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简清瞳孔骤缩,冲过去接住了她即将倒下的身体,呼吸都差点停下来。

  怀中的身体轻飘飘的,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她也有这么柔弱无骨的时候。

  柔软又纤细,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原本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紧闭,面色苍白,整个人好像没有重量一般,失去了生机与活力。

  谢简清感觉自己的指尖有些发麻,抱着她的双手微微颤抖,一向清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彷徨与惊慌。

  “师尊?”

  他的声音放得很轻,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才从喉咙里挤出来。

  可怀里的人丝毫没有反应,只有微弱起伏的呼吸,才能证明她此刻还活着。

  谢简清缓缓抬手,一下一下地,将白楚汐唇角的血迹擦干净,又轻轻地抚摸着她额角开始渗出汗的发丝,眸底有些刺痛挣扎。

  他错了,他不该枉顾她的阻拦,任性地想要过来一探究竟。

  不过是一场似有似无的梦,竟然能让他生出这样可笑的妄想!

  那道声音,实在蛊惑他太多了,即便那本秘籍就在瀑布下方,他也根本不需要!

  他没想到,她竟然会为了救他,挡在自己面前,任凭那妖狐吸了精气。

  以她的修为,这妖狐只能被玩弄于股掌之间,若不是顾忌他,原本不会受这样的伤,也不会承受这样的痛。

  自他幼时进入合欢宗以来,何时见过她如此委屈自己?

  竟然甘愿挡在他面前,也舍不得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谢简清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酸涩发胀。

  师尊她,真的实现了承诺,后悔她曾经做的那一切,愿意对他好了。

  他赌对了,原来这个世界上,是有人会给予他温暖的,他原本应该高兴才对。

  可眼下的情况,他心中那小小的雀跃,又被掐灭在了摇篮里。

  他连忙在掌心凝出灵力,源源不断地汇入白楚汐体内,可不管他输送多少,她的身体都好像无底洞一样,丝毫没有解渴的感觉。

  一轮之后,白楚汐还是不见好转,那张绝美容颜上,依旧面色苍白。

  谢简清已经有些乏力了,他还未完全掌控好体内的那股庞大力量,也才刚刚开始在灵山修炼,此刻巨大的灵力从他体内散发出去,颇有些脱力。

  可他好像感受不到一样,无视脑海中因灵力枯竭带来的神经刺痛,硬生生地将体内最后一股灵力,全都注入了她体内。

  修长的手指有些发抖,谢简清无力地趴在白楚汐的肩窝,喘息有些急促。

  “师尊,你醒醒。”

  “师尊,徒儿知错了。”

  “师尊……”

  一句有一句,谢简清趴在白楚汐肩上,闷声说着。

  到最后,少年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

  怀里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接着,一声咳嗽,唤醒了谢简清的思绪。

  他猛然抬起头来,刚才还无神的黑眸陡然亮了起来,薄唇止不住的笑意,盈满了整张清俊的脸。

  “师尊,你醒了!”biqupai.

  白楚汐艰难地睁开双眼,一片漆黑中,她感觉眼皮沉重得像是挑了一斤石头,大脑昏昏沉沉。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到了谢简清欢欣的声音。

  对嘛,这才是他该有的少年朝气,不枉她为了他受这么重的伤。

  体内灵力涌现之处,好像被人抽干枯竭了一样,全身乏力,连动一下指尖都耗费了她极大的精力。

  她张了张嘴,嗓子干哑,对谢简清说了最后一句话。

  “简清,回去……”

  话音刚落,白楚汐就实在支撑不住,眼皮一沉,整个世界再次陷入了黑暗。

  谢简清脸上的笑僵在了唇边,眼底闪过瞬间的无措。

  他低头,小心翼翼凑到她面前,温热的气息卷着身上的清香,缓缓扑在他脸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怀里再次陷入沉睡的人,谢简清眼眸微垂,长卷的睫影打在眼下,看不真切他幽深的目光。

  他轻抚着她白皙的脸颊,喃喃道:“好,我们回去。”

  脚尖轻点,他紧紧抱着怀中的人,往灵山的方向赶了回去。

  ……

  耳边一阵啜泣,有些吵闹。

  白楚汐睁开眼,缓缓眨了几下,沉睡已久的眸子才终于聚焦成功。

  窗外的阳光照耀进来,被一排身影挡住。

  铃儿和桑颜抱作一团,一个泪珠子直掉又不憋着不敢出声,脸颊又湿又红,另一个满眼焦急安抚着她。

  视线往前,谢简清坐在她床头凳子上,脸色沉得像块黑煤球一样紧盯着她。

  他头顶的深海幽蓝情绪色告诉她,谢简清现在的神经一直在紧绷着。

  看到她醒来,他的脸色明显松动了不少,眸光也亮了起来,身后被挡住的阳光仿佛为他周身镀上了一层光,亮瞎了她的双眼。

  白楚汐刚刚清醒的双眼带上了一丝迷茫。

  怎么着,她这一趟受伤还有根治效果不成?

  早说还能这样,她绝对不拦着谢简清,还白白让他对自己的好感度降了又降。

  没事,她皮厚,经得住这样的折磨,只要别让她小命堪忧就行!

  身上的力气渐渐回来,动了动手有些发麻的手指,白楚汐撑着身体想坐起来,谢简清第一个过来扶她。

  “师尊可是口渴?”

  也许是呆坐久了,谢简清的声音有一丝疲惫,但这丝毫不影响白楚汐的震惊。

  她睁大了双眼,满脸都是不敢置信。

  师尊?他居然叫她师尊!

  这可是具有历史意义的里程碑式的一句话!

  白楚汐顿时感觉头也不晕了,腰也不酸了,苍白的脸上都激动得泛起了红晕。

  她连连点头,“嗯嗯,师尊口渴了,简清可以帮我倒杯水吗?”

  这可是谢简清亲手给她倒的水,价值不菲啊。

  听到她的话,谢简清转身立马给她倒了一杯热茶,端到了她面前,就差捧杯喂她了。

  白楚汐喝了一口,感觉满嘴都是清甜的,心里甜丝丝的。

  等到她喝完了水,铃儿才趴到她床边,瘪着嘴拿湿毛巾给她擦手擦脸,语带哽咽鼻音浓重。

  “师尊吓到铃儿了,下次请把铃儿带上,别留下铃儿一个人在这里。”

  白楚汐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心都要化了。

  可听到她说的话,又立马想到了在原文中的结局。

  不止怎的,她总感觉,今天要是带着铃儿出去,可能挡这一下的,就是铃儿了。

  她没有灵力护体,这一挡恐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所以带她一起去什么的,绝对不可能!

  “楚楚师姐,你可吓死我了,一回来就看到谢师弟抱着你不省人事的样子,不过你放心,我用灵力放了一道结界,师父现在应该不知道。”

  白楚汐松了一口气,别看桑颜年龄小,做事还是挺周全的。

  然而她的夸奖还没结束,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道声音,语气肃重,声若洪钟。

  “你们师徒二人,昨晚偷偷去了什么地方?”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