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人走后,谢简清斜眼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丝巾,轻轻地笑了一声。

  这是那日,她被吓到后,不小心落在他这里的。

  从那之后,她每次过来都小心谨慎,送完晚餐之后,就直接回去了。

  再也不像之前那样,坐在对面陪着他吃饭,眸中盈着笑意,托着下巴有些懒懒地等着他。

  也不会待他吃完后,再为他小心擦药,声音轻柔地叮嘱。

  一想到这里,谢简清眼底就泛起了一抹冷意。

  他是有意的,原本只是想吓一下她,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敢疏离他。

  才这种程度就受不了?

  那她以前在合欢宗用鞭子抽碎他的衣服,整日衣衫破烂时,又为何不似这般表情?

  想到过往的那些折磨,深入骨髓的疼痛好像跗骨之蛆,又爬上了他的四肢百骸。

  谢简清捏紧了手中的丝巾,咬紧牙关,黑眸更暗了。

  转瞬,他又松开了已经泛白的手指,将丝巾好好抹平,小心放到了衣箱里。

  看着和自己的衣衫放在一起的丝巾,谢简清移开了视线,狭长的眼尾微垂,眸底有些挣扎。

  收着它,只是为了记住,她曾经带给他的折磨。

  没错,只是为了时刻提醒自己。

  他不会对她有别样的期待,那晚的炽热,只是一场意外,是她猜错了。

  待他修为提升,定会让这个女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谢简清紧咬着牙。

  明明这番志气该让他激动,清隽的脸上却带着哀伤。

  ……

  那日所见所知,让牧钧震惊了好几天。

  连带着看到白楚汐,都有些控制不了脸上的表情,神色不太自然。

  桑颜来找他一起去白楚汐院子时,都想着要怎么拒绝。

  他心里有些天人交战,有些挣扎。

  作为一个并不迂腐的少年,他自然是认为师尊可以和徒弟在一起。

  可她是桑颜的朋友,他又是桑颜心里挂念的人。

  这种关系,让他看到这俩人就觉得别扭,这种想法一产生,他又在内心自我批评不能这么想。

  脑子里的胡思乱想,让他唇角都上火起了个泡!

  院子里又只剩下了他一个孤家寡人。

  看着厨房里又在捣鼓的两人,这次他没有了委屈,满眼都是焦愁。

  焦愁着焦愁着,一转头,就看到了挡住他面前阳光的人。

  谢简清?!

  牧钧几乎是从木凳上弹起来的,立刻蹦得老远!

  “你怎么过来了?”

  他的声音有点大,白楚汐和桑颜都听到了。

  看到谢简清,白楚汐脸上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走到他面前望着他,水眸明亮,满是期待。

  谢简清愿意主动到这里来,她自然是要全副武装,用最温柔的态度对待他的。

  可这幅样子到了牧钧眼里,就变了个味道。

  看吧!她看着他时,好像把周围的人都隔绝开了,眼里只有谢简清,笑靥如面。

  他们俩没问题,打死他都不信!

  牧钧瞪大了眼睛,视线在他们两人身上来来回回。

  但他越看越觉得,白楚汐这个师尊,怎么在谢简清面前显得

  更卑微呢?

  难道说,是她喜欢谢简清,主动追求他,谢简清也是顺势而为,所以才这么淡然处之?

  白楚汐试探着,轻轻拉了拉谢简清的衣袖,柔着声音。

  “我和桑颜做了些吃食,你留下来一起吃,好吗?”

  “嗯。”

  是了是了,这般态度,他猜得没错。

  真的是白楚汐先对谢简清有那种想法的!

  牧钧站在角落,瞪大了眼睛,双手捂住嘴,仿佛知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再一看桑颜,她傻笑着看着两人,一点也没察觉的样子,牧钧脸上一片悲戚。

  这傻丫头!都说了没戏,居然还同时把他们两人处成了朋友!

  牧钧感觉自己心累,恨铁不成钢地长叹了一口气。

  好在,谢简清也没待多久。

  他离开的时候,牧钧也偷偷跑了出来,跟着他一路到了他的院子。

  谢简清面上一片冰冷,像是没看到人一样,没有理会。

  进了院子,他换了一身稍旧一点的衣服,到后院去劈柴,为晚上的药浴热水做准备。

  他去劈柴,牧钧就坐在不远处,撑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他去喝茶,牧钧也跟着喝水。

  他收拾昨日的柴火,牧钧也手脚麻利地帮他收拾。

  直到他做完事,准备换回衣服,牧钧也跟着贴身进来。

  谢简清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指却重重地将衣箱合上。

  “啪——”

  牧钧有些走神,吓得一激灵。

  这才发现自己像个痴汉一样,跟着到了里屋。

  “出去。”

  谢简清居高临下,冷漠的声音响起。

  牧钧轻咳了一声,解释道:“我,我真没有特殊爱好,你肯定知道!”

  他师尊都能看出来,他绝对也能。

  “我就是,就是不太相信你那天说的,桑颜这么好,她做事都想着你,你怎么会不喜欢她呢?”

  牧钧说得有些扭捏,他心中也有些挣扎和混乱,说话前后也不似平时的连贯。

  眼见为实,他刚才确实已经确认他们师徒二人的关系。

  可也许是对他来说太过震惊,又事关桑颜,他还是存着一丝怀疑。

  于是才这样失了往常的礼仪,跟着他跑到了这里来。

  想到这里,牧钧眼里有些愧疚,还有些羞耻。

  “呵,你喜欢她,关我什么事?”

  谢简清嗤笑了一声,他凭什么要喜欢她?

  那个嘴上说着会好好对他的女人,待她比自己还要好。

  她夺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关心,甚至让那个女人产生了抛开他的想法。

  让他喜欢她?呵,痴人说梦!

  牧钧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听到如此强烈的反驳,只当他是真的不喜欢桑颜,有些魂不守舍地离开了。

  那一头,白楚汐抖落裙衫上的烟灰,出去却没看到牧钧的身影,有些疑惑。

  等她再次见到人时,却见他灰头土脸,垂头丧气,衣衫被人扯开。

  嘴角,还带着一丝红肿的血迹。

  看到他这副惨兮兮的样子,白楚汐心里一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