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清,你守了一晚上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有铃儿在呢。”

  她咽了咽口水,咧出一抹笑容,想让这个明显不太对劲的谢简清先回去,她招架不住了。

  视线一转看了看旁边的铃儿,她直接背过身去,连看都不敢看这边了!

  白楚汐求助的眼神只能收了回来,试着和他沟通。

  可他好像就是故意的,并没有打算轻易放过她,略一回头,让大气不敢出假装看不见的铃儿出去。

  这下,这丫头才双手交握,捏着手指瞥了她一眼,支支吾吾了两下,点头答应了。

  白楚汐瞪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铃儿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逼仄的屋内,只剩下了谢简清和她两个人。新笔趣阁

  看着靠得越来越近的人,白楚汐脑海中的警报疯狂拉响!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在她昏睡过去的短短一晚上的时间,谢简清怎么变得这么强势了?

  “我不累,师尊以身抵命救了我,不过是一晚上的照顾而已,应该的。”

  他歪了歪头,看着她睁大的双眼,还有里面的惊恐,似乎觉得有些有趣。

  冰凉的手掌轻轻捂住了她的眼睛,指腹有些茧,摩擦到细腻的眼皮痒痒的,又带着一丝刺痛。

  一道低沉舒缓的声音幽幽地传来,热气扑到她敏感的耳垂,白楚汐没忍住抖了一下。

  “师尊可知道,那日酒店里的人,为何变成傻子了?”

  白楚汐顿了一下,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为,为何?”

  “当然是我做的呀,他们居然敢对师尊有肮脏的想法,该死!”

  他说着,声音里也带上了一丝怒意,头上的情绪色居然在一瞬间变成了红色!

  白楚汐瞳孔微缩,谢简清好像对杀戮产生了兴奋,但那不应该是在剧情结尾,他都快要被处决的时候才会有的吗?

  他瞒着自己,偷偷把那些人收拾了一顿,但那个时候他还没有今天这么反常,也没有产生这种杀戮的想法。

  “他们想伤你,没有成功,但那只妖狐成功了。”谢简清突然有些泄气,声音也低了下来,“要不要徒儿去把那只妖狐处理了?”

  他撑在床边,俯身低头望着她,黑眸里的光亮得吓人。

  白楚汐放在被子里的手捏紧了,深吸了一口气,控制自己脸上扬起笑容,柔声对他说:“不用了,丰武大师不也说了吗?不要再出去了,危险。”

  嗓子眼都要干了,白楚汐轻咳了一声,想了想,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以后不要瞒着我做这种事了,那些人不值得。”

  照这个发展态势,谢简清这想法很危险啊,她不得不给他做点思想工作。

  她本来想说这种行为不好,但眼下的情况,她感觉也只能顺着他说话。

  白楚汐本以为,自己这番话说出来,不管谢简清认不认同,都会给她个答复。

  但没想到,他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后,就看着她小口小口喝水不说话了。

  静默了半晌,他忽然笑了。

  清冷的脸上仿佛突然绽放出夏花,璀璨又烂漫。

  但嗓音却带着邪肆蛊惑,似笑非笑的样子,“师尊不会真的相信,我做了这些事吧?”

  噗——

  白楚汐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

  好家伙,搁这儿耍她呢?

  她反应极快,脸上连忙展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笑容自然,对他说:“我就知道你是在开玩笑的,还想吓到我?”

  还真把她吓到了,慌得一批。

  “但是我刚刚说的,你还是要记住,不管以后遇到什么事,千万不要瞒着我,好吗?”

  她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尽量让这番话听起来像是温柔的建议,而不是严厉的说教。

  好在,这次谢简清乖乖点头了。

  他好像终于满足了,眼看着时间不早了,看到她脸上的疲惫,终于放过了她回去了。

  白楚汐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之后一段时间,白楚汐都在休养生息,她被那只妖狐吸了精气,即便睡了很久,还是感觉有些困倦乏力。

  灵力也好像被抽干了,一时半会恢复不过来,索性就躺在院子里哪也不去了。

  她不敢再去找谢简清了,总感觉那妖狐偷偷做了什么还没消散,以为放着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所以,招呼铃儿去跟他说,暂时让他跟着桑颜他们一起,也好多认识一些人分散注意力,免得没事就到她这里疯狂搞事。

  但没想到,铃儿说完后,他居然执意要过来,像之前她那样,担起照顾她的责任。

  还美其名曰报答师尊。

  白楚汐听完后,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

  祖宗,她那是在赎罪,顺便抱大腿的,报什么答,她可承受不起啊!

  然而谁也阻止不了谢简清风风火火的行动,在他说完的第二天,白楚汐刚睡醒,就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看着她的人。

  她的瞌睡都被吓醒了,胡乱地擦了擦脸,穿好外衣。

  幸好她防了一手,衣服还算穿得整整齐齐,不然就这么闯进一个女孩子的房间,成何体统?!

  “你醒了,师尊。”

  “嗯。”

  白楚汐点了点头,使劲眨了眨眼睛让自己清醒一点。

  “铃儿说有事,刚才出去了,她做了些吃的,师尊先起来,我去摆碗筷。”

  白楚汐:……

  她怎么感觉,铃儿是被吓走的呢?

  谢简清看起来有些高兴,围着桌子的背影都有些雀跃。

  白楚汐也饿了,趁他背对着自己快速穿好衣服后,简单洗漱了一番,坐上桌吃饭了。

  谢简清撑着下巴坐在她对面,两个人的身份好像反了过来。

  “原来看着吃饭是这种感觉。”他薄唇一弯,微微笑了笑。

  白楚汐埋头苦吃,当听不到。

  等一碗饭吃完后,饱壮怂人胆,她擦了擦嘴角,看着谢简清认真建议道:“简清,你还要跟着丰武大师修炼,这样过来也麻烦,况且有铃儿在,你放心吧。”

  不等他回话,白楚汐继续说:“而且,师尊好歹是个女孩子,你也不方便,对吧?”

  她歪着头,放软了声音,试图软化谢简清。

  可对方压根不受影响,还反将了她一军。

  “师尊这是嫌弃我了吗?若是师尊不愿意,徒儿走就是了。”

  他双手放了下去,眼眸低垂,面色清冷看起来什么变化都没有。

  但只有白楚汐能看到,他头顶的情绪色,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白楚汐简直无语凝噎,冤枉啊!

  她哪敢嫌弃,那不是生怕把他供起来都怕不够!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