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楚汐差点被谢简清吓傻了!

  这个样子简直和那次黑化情绪值紊乱如出一辙,甚至现在因为是清醒状态,更让她害怕了。

  她就偷偷摸鱼了这么一次,没想到就被谢简清逮住了。

  听到他说自己不是他师尊时,白楚汐整个人都懵了。

  虽然合欢宗没了,这么说也没错,但关键是谢简清不知道啊!

  若是以往,他就算是心里再怎么厌恶她,也不可能当着面说出这种话来,最多也就在心里隐忍,等着以后一一报复到她身上来。

  他能说出来,证明他此刻对她厌弃到了极点,压根就不在乎自己以后的处境了。

  哪怕是有可能会被她“反悔”折磨,也完全不顾后果。

  白楚汐甚至都不敢抬头看他的情绪色。

  那哪是他的黑化值啊,简直就是她生命的倒计时!

  过了这么久,她以为自己有经验了,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手足无措。

  但今天过后,白楚汐才知道,不管她理论知识有多丰富,但凡看到谢简清有黑化不受控制的趋势,她一颗小心脏都像被人死死捏住了一样!

  四目相对,不过咫尺,白楚汐望着他的眸子,脑子一片空白。

  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脑子一抽,竟然上前一步,双手死死抱住了他。

  比她大了好几个号的身材,她双手尽了最大努力,踮起脚尖,才堪堪环住他的胸膛。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白楚汐心里一抖,眼睛紧闭,生怕谢简清黑化状态下给她来波大的,那她到底是反抗,还是不反抗呢?

  不管了,死马当作活马医!

  黑心资本家还允许旷工几天呢,她不就是请假了几天吗?

  他作为大男主,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体谅她这么一次吧。

  白楚汐紧闭着双眼,提心吊胆地等了一会,怀中紧绷的身体居然渐渐放松了?

  她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缓缓睁开眼睛,感受到周身阴冷的气息也变淡了,暗暗舒了一口气,嘴角弯起一抹弧度。

  她放开谢简清,抬眸望着他,眼尾微垂目光认真,一双桃花眼看不出丝毫的轻薄,声音坚定。

  “你要是喜欢,往后就由我来做。”

  也就是麻烦一点有些累,总好比看着他时不时黑化好,她胆小,这个小心脏实在是受不了。

  她探出神识往谢简清身体里查看,突然一股森冷之气缠着她的神识飘过,白楚汐惊了一下。

  不过也就这一瞬间,待她想要再次探查时,全然消失不见了,好像刚才探到的都是她的错觉。

  白楚汐微微皱了皱眉,正想问的时候,却见谢简清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周身的阴冷之气也消散不见。

  他后退一步,离白楚汐远了一点,背对着她,低声道:“我要进行药浴了。”

  白楚汐看了看桌上还没动的美食,有些遗憾地回去了。

  “那你别饿着,多少吃点,我明天再来收嗷。”

  谢简清依旧背对着她,没有说话。

  白楚汐无奈,只能一步一回头地走了。

  等到白楚汐彻底消失在视线中后,谢简清才一步一步,缓缓地坐到了床上。

  他的脸色和刚才相比有些苍白,额间汗水不停,皱着眉有些难受的样子。

  调动体内的那股力量,谢简清想要运气抵挡脑中突如其来的混沌,但无济于事。

  意识逐渐模糊,眼前的视线变黑,谢简清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昏睡了过去。

  眼皮沉重,浑身疼痛,谢简清使劲睁开眼,却看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洞口处是一片连绵的瀑布,水流砸在地上,惊起滂沱的声音。biqupai.c0m

  他皱了皱眉,眼神警惕地四处看了看,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也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衣衫破旧脏乱。

  谢简清爬起来,扶着墙走到水流形成的天然镜子前照了照,发现他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件,不是他衣箱里的。

  这种不明不白被瞒在鼓里的感觉并不好,谢简清黑眸集中,想要找到自己突然转移到另一处的线索。

  是那个女人的把戏?

  还是说,他体内的那股力量作祟?

  黝黑深邃的眸子有些危险地眯了眯,垂在身侧的双手悄然握紧,蓄势待发。

  周围的一草一木,风吹草动他都感受得一清二楚。

  “桀桀,这么谨慎作甚,你不是什么都不在乎吗,害怕我伤你不成?”

  突然,一道怪异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了起来。

  谢简清立刻警戒,“谁?滚出来!”

  这人怎么会知道他心中所想?

  对方丝毫没有被他吓到,依旧是这诡异的声线,笑嘻嘻的,“咱们前不久才刚见过,这么快就忘了?”

  谢简清眉心皱得更深了,他这才意识到,这声音竟是从直接从他脑海里传出来的,不似千里传音。

  “你是我体内那股力量。”他笃定道。

  “桀桀,算你聪明。”

  “但我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就算是它,谢简清也丝毫不会因此放松警惕,他还没回答自己的问题。

  怪异声音没有解释,指引着他往山洞深处走,暗示他,“里面有一封秘籍,你看了就知道了。”

  谢简清面无表情,丝毫没有动作。

  那道声音似乎是有些无奈,“你不相信就算咯,但不找到它也出不去,你确定不试一试吗?”

  谢简清淡淡地斜了一眼,往山洞深处看去,顿了一下,抬脚往里走了。

  它竟然没有说谎,山洞深处是一条死路,地上的石板上放着一本还未启封的秘籍。

  他没有拿起来,运用灵力查探了一番,确认它没有异样后,才拿了起来。

  但没想到,刚刚拿起来,眼前一道银色闪光,许多画面映入他的眼帘,向他扑面而来。

  他看到自己被人背刺,对方竟是老虎帮的人,落下瀑布后,发现了这本秘籍。

  潜心修炼后,再次出关修为大涨,就连白楚汐都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他两只手就轻轻松松将她制服。

  看到她那张艳丽的脸上流露出来的惊慌,谢简清心中升起一股无法喻的满足。

  脑中声音幽幽响起,“这才是你该有的命运。”

  “记得,回来带走它。”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