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病娇孽徒每天都想欺师犯上 第30章 虚境

小说:穿书后,病娇孽徒每天都想欺师犯上 作者:贰一陆 更新时间:2022-09-23 03:1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阵急促的呼吸,谢简清睁开了双眼。

  他的额角满是汗,发丝有些凌乱地搭在肩上,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起身看向四周,山洞的景色消失,他还是在灵山的房间内。

  身上的衣服也变了回来,原来是梦。

  想到刚才梦中的场景,谢简清垂眸,陷入了沉思。

  另一边,白楚汐回去后,总是有些心神不宁。

  不知道谢简清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就这么走了,他不会直接把她带去的东西扔了吧?

  她胡思乱想着,眼皮一直跳,就连铃儿都注意到了她的异常。

  “师尊怎么了?今日回来一直有些心绪不宁,要铃儿做一些安神汤吗?”

  白楚汐摇了摇头,只是转过身去问她:“铃儿,右眼一直跳意味着什么?”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特殊情况可以反过来。

  铃儿想了想,低头偷看了她一眼,坚定道:“右眼跳财,师尊这是有好事,也有可能是有人思念您呢!”

  白楚汐轻笑出声,果然,大家都一样,还是想盼着好的来。

  拍了拍裙摆,她站起来对铃儿说:“明日记得来叫我,今晚就不出来了。”

  既然心中不安,那就把时间花在修行上,潜心修炼时,这些杂念都会消失。

  “是,铃儿知道了。”

  白楚汐回到房间,端坐在床上,准备小练半天。

  她没办法长时间闭关,这样修行对别人来说也许效果甚微,但对她这个根基甚好的人来说,影响很小。

  体内的灵力运转一番,白楚汐惊讶地发现,自己这几日的修行好像有了不小的成效。

  不仅灵力充沛,而且没有了刚开始那种钝感,开始变得游刃有余。

  她有些惊讶,这就是天生强根基的人吗?新笔趣阁

  她甚至只有谢简清的一半境界,就已经有如此体验了,真不知道在谢简清的世界里,会是什么样的体验。

  说一句恐怖如斯,也不为过。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白楚汐将脑海里的那些杂念都抛之脑外,闭目开始认真修行。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知时间流逝,一直到第二天,铃儿来叫醒了她。

  “师尊,丰武大师的弟子过来了。”

  白楚汐睁开眼,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照耀进来,有些刺眼。

  她眯了眯眼睛,目光一片清明,完全没有一夜未眠的疲惫。

  她起身接过铃儿手中的湿帕子,过去简单洗漱了一番,一边清洗一边问。

  “大师的弟子过来找我?不是桑颜吗?”

  铃儿摇了摇头,为她换热水,“不是桑颜小姐,是那个很可爱的门童小娃娃。”

  白楚汐了然,不过心中又多了一丝疑惑,丰武大师单独来找她,所为何事?

  面对这等大佬,她怕自己露出破绽,让人察觉到异常。

  总归不是这个壳子原主人,刚巧她曾经还在他门下当过得意弟子,她需要做点心理准备。

  洗漱完后,白楚汐到大堂去见了人,门童还是那身红褂子,看起来玲珑可爱。

  但白楚汐不敢懈怠,连忙问:“丰武大师找我可是有事?”

  门童奶声奶气的,表情倒是一本正经,回答道:“师父只让我来请白宗主,说是和修为有关。”

  白楚汐心里一震,立刻精神抖擞起来。

  她一直怕被谢简清察觉,却忘记了在灵山,最该防的一个人是丰武大师!

  尽管心里不定,白楚汐还是跟着门童过去了。

  一路上,她都有些惴惴不安,等见到丰武大师,听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后,这种不安更加强烈了。

  “这段时间,白宗主可是在修炼?”

  尽管内心有些慌,白楚汐还是面上保持着淡然的表情,垂首回道:“是,前段时间懈怠了,近日正在弥补。”

  “不过我已经不是合欢宗宗主了,有我这样的宗主,是宗门不幸,孽徒也是受我影响,才作恶多端。”

  她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他,自己的决心。

  至于目的能不能达成,还要看看才知道。

  丰武大师喝了一口茶,背着手缓缓走到她面前,目光炯炯。

  似乎连带着把她的内心都看得明明白白。

  白楚汐低头,莫名的压力堆积在身上,让她不敢再与他对视。

  不知过了多久,对方才继续说话,但对她合欢宗一事毫无兴趣。

  “你知道昨晚修炼之时,有何异象吗?”

  白楚汐一愣,诚实地摇了摇头。

  她沉浸其中,丝毫没有受外界影响。

  丰武大师看着她,目光微闪,心里有些复杂。

  昨晚半夜,忽闻一股大风袭来,桑颜等人都以为是天气转凉的缘故。

  但他出门查探,才发现居然是从她的院子传来的,也知道了她在修炼的事。

  不过是普通修炼,就能引起这等异象,看来这些年,她也确实没有荒废自己的天赋。

  这么一想,丰武大师更是为她当年所作所为叹息生气。

  若是能重来一次,该多好,他就算是关,也要将她留下来。

  可一切都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罢了……

  白楚汐等他解释,却没有听到回答,想了想,反正都被发现了,不如趁此机会直接道明目的。

  她抿了抿唇,深吸了一口气,对丰武大师说:“如今我已不是合欢宗宗主,若是想拜入大师门下,敢问可否?”

  她心里也没个底,但能说出口,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身后的微风轻抚,但她手心紧张得却有些冒汗。

  房间里一时陷入了沉寂,就在白楚汐腰都有些受不了时,对面终于开口了。

  “你做了什么孽,可还记得?”

  “不敢忘,但我会尽量弥补。”

  谢简清就是她最该补偿的首席男嘉宾。

  丰武大师语气变得严肃了不少,说出口的话也振聋发聩,声声入耳传入她脑海里。

  “你曾是我门下弟子,犯下如此过错,本不该回来,但我灵山自古以来有个规矩,专为你们打造。”

  他转过身,看了看身后不远处的方向,眼神有些复杂。

  “后山处,有一处名为虚境的地方,若你能回到我这里,那我也没有理由阻止。”

  丰武大师紧盯着白楚汐,沉声道:“但前提是,你需去待上一年。”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