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一来一回,不过半天的时间,没人知道她去干了什么。

  等她回来时,铃儿还以为她是出去游玩了一番,又是给她端茶递水,又是美味可口的点心。

  看她这么殷勤的样子,白楚汐都有点感觉对不起她了。

  这么一来,铃儿如果不跟在自己身边,也没有个容身之处了。

  她拿了一块桂花糕,轻轻咬一口,馥郁的桂花味便在唇齿间弥漫开,绵软香甜,甜而不腻,是她最喜欢的口味。m.biqupai.

  再轻抿一口茶,口中茶香四溢,清香味让她久久不能自拔。

  铃儿跟在自己身边这么久,连她喝茶最喜欢的冷热都了解得清清楚楚,平时勤勤恳恳,毫无怨。

  白楚汐想着,有些出神,等一口点心吃完后,才抬眸看着眼前脸上带着微笑的人。

  “铃儿,你还记得自己老家在哪儿吗?”

  铃儿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突然关心这个,思索片刻才开口。

  “铃儿不知,当初被家里卖出来时,年纪尚小,不记得家里的路。”

  白楚汐喝了口茶,点了点头,一双桃花眼眸转了转,又问。

  “若是我放你自由,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她很喜欢铃儿,尤其是知道在原文中,铃儿对自己忠心耿耿。

  甚至到了最后,她自作自受被谢简清挫骨扬灰之前,她还帮自己挡了最致命的一刀。

  虽然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但她还记得当初看到这里的时候,自己可是被铃儿赚足了眼泪。

  而且刚穿来的时候,铃儿给了她不少的帮助,对谢简清也是贴心照顾,丝毫没有懈怠。

  她甚至觉得,当初谢简清在合欢宗最没有敌意的人,就是铃儿。

  如此一来,她要是有向往的地方和生活,她愿意送她过去,给她足够的资金,让她下半辈子生活都不愁。

  也不至于跟她待在灵山,也不知道下一次还要到什么地方去。

  她以为自己这番话出口,会看到铃儿脸上的期待与激动。

  但铃儿脸上却有些惶恐,连忙低头放下手中的东西,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铃儿哪也不想去,只想跟在师尊身边,若铃儿有哪里做得不好的,还请师尊告诉铃儿,师尊不要赶铃儿走!”

  一句话说完,她的声音都带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哭腔。

  白楚汐一口茶差点呛住了,赶紧放下茶杯,将她扶了起来。

  “我没这个意思,你不愿意走就算了,我不会赶你走的,快起来。”

  她扶了一下,铃儿没动,白楚汐只能运了气,轻松将她扶了起来。

  两人四目相对,她看到了铃儿眼中微微泛红的水光。

  见她盯着,铃儿赶紧擦了擦眼睛,脸上扬起一个弧度。

  “谢谢师尊,铃儿没有家,师尊在哪铃儿就在哪。”

  看见她脸上的笑容,白楚汐微微叹了一口气,再三向她保证自己不会赶她走,这才让铃儿放心回厨房了。

  坐在院子里,白楚汐望着天,总觉得她都有些承受不起了。

  赐一个名字,就换来铃儿对她愿意挡刀的忠心,一想到这,白楚汐就感觉有点虚。

  铃儿也只是一个无辜之人,她要改变自己的惨烈结局,铃儿还是被她带到了身边。

  她不想万一自己失败了,铃儿还被她拖下水。

  几番心绪下来,白楚汐暗自在内心决定,一定要抓紧修炼,尽早提升修为,不成功便成仁。

  自己只管尽人事听天命,哪怕是她最终失败了,谢简清还是黑化了,她也要凭自己的力量阻止他黑化。

  看着厨房里忙得更加勤的铃儿,白楚汐明眸里的眼神变得更加坚定。

  她在院子里闭目小憩,等再睁眼时,屋内的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食了。

  糖醋排骨,虎皮青椒,辣子鸡丁,肉末茄子,番茄蛋花汤……等等。

  四个人都不一定吃得完的菜,铃儿说是为了她一个人做的。

  色香味俱全,单是闻着味儿口腹之欲就已经完全被勾了起来,白楚汐看得眼冒金光。

  她来到这里后,已经好久没有吃到过这么多美食了,而且全是她最喜欢的!

  白楚汐坐到桌前食指大动,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吃了一口,入口的一瞬间,眼睛都亮了起来。

  这排骨色泽红润油亮,用的是她喜欢的白糖和醋调和而成的自然酸甜,口味适中,肉质鲜嫩。

  轻轻一咬,排骨肉就脱骨而出,唇齿间满是咸鲜的味道!

  白楚汐吃得几乎忘乎所以,等最后一块排骨都吃完了以后,她才回过神来,看到旁边一直小心翼翼盯着她的铃儿。

  “咳,很好吃,我很喜欢。”

  她抬起头来,拿起一旁的手帕轻轻擦了擦嘴角沾着的肉汁,试图挽回一点作为师尊的形象。

  “师尊若是喜欢,铃儿今后一直为您做!”

  她嘴角扬着笑容,阳光下淡色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盯着白楚汐,像是刚被夸奖的小孩子一样开心。

  白楚汐也被她感染得心情甚好,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下巴轻点,让她坐下。

  “过来一起吃吧,我一个人吃不完,你帮我吃了,下一顿才好吃别的美食是不是?”

  铃儿一听,第一次没有因为遵从主仆礼节而拒绝,端着碗筷就坐下了,生怕她反悔一样。

  她看着白楚汐,脸颊有些微微泛红,小口小口地吃着自己面前的菜,吃几口就看她一下,弯唇轻笑。

  白楚汐从来没见她在自己面前流露出这么高兴的表情。

  待吃完后,她午休结束后,端坐在屋内,开始运气修行。

  她不想运用合欢宗功法,相当于要完全摒弃,重新再修炼。

  这比接着往上突破难度要大很多,一整个下午,白楚汐都关在屋子里,感受着体内灵力的流动。

  她当年能成为丰武大师的首席女弟子,凭借的就是自身的根基天赋,即使摒弃了后来在合欢宗习得的修为,她的灵力根基也依旧在。

  再次睁开眼时,她竟然感觉到了一股经脉疏通之意,这让白楚汐感觉有些惊讶。

  难道说,合欢宗习得的那些功法,其实对她自身的灵力来说,是一种阻碍?

  那是不是意外着,若是当年她没有误入歧途,继续跟在丰武大师门下修行,她有可能成为和谢简清比肩的人?

  这个想法太过大胆,以至于白楚汐心里都有些震惊。

  但万一有这个可能,那阻止谢简清黑化一事,她就有底气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