲冲的样子,又想到她对于漂亮事物的喜欢,突然就有了这个主意。

  不可否认,在看到她脸上那抹慌乱震惊,以及通红的脸色时,他的内心升起了一股难以喻的愉悦之情。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他的外貌,还能这么用。

  原本还能看到她脸上更多表情的,只可惜被不速之客打扰了。

  谢简清吃了一口茄盒,鲜香适口,外焦里嫩。

  他慢慢咀嚼着,仿佛在回味刚才白楚汐的模样。

  谢简清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抹有些恶劣的笑。

  没关系,他还有的是时间。

  谢简清轻笑一声,慢慢品尝起这一桌美食了。

  ……

  自从那日不小心撞见谢简清赤身裸体后,白楚汐感觉自己患上了应激后遗症。

  每次过去,都感觉自己推开门,就会刚好撞到他药浴完出来。

  时间一长,整个人精神都有点萎靡了!

  幸好,桑颜和她的小竹马开始过来找她了,也让她得空放松一下。

  短短几天的时间,白楚汐愣是感觉过了一个月,看到小竹马的时候,都快有点陌生了。

  桑颜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挽着她的手,“牧小钧快回去了,我带他来找楚楚师姐玩一玩,不会打扰你吧?”

  白楚汐摇头,怎么会,她现在巴不得有人来岔开她的思绪。

  不过,听到桑颜的话,她也松了一口气。

  丰武大师收了谢简清为徒,等牧钧回去后,应该就会安排他和桑颜一起修行。

  那她也可以不用这么紧张了。

  不过桑颜说是带牧钧来找她玩,等到半天之后,两个人就将牧钧甩到了后脑勺,留下他一个人在院子里孤零零一个人了。

  看着厨房里有说有笑,互相尝试美食的两人,牧钧瘪了瘪嘴,自顾自怜地悄悄溜走了。

  他在外面乱转,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谢简清的院子外。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抬手敲了敲门。

  低沉冷冽的声音传来,“谁?”

  牧钧抬高声音,“是我,牧钧!你还记得吗?”m.biqupai.

  屋子内安静了几秒,接着才重新响起声音。

  “你来干什么?”

  牧钧轻咳了一下,冠冕堂皇地说道:“刚好路过,所以过来看看你,听说你受伤了。”

  这个理由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有点胡扯。

  这么长时间他都没过来,偏偏是今日,伤口怕是都快要好了吧?

  又没了声音,牧钧站在门口,突然眼前的院门打开了。

  比他高了半个头的身影,几乎挡住了他眼前的视线,低头垂眸看着他,眼神淡淡。

  他没说话,只是开了门后,就转身回去了。

  牧钧连忙跟了上去。

  他是第一次到这里来,环视了一下院子的环境,心里还是有些惊讶。

  不知道他们师徒二人是什么情况,又为何不住进内院,但这院子明显比刚才他师尊住的要好多了。

  心中疑惑太多,牧钧没有问。

  他一向自来熟,和谁都能迅速打成一片,好友数不胜数。

  可面对这个与他同龄的人,却总是感觉到有些压迫感。

  或许是他身上的气息太过于冷冽,而自己又向来热情吧,他这样安慰自己。

  牧钧坐在桌前,盯着对面的人看,第一次这么仔细地审视着他的面容。

  看着看着,心里又有些发酸,移开了视线。

  长得好看有什么了不起的,桑颜又不是一个只看脸的肤浅的人。

  他心里嘀咕着,完全没注意到,那股怨念和酸味让他把话都小声说了出来。

  谢简清喝了一口茶,声音幽幽的,“我不喜欢她,来找我没用。”

  他顿了一下,声音低沉了不少,语气不太好,“你不如去找我师尊,她才是最喜欢她的人。”

  再次被猜中心事,牧钧红着脸结巴了一下。

  “谁,谁说喜欢她了?!”

  他一口把茶水闷掉,擦了擦嘴,掩饰道:“我只是听她总提起你这个小师弟,才过来看看的。”

  谢简清没再搭话,突然站了起来。

  “帮我送个东西过去,可以吗?”

  牧钧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他跟着谢简清走到了房间里侧,看到他从柜子里慢悠悠地拿什么东西。

  礼仪让他移开了视线,转眼一瞥,看到了旁边搭在柜子上的一片丝巾,散发着一股淡香。

  这味道,有点熟悉。

  好像……那天抱着他脖子的那双手上传来的味道……

  牧钧瞪大了眼睛,猝不及防与谢简清对上了视线。

  顺着他的视线,谢简清收起了那片丝巾,盯着他的眼神有些晦暗幽深。

  他的嗓音低低的,好像带着蛊惑。

  “别说出去。”

  心中的震惊更无以复加,牧钧张了张嘴,干巴巴地问:“这是,你师尊的?”

  谢简清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是她的,所以,别说。”

  牧钧咽了咽口水,茫然地点了点头,也忘记刚才他说了些什么了,大脑一片空白,直愣愣地转身往外走。

  这件事对他来说太震惊了,需要时间缓一缓。

  他没想到,他们师徒暗地里居然是那种关系!

  现在的师门,都玩得这么花了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