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楚汐一路护送着谢简清,精神高度集中,随时注意着四周的环境。

  原文的剧情中,谢简清是在被老虎帮的人背刺后,被别的帮派追杀,差点遇害,又遇到了曾经诬陷他父母的人,绝境中从瀑布上跌落迭水渊,遇到了机缘。

  而现在,他不仅身体里早就已经有了天道助力,更是在遇到老虎帮后,直接就知道了迭水渊的事。

  就算是她改变不了剧情,那中间消失的部分,又是怎么回事?

  白楚汐看着眼前的背影,内心五味杂陈。

  罢了,好在她现在还没有进入虚境,灵力也渐渐恢复,能护得住他。

  谢简清体内有天道助力,也不会让他陷入真正的危险当中。

  她瞥了那抹黑色的背影一眼,悄悄探出了自己的神识,想要查探一下,他现在到底有多修为涨进。

  可这一探,不仅没查到,连上次感知到的森冷之气也没了。

  自己的神识就像打在了棉花上一样,一点反馈都没有。

  会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他可以掩饰了,要么就是他像普通人一样,体内一点灵力都没有。

  白楚汐心中一凛,难道说,谢简清现在的修为已经超过她了?

  她思绪万千,还没收回的神识突然探到了一抹妖邪之气!

  浑浊而厚重,带着一股想要诱人深入,再吞吃入腹的邪恶气息。

  谢简清也停下了脚步,往后看了她一眼。

  白楚汐点了点头,与他对视,“有邪物!”

  他们在迭水渊之上,离悬崖不远处的森林里,这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妖物,为何现在突然现身?

  不等她细想,就见森林深处,一道火红色的光仿佛闪电一般,疾闪而逝,火光倒映下,迎风飘扬着一面巨型九尾。

  竟是九尾妖狐?!

  这在原文中,也只是谢简清后来练成后,提过一嘴,从来没有正式出场过,但从只片语中,白楚汐也能知道,这九尾妖狐也不是一般修士可以碰瓷的。

  眼下他们虽然只有他们两人,但总不可能被一只妖狐轻松拿下吧?

  她抬手,纤细的手腕淡色流光缠绕,指尖一挥,朝着妖狐现身的方向飞了过去。

  炸雷般的声音响起,对方确实丝毫未受损,白楚汐脑海中突然出现一道魅惑的轻笑声。

  “简清,后退!”

  他们在明,对方在暗,在不知对方实力的情况下,她不敢让谢简清轻易冒险。

  她伸手往后,想要拉住谢简清的手,可对方纹丝不动。

  白楚汐回头,这才发现,他好像整个人都被定住了一般,一双黑眸更加幽深了,盯着前方眼神失去了焦距。

  糟了,魅惑术!

  这妖狐,分明就是朝着谢简清而来的!

  白楚汐调动灵力,试图寻找对方的位置,渐渐变黑的森林中,妖狐的脸不断在四处闪过,速度极快。

  每一处停顿都仿佛蜻蜓点水,压根就找不到它具体的方位!

  白楚汐只能胡乱地将面前扫了个遍,树枝断裂的声音不断传来,信手拈起树叶化作利刃掷出,盘旋在空中银光四射,飞舞的树叶四分五裂。

  她一边注意着妖狐,一边试图叫醒谢简清。

  “简清,快醒醒!”

  而谢简清此时,已经进入了一个寂静无声的领域。

  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妖狐,但没等有任何动作,忽然脑中响起了一道轻笑声,叫着他的名字。

  那道声音空灵又魅惑,他皱着眉想将它扔出去,可那道声音渐渐的,越来越像那个女人。

  轻柔又温和,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简清,陪我一会好吗?师尊累了……”

  白皙娇嫩的手指抚上了他的肩,缓缓向上,环住他的脖子,吐气如兰,轻呵一笑贴在他身上。

  谢简清咬了咬牙根,太阳穴青筋浮现,猛然睁开眼,却发现缠绕在身上的那抹倩影消失不见了。

  那道声音一直在他耳边,似哀求,似撒娇,鼻音浓重,柔情蜜意。

  冷眸扫视一周,这里像是一片没有边际的镜湖,低头就能看到自己的倒影,但找不到上岸的地方。

  谢简清俊美的眉间,冷意更深,他抿紧唇,却见自己的倒影忽然咧唇笑了一下。

  这不是他的影子!

  谢简清脚尖轻点湖面,迅速后撤了两步,刚才以为是倒影的东西钻了出来,一股烟雾缭绕,消失不见。

  烟雾缓缓往上升,待快要完全消散时,再次往下降落,缠绕在一起形成了另一道身影。

  长发飘飘,眼尾微扬,一双桃花眼清澈水润,艳丽精致的小脸上,鼻尖小巧,樱唇嫣红,月白色的纱裙曳地,莲步悄声。m.biqupai.

  “简清,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不见了。”她的眼里满是担忧。

  谢简清瞳孔一缩,这个女人怎么也进来了?

  他脚步动了一下,对方提着裙摆,小跑着朝他走了过来,柔夷般的双手环抱着他的脖颈,凑到他的肩窝。

  鼻尖嗅到一股淡香味,胸膛撞上一股柔软,谢简清心跳陡然空了一拍。

  肩窝处的头抬了起来,唇角微勾,柔声对他说:“小哥,你心术不正哦~”

  熟悉的脸忽然变成了一张橙红色的狐狸,谢简清连忙后退半步,手心聚起一道灵力,朝它打去。

  “装神弄鬼,滚出来!”

  谢简清脸色黑了下来,冷声喝道。

  “不行哦,要是你找不到我,可就出不来了~”

  它又笑了几声,有些苦恼地说:“你的师尊对你可真好,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要护在你面前,我都有些不舍了。”

  “你说,要不我就把她的精气吸收了吧?她这身体也挺有趣的,不知道会不会更有助于我吸收精气……”

  谢简清黑眸中的嗜血杀意几乎要化作实体!

  他双手死死握紧,指节泛白,头上的情绪色黑得发亮,嗓音低沉,冷得彻底。

  “找死!”

  话音落下,谢简清朝着狐狸脸的方向冲了过去,体内的那股力量似乎融入了他的四肢百骸,身体骤然变轻,他感觉自己的灵力似乎在疯狂上涨。

  一道几乎要冲破天际的灵波炸向镜湖边缘,透明如天空的边际,顿时四分五裂,显露出外面的夜黑。

  月光从缝隙中洒了进来,妖狐“啊”了一声,声音消散在森林深处。

  “多谢款待,第一次尝到这么美味的精气呢~”

  结界彻底破开,谢简清看到了站在他对面的人。

  那道灵波对准的方向,站着一抹月白色的倩影,嘴角已经溢出了一道鲜艳的血。

  白楚汐捂着胸口,眉心紧皱,身体一阵疲软。

  她实在是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倒了下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