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白楚汐愣了一下。

  如果离开这么长时间,那她就无法看着谢简清,更没办法让他感受到如春日暖阳般的关怀了!

  丰武大师目光微眯,紧盯着她的神色,见她此状质问道:“怎么,不愿意?”.biqupai.

  “若是勉强,也不必再去,虚境从来都只欢迎真心忏悔之人。”

  白楚汐连忙摇头道:“自然不勉强,我只是……”

  “只是什么?”丰武大师的声音沉了不少。

  “只是担心简清,他寡少语,也不善与人交流,我怕这一去,他会不适应。”

  白楚汐说完,自己都感觉太不要脸了!

  没她在一旁碍眼,谢简清指不定乐不思蜀呢。

  “这个你无需担心,既然他在我这里修行,我自然会照顾好他。”

  听到她是因为担心谢简清,丰武大师的声音缓和了不少。

  没想到她第一个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徒弟。

  白楚汐抿了抿唇,有些犹豫。

  她不只是担心照顾不好谢简清,更怕在她闭关的这段时间,万一又发生什么老虎帮之类的事,他黑化了,自己该怎么办?

  她更担心自己的小命安危啊!

  但就像她之前想的那样,如果能潜心修炼,让自己的修为大涨,即使谢简清不受控制地黑化了,她好歹也有点办法保命。

  白楚汐仔细想了想,最终还是坚定地点头答应了。

  “那我就先麻烦丰武大师照顾简清了。”

  “下月中秋月圆夜,我会送你过去。”

  等到明天的中秋节,她就可以回来了。

  一年而已,即使是原文中,谢简清最终黑化也是要两年后,她还有时间。

  一桩心头大事解决,白楚汐不由喜上眉梢,心情愉悦地回到了院子。

  她先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铃儿,果不其然,看到了她眉眼间的不舍。

  铃儿眼尾垂下,连嘴角都不自觉瘪了下去,白楚汐感觉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好像自己曾经养的小奶狗。

  她心软了一瞬,安慰铃儿:“你就像现在这样,帮我照顾简清,我这一走,可就全都要靠你了。”

  白楚汐唇角带着笑意,脸上表情故作轻松,打趣道:“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了,要是我出来见到简清瘦了,可要惩罚你不许再进厨房了。”

  铃儿喜欢做美食,在这里的唯一乐趣也就是给他们做各种各样吃食了,这比让她受苦受累还难受。

  “师尊放心,铃儿一定不负嘱托!”

  白楚汐点了点头,想了想,是该把这个消息告诉谢简清。

  虽然她自认为谢简清对她的好感度远没有那么高,但他居然会因为自己没有亲手做吃的而生气。

  说明她还是在他心中有一定的地位嘛!

  白楚汐有些得意地勾了勾嘴角。

  她满脸喜色,往谢简清院子里走了过去,还没到地方,神识就探到了他的身影。

  他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整装待发准备往外面走。

  白楚汐有些疑惑,他现在应该刚结束日常修行回来才对,换这身衣服是要去哪里?

  她来到院子门口,和推门正准备出去的谢简清撞了个面。

  她假装不知道,有些惊讶地问他:“简清,你要去哪里吗?”

  谢简清看了她一眼,淡

  淡道:“嗯。”

  奇了怪了,他平时哪儿都不去,回来后连房门都很少出,进入居然要出去,看样子还要下灵山。

  “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明日还要继续修行吧,有告诉丰武大师吗?”

  谢简清将院门关上,看样子不打算继续和她说。

  “明日休息,我有说要下山,他同意了。”

  这下白楚汐更加疑惑了,她感觉谢简清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脑子里浮想联翩,各种画面在她脑海里都过了一遍,最后统统变成了自己被扔进蛇坑的场景。

  白楚汐脊背一凉,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抬头望着他。

  不行,她得问清楚!

  “那地方远吗?我有点担心。”

  她歪了歪头,柔顺的长发搭在肩上,清澈的眼眸目光真诚,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看起来一脸无害的样子。

  白楚汐用了她十成十的功力,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只是单纯地关心他。

  看样子效果还挺好,谢简清只是顿了一下,还是告诉了她。

  “不远,在迭水渊。”

  迭水渊,确实离灵山不算远,若是他加紧脚步,不到一个时辰,就能回来。

  但要去那里,距离不是最关键的,而是要从陡峭的山崖下去,还要穿过激流的瀑布。

  对旁人来说,难度很高,对谢简清来说,应该不足挂齿。

  因为,这里就是他获得秘籍,修为猛涨的地方。

  白楚汐眼睛都睁大了,漂亮的眉目满是不敢置信。

  他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的?!

  白楚汐脑子里一团乱麻,感觉事情好像在往不受控制的地方发展。

  她深吸了一口气,暗自稳住心神,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

  “那里不是悬崖峭壁吗,你去迭水渊干什么?”

  谢简清仔细看着面前女人脸上的表情,心里一沉。

  她果然知道这个地方!

  他本来还带着一丝怀疑,但现在看来,那个声音确实没有说错。

  她不想让自己过去,是她做了什么不一样的选择,才导致自己梦里的场景没有实现。

  想到这里,谢简清脑中的想法更加坚定,他要去看看,那本秘籍到底还在不在山洞里!

  “我有事,必须去。”

  说完,不管面前女人的反应,直接无视她,往外走去。

  白楚汐连忙跟上去,抬声道:“简清,今天太晚了,要不改天吧?”

  拖一下时间让她想想办法也好。

  然而对方不给她机会,抬脚就走。

  白楚汐有些急了,连忙伸手拉住了他。

  感受到袖口的力道,谢简清胸中一股压抑的怒火涌现出来,她为何要一次次阻止他?

  他转身,眉心紧皱,头上的情绪色骤然变深了!

  白楚汐吓了一跳,不敢再拦着他,只好放了手。

  “那我和你一起去可以吗?我担心你遇到什么危险。”

  “随你。”

  看着他的背影,白楚汐连忙跟了上去,两人往迭水渊的方向奔了过去。

  看来她要去虚境的消息,断然不能随意告诉他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