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楚汐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好像有一个无底洞。

  在短短几秒的时间里,就将那股被吞噬的气息疯狂地吸收了进去。

  这无底洞的胃口像是被打开了一样,吸收完之后,居然还在疯狂地渴求着更多的灵力!

  白楚汐惊了一下,调动灵力试图压制住这股欲望,然而灵力刚刚冒头,这个感觉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再探查一番,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似乎刚刚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

  不过小人的话,以及体内刚吸收的灵力给了她强有力的证明。

  “炉鼎体质?!”

  它飘到白楚汐的眉心前,几乎要贴在她脸上了,清朗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尖锐刺耳。

  这也能感受到的啊?

  “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

  白楚汐心里一跳,伸手想把它抓下来。

  这是她坚持到底,一定要保住的秘密!

  若不是对这体质忌惮得彻底,她也不会大费周折想要重新回到灵山,还因此放着谢简清一年不管。

  但小人灵活得很,没等她碰到,就从小圆球里飞了出来.

  白楚汐第一次看到它的全身,光着脚个子小小的,像是一个精致的娃娃。

  它凑近白楚汐眉心,小小的手指轻轻一点,嘴里说着,“让我一探便知。”

  紧接着,一道微弱冰凉的灵力自她的眉心传来,倏而消失不见。

  白楚汐警惕道:“你在干什么?”

  她感觉这虚境化身的小人在知道她并非本人后,看她的眼神像在看实验体一样,等着在自己身上做有趣的实验。

  “放心,不会害你。”略微有些嫌弃的声音。

  话音落下,它又退了回去,看着她的眼睛颇有深意,问道:“看来你被这妖狐伤得够呛,就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吗?”

  它这么一说,白楚汐倒是想起来了。

  那日她和谢简清先后被妖狐魅惑,困进幻境,等她被吸了精气受伤后,时不时还能看到一瞬间的幻影。

  她以为是自己还没修养好,但被这么一问,又觉得体内似乎一直有魅惑术残留的一丝气息,不管她休养多久都没办法将它清散出去。

  “你这炉鼎体质倒是特别,连妖狐的邪魅之气都敢吸收。”

  白楚汐一听,人都傻了,合着还是她的体质在作祟?

  “能治不?”她颤颤悠悠地问。

  从前是她不懂事,现在的她只想做个好人,多少给个机会。

  妖狐的邪魅之气,那是她能吸收的吗?

  炉鼎体质,再沾点魅惑,这是嫌她的命太长了啊!

  白楚汐笑得一脸沧桑,整个一副看破红尘样。

  小人斜着眼嫌弃地看着她,“治什么治,那邪气都能净化,这有何难的?”

  于是,在它的指挥下,白楚汐无奈只能将这股气息再次吸收了个干净,连渣都不剩。

  灵力运转,再也感受不到那股若有若无的残留气息了!

  白楚汐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亮了起来,对小人笑了笑,“多谢相助,不知在下该如何称呼?”

  她自报家门,只知道对方是虚境化身,总不能真的叫它小人吧?

  以为是来历练,要经受一番苦难的,没想到居然还让她得到这么大的收获。

  对方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随意,我没有名字。”

  白楚汐想了想,双手一合,“那我就叫你元宝吧。”

  个子小小的,小脸圆嘟嘟,还给她带来这么大的惊喜,叫元宝在合适不过了!

  虚境:……

  你可真是个取名鬼才,让你随意,还真自由发挥上了!

  这还是第一个敢这样称呼它的人,在她之前,几乎所有人都叫它阁下,或者尊上。

  元宝这么接地气的名字,别说,它还真挺喜欢的……

  “所以,你给不了我试炼,对吗?”白楚汐拍了拍裙摆站起来,突然开口。

  “那,那也不是我的问题,丰武那小子搞错了!”它没料想到这个问题,愣了一下不服气,“而且,你干嘛要答应进来!”

  害得它好不容易等了这么久,还工作失误了,元宝嘟着嘴心里不满。

  白楚汐点了点头,这意思就是说确实不行。

  同时也意味着,她必须就这样和元宝一起待一整年才能出去。

  至于她为什么要进来,这属实也不是她想进来的啊!

  “那我能出去吗?”白楚汐问。

  恐怕丰武大师也没有想到,她进来之后会是这样一种状况。

  元宝眼神有些飘忽,“你完成不了试炼,只有等丰武来接你才行。”

  白楚汐叹了一口气,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好在这里她不会感到累,也不会有饥饿和困倦的感觉,不失为一个闭关修炼的好时机。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助你修炼,早日突破天玑境。”

  元宝葡萄般的眼珠滴溜溜地转,试图转移话题,吸引白楚汐。

  听到这句话,白楚汐眼睛一亮,这感情好啊,白嫖的事还正好合她心意,她当然愿意!

  她倒是不怕元宝有什么坏心思,虚境对于灵山来说相当于一个守护神,她没有恶意,它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害她的。

  更何况,刚才那两次帮她吸收灵力,已经给了她足够的信任。

  在元宝的帮助下,白楚汐开始练习对那两股灵力进行控制。

  虚境深处,她盘腿而坐,沉浸在修炼中,渐入佳境。

  那股让她忌惮的邪魅气息,被她整日整日地炼化,最终完全吸收成为了自己的灵力。

  让白楚汐没有想到的是,那只妖狐的魅惑之术,随着这股邪魅气息被吞噬,竟然也被她的炉鼎体质吸收了。

  白楚汐挺直地盘坐着,在她背后,有一道淡淡的狐面影子,一闪即逝。

  元宝悬在半空中,眯着眼睛看着正在修炼的白楚汐,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闭上双眼沉浸在修炼中,白楚汐能感受到,那道魅惑之术在她体内变成了幻术,各种光怪陆离的画面在她脑海里不停地闪现。

  最终,汇成了她最熟悉的几张脸。

  谢简清黑眸清澈明净,灿若辰星,嘴角带着温润的笑意,狭长的眼睛看向另一个方向。

  视线所及之处,是正在和铃儿学炖汤,鼻尖黢黑的小太阳桑颜,翩翩公子和元气小姐,看起来般配至极。

  而自己则是躺在一旁的吊床上,悠然自得,闭目小憩,好不自在。

  这是她梦想中的画面,白楚汐沉浸其中,唇角不由得扬起柔和的笑意。

  不知过了多久,白楚汐终于睁开了眼睛,在她睁眼的一瞬间,粉色的柔光转瞬即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