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车厢里,白楚汐拍了拍胸脯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有惊无险,把谢简清忽悠了过去,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局面了。

  她双腿交叠坐着,一只手撑在脸颊,瘪着嘴眼尾微微下垂,看起来有些忧愁。

  外面传来铃儿的惊呼声,接着是她和谢简清对话的声音。

  白楚汐听着都觉得头疼,半闭半睁着双眼,日光从帘子的缝隙中钻了进来,心神交瘁她不自觉在这大好的天气里睡了过去。

  耳边的声音渐渐变小,呼吸平缓的白楚汐不知道,在她睡着后,谢简清也跟着上了车厢。

  铃儿站在马车前,看着他轻轻一踩就上去的背影,小声道:“师尊睡着了。”

  谢简清回过头,那张清冷的俊脸上,笑容已经压了下去,他竖着一根手指放在唇中,“嘘”了一声。

  “我守着她,你下去吧。”

  他的声音低低的,显得格外温柔,铃儿愣了一下,随后才下车去给马喂饲料了。

  帘子拉上,车厢比外面暖和了不少,白楚汐的睡脸被熏得有些红红的,嫣红的嘴唇泛着水光,微微张着,谢简清盯着她,眸子暗了不少,喉间滚动。

  车厢有些狭窄,他蹲下身来单膝跪地,修长的手指抚过她吹到颊边的发丝,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红润饱满的嘴唇。

  林间的凉风拂过,白楚汐在睡梦中打了个抖,谢简清给她盖上薄毯,大掌握住她的纤细的手,催动灵力瞬间让她有些冰凉的手暖和了起来。

  感受到温暖,白楚汐睡得更香甜了,她唇角微勾仿佛带笑,睡颜有些娇憨,完全不似平日那副如沐春风的温柔笑脸。

  这样貌是完全不为外人所知的,谢简清勾着唇,动作虔诚又轻柔地吻了吻她的手背,看着她的睡颜眼里克制不住地流露出贪恋。

  他低头趴在她身边,低声轻喃道:“是师尊先招惹的,师尊要负责。”

  就算是这样追着缠着她,他也不允许轻易甩掉他,他们要一直在一起才对。

  谢简清阖上双眼,卷翘的长睫洒下淡淡的阴影,弯着的唇角满是幸福的甜蜜笑意。

  手腕有些重,大腿也仿佛压着什么重物,白楚汐有些艰难地睁开了眼,还未完全清醒就看到了趴在自己身上的人。

  “简清,醒醒。”

  他怎么不叫醒自己,趴在这里睡觉啊?

  谢简清睁开眼,似是有些慌乱地收回了手,拉正衣服站起来后退了半步。

  车厢逼仄,显得他有些局促,低垂的眉眼看起来温顺小心。

  “刚才吹风了,徒儿本是想帮师尊盖被子,没想到睡着了,是徒儿失职。”

  看他一个大高个略显拘束地站着,小心翼翼的样子,白楚汐心里有些发酸,连忙拉着他的手让他坐在旁边。

  没想到自己这次突然出走,让他产生了这么大的不安,本想给他一个更好的环境,谁知道反而造成了反效果,早知道就带着他走了。

  白楚汐心里满是自责,尽量让自己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对他说:“这哪是你的错,师尊感谢你还来不及呢,以后直接叫醒我就可以了。”

  要知道他也困了,她肯定直接给他让位置了,万事当然是谢简清优先,哪儿还轮得到她来占这么大的地盘啊?.

  也不知道是真听进去了,还是在和她客气,谢简清只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行了,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们继续赶路吧。”

  这一停又是半个时辰,想来应该也不会再遇上什么事了,接下来要尽快一点了。

  铃儿精神得很,见他们起来了,收拾好马儿的吃食,驾车继续出发了。

  穿过这片密林,差不多到下午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小镇。

  她原本的计划是夜间继续赶路,但现在一看拖家带口的,这里晚上并没有那么安全,有很多不安分的散修会过来吸点灵气,万一撞上了怕惹到麻烦。

  想着晚上也需要用膳,白楚汐干脆带着人去了客栈,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再走。

  这个小镇不大,这家客栈看着年份不浅了,旧是旧了点,但好在干净亮堂,不过他们也没得选,这是这里唯一的一家客栈,要想过夜只能到这里来。

  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白楚汐刚一进店,就感受到了里面热闹非凡的气氛,不大不小的客栈里挤满了人。

  有不少和他们一样,是带着行李过来的,看着是要住宿,楼下坐着等着吃饭的人也不少。

  有店小二过来招呼他们,“楼上还有空房,几位是要住店吧?”

  铃儿上前和他交谈,“先吃饭,待会再上去,给我们安排几间好一点的房间。”

  “好嘞!几位先坐着,我上去给您收拾收拾就来!”

  有铃儿在,也免去了白楚汐出面的麻烦,他们的行李不多,谢简清干脆什么都没带,更是简单。

  点完菜,等着上菜的时候,白楚汐刚喝了一口热茶,就听到了旁边一桌传来的对话声。

  “听说最近山匪又来了?”

  “可不是嘛,每年这个时候都来,可今天这群尤其凶悍!”

  那人凑近对方小声了一点,“听说这山匪里有人是修士,已经有人死了!”

  “啧,这日子是越过越不安生啊……”

  后面的话她没再继续听了,刚才说是去给他们收拾房间的店小二急匆匆走了过来,神色有些抱歉。

  “这个……不好意思了几位,今晚房间实在不够,只有一间上好的房空着了,还有一间偏一点的小房间,这……”

  他视线转了一圈,最终看向了白楚汐,目露难色。

  白楚汐顿了一下,没说话。

  谢简清瞥了她一眼,接下了话茬,他的目光十分认真,狭长的眼尾带着笑意,听起来贴心又温柔。

  “既然这样也没办法,就这两间吧,偏一点也没关系,我去就可以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