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洞口好像一层水雾,看不清里面什么样子,白楚汐伸手碰了一下,指尖消失在了半空中。

  “这里进去,里面就是虚境,诸多危险万般艰难,只要能待上一年,到时我会来接你。”

  丰武大师后退了几步,给她让了位置,等着她进去。

  这洞口只有历任灵山掌门才能打开,除了进入洞口的人自己出来,也只有他能将人放出来。

  在此之前,纵览灵山历史,犯错之人不在少数,但真正能完成试炼,从虚境中出来的人,屈指可数。

  丰武大师看着白楚汐的目光深沉而冷静,但心里有些复杂,说他是私心也罢,若白楚汐真的能重回灵山,那也算是圆了他的夙愿,了却一桩心事了。

  “那我就等着您了。”

  她背对着洞口,本想再次和丰武大师叮嘱谢简清的事,却透过他的肩膀看到了身后的人。

  谢简清站在不远处的树下,望着她黑眸幽深,四目相对,白楚汐眼神有些微弱的挣扎,想到自己这就要放着他一年不管,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忍。

  见她看过来,谢简清薄唇微勾,狭长的眼尾带着一丝笑意,轻轻歪了歪头一动不动看向她。

  也许是她有些留恋,总感觉谢简清的眼底有些微不可察的委屈,隐藏在黝黑深邃中看不太清。

  “时间快到了,再不进去就要等下一次了。”

  丰武大师感知到了背后的来人,他没有回头,催促着白楚汐。

  白楚汐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抬脚往里走,最后一次回过头,“那简清就拜托您了。”

  说完,她就头也不回地转身踏进了虚境。

  待她全身进来后,那扇透明的洞口立刻往中心回缩,最后消失不见了。

  灵山空幽的声音,清新的气息全都被隔绝在外,而在她眼前所展现出来的,是一条金光闪闪的石壁通道。

  这和白楚汐想象中的画面有点不太相同,她本以为用作悔改的虚境,会像她的石窟那样,乌漆抹黑又阴冷潮湿。

  这道金色的光本该让人觉得刺眼,但白楚汐只感受到了一股柔和的气息,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像是佛光笼罩,让人敬而生畏不敢直视。

  沿途的石壁上,一路往里刻画着什么图案,金光照耀着分外显眼。

  白楚汐走到面前,眯着眼睛抬手摸了摸,一步一步往里走,一边走一边看。

  每走一步,就有一束金光撒在她的身上,白楚汐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臂正在熠熠生辉。

  手放在石壁上,指腹传来图案清晰的触感,白楚汐仔细辨别了一下,才发现这些图案突然刻的是在她之前的那些人所经历的事。

  她来了兴趣,一路往前走,找到了在她之前的那个人,可惜的是对方失败了,狼狈地被当时的掌门接了回去,然后离开了灵山。

  再往后就是一片平整了,什么都没有,白楚汐有些意犹未尽。

  如果没猜错的话,等到明年她出去,这里就会刻上她在这里发生的事了。

  但让她不解的是,丰武大师明明说得这里穷凶极恶,眼前的景象却丝毫没有让她感受出来。

  而且在金光笼罩后,她的身体忽然变得轻飘飘的,也没有了任何疲乏和精力消耗,和闭关修炼的感觉很像。

  所以让她在这里待上一年,有何困难的,总不能是来克服孤独的吧?

  虚境的试炼就这啊?

  “哈哈哈哈哈——”

  通道里突然出来一阵爽朗的笑声,紧接着石壁上的图案都消失不见了,顶部的石壁冒出来一个泛着荧光的白色圆球。

  白球缓缓降落到目光平视的高度,白楚汐定睛一看,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在动的小人!

  她有些惊讶,凑近了一点,看清了小人头顶的冲天辫,脸颊两侧还有非常明显的圆形腮红,圆鼓鼓的脸蛋非常可爱,小嘴开开合合正在说话。

  “来者何人?好大的口气!”

  他的声音清朗洪亮,和小小的可爱面容完全不符。

  白楚汐红唇微张,一脸惊奇。

  不怪她反应如此新鲜,属于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灵山里还有这样的存在。

  当初她看小说的时候,可从来不知道原来灵山还有虚境,更不知道在虚境中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守卫。

  “你才是守卫!你全家都是守卫!吾乃虚境化身,负责收集你们的悔意!”

  白楚汐更加惊讶了,它居然还能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

  小人有些得意,头上的辫子翘得更高了,双手叉腰飘到了她眼前,“当然,在这里没有我不知道的事,谎统统无效。”

  白楚汐了然,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失败,她有些好奇,自己到底要做什么才能出去?

  小人听到她心里所想,哼了一声问道:“你还没告诉你是谁。”

  “在下白楚汐。”

  “白楚汐,现任掌门丰武之徒,叛逃师门十余载,天赋异禀,根骨清奇。”

  小人手上一翻,凭空出现一本册子,它看着上面的记载,脸上有些幸灾乐祸。

  “喔~好丰富的经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样,过了这么久还想回来的人。”

  白楚汐看着它有些无语,这语气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是打听八卦的呢?

  “灵山乃纯净之地,想要重回师门,必须验明真心,清除悔意,你愿意吗?”

  她点点头,“当然愿意。”

  她只想快点通关,早点回去。

  “既然如此,那就往前走。”

  身后的光暗了下来,指引着她往前走,这条路像是没有终点,但白楚汐也感觉不到半分累。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的路终于停了下来,她转身想问小人,却是视线一黑。

  那小人跟在她身后,圆球在她停下来的那一刻,竟是散开化作了一张细密织成的网,突然将她包裹在其中。

  那网分明是交织缠绕的,但笼罩下来的一瞬间,白楚汐的视线一片漆黑,所有的金光都消失了。

  织网外,小人悬在半空中,清清楚楚地看着白楚汐的身影,眼神不再像刚才那样戏谑,身上散发着一粒粒的光点,往织网里游了过去。

  它喃喃自语道:“让我看看,你内心的愧疚与悔过。”

  小人浑身金光大绽,织网里,白楚汐只感觉眼皮一阵酸软无力,控制不止地想合上双眼。

  紧接着,眼前一黑,昏睡了过去。

  见到此景,小人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