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昏睡中的白楚汐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陷入了沉睡,但精神却游离出来了。

  至于原因,是因为她居然看到了不久前的谢简清和铃儿。

  那段时间谢简清身上的伤还没有好,整天坐在屋子里,一不发。

  铃儿则是遵从她的嘱咐,每天前去照顾他。

  但她是第一次从这个视角看到铃儿的日常生活,在合欢宗除了照顾谢简清之外,平时还有一些同样的侍女,聊天嬉笑。

  这样子看起来倒是有小女生活泼的味道了,不过另一边的谢简清就是另一种极端气氛了。

  意识游离在外,白楚汐很想摸一摸谢简清的头,给他一点安慰。

  就这样,白楚汐趴在桌边,撑着下巴看完了谢简清一天的生活。

  他这里原来这么冷清的吗?

  她回想了一下,谢简清没什么感觉,还挺享受的,反而是她自己在体验完之后,有些郁闷了。

  意识出不去,白楚汐只能又跑到了铃儿那里去。

  看到她高高兴兴的样子,白楚汐想到自己还没有告诉她合欢宗的事,心里不由生出一丝愧疚。

  这件事早晚也瞒不住,等她出去之后一定要找个时机告诉铃儿和谢简清。

  白楚汐头一次体会到意识游离在外的感觉,刚开始还有些新奇,过了那个劲儿就有些无聊,甚至开始困了。

  她找到自己之前一直偷偷观察谢简清的树上,躺在上面看着他,困意渐渐来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道声音,白楚汐被吵醒了。

  睁开双眼,一个小圆球落在她眼前。

  谢简清和铃儿不见了,自己也不在合欢宗,重新回到了虚境里,周围什么也没有变。

  刚才的画面还历历在目,白楚汐愣了一下,紧接着伸了伸懒腰,清醒了过来。

  小人的冲天辫好像长了一点,脸颊的腮红颜色更饱满了,白楚汐眯了眯眼睛问它。

  “刚才是不是你搞的鬼?”

  视线一黑就昏睡了过去,白楚汐不信不是这小人搞的鬼。

  明明她进来之后就浑身轻松,丝毫感觉不到疲劳。

  小人看着她不说话,一脸幽怨,满是不敢置信的样子。

  “刚才你梦到的那些场景,让你感到很愧疚?”

  白楚汐仔细想了想,肯定地点了点头回答道:“有吧。”

  谢简清当时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但是自己怕惹他黑化,放着让铃儿做事,现在这么亲自一看,实在是觉得有违她贴心照料的宗旨。

  而且虽然她不喜欢合欢宗,但铃儿对那里有归属感,自己就这么走了也还没有告诉她,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她抬眸看了小人一眼,没想到它连自己梦中梦到什么场景都知道。

  果然就是它搞的鬼!

  不过她有些疑惑,不知道小人为什么要这么问。

  对方在她眼前飘来飘去,动作飞快,白楚汐总感觉它现在的精神状态不太稳定的样子。

  “你听听你说的像话吗?!就这点小事,丰武就把你扔进来,他是失心疯了吗?!”

  小人气得辫子冲得更直了,一张小脸通红,像是被烧到尾巴一样,不断地飞来飞去。

  簌地,它回头目露精光盯着白楚汐,猛然冲到她脸前,小手指着她,咬牙切齿道:“你骗过了我?”

  “怎么可能会有人骗得了我!”

  白楚汐也不知道她现在为什么这么生气,但是看它一副快要气炸了的样子,诚实地摇了摇头。

  她举起右手,一脸真诚,“我保证,绝对没有骗你。”

  它都告诉自己不允许撒谎了,作为诚实守信的公民,她当然不会做这种事。

  小人更加不可置信了,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道:“就这种悔过,居然让我出面……”

  听到它说的话,白楚汐眯了眯眼睛,她好像知道了。

  刚才她做的那些梦,是虚境化身的小人诱发出来的,这应该就是她试炼的第一步,将自己曾经做错过的事情一一显露在虚境面前。

  但没想到她梦里的场景会这么离谱!

  和她的“前辈”相比,这些看起来都只是无伤大雅的家常小事罢了,哪用得着虚境出面?

  白楚汐小手一摊,没办法,做了那些事情的人又不是她。

  虽然在谢简清面前,她主动背下了这口锅,但这实打实的愧疚之情,她实在是揽不下来啊。

  她脑子里这样想着,没想到被小人听了个遍。

  对方惊呼一声,吸了一口气,拍着手欢快地跳了起来。

  “我就说我不可能出错,果然是你的问题!”

  “你到底是谁?”

  白楚汐顿了一下,想了想该怎么回答它这个问题。

  小人看着她,却像是突然顿悟了一样,一脸恍然大悟,低声自语重复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紧接着它又笑了起来,语带欢快,“真是有趣,我看中你了!”

  “几百年来我都腻了,终于遇到了你这么有意思的人!”

  白楚汐一脸不解,还没等她琢磨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就见一道金光自小人手心向她射来。

  胸前被这束光贯穿,白楚汐来不及反应,睁大了双眼捂着胸口。

  等了一会儿却发现一点痛感都没有,反而这是光流入她的四肢百骸,灵力有一种被涤荡的清爽感。

  白楚汐惊讶地发现,自己身体里好像多了一股力量!

  它不像谢简清体内的天道助力那般,能给她修为带来很大的提高,但就是莫名给她一种感觉,这股力量能指引着她,让她的灵力更加纯粹。

  她微微睁大了眸子,抬头望着小人,果然看到对方噙着笑意有些得意,像在等着夸奖的小孩。

  白楚汐笑了一下,不动声色地顺着它夸奖道:“很厉害,谢谢你。”

  对方立刻回应,“那是自然,只要有我的帮助,你想突破修为简简单单!”

  “你不试一下吗?你体内那股邪气好臭。”它有些嫌弃地捂了捂鼻子。

  调动体内的灵力,那道金光化作的力量立刻吸附了上来,将她体内残留的妖狐气息吞噬殆尽。

  本以为这就结束了。

  白楚汐站起来正准备道谢,忽然发现她的炉鼎体质被那股吞噬的气息悄然打开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