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们答应,店小二松了一口气,问白楚汐:“请问几位需要我们把行李带上去吗?”

  “我随你一起上去把。”铃儿拿着行李起身。

  顺便她可以看看房间的状况怎么样,提前收拾收拾。

  店小二点了点头,转头兴高采烈地带着她上楼了。

  没多久铃儿下来了,她坐白楚汐身旁,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她,面色纠结。

  “谢小师弟身子骨不好,那间偏房……还是铃儿去住吧。”

  说完,她抬头看了白楚汐一眼,等着她的回应。

  她不过是一个侍女而已,谢小师弟和她的身份不同,若是两间房一样,她跟着师尊是应该的,可刚才上去看了那间房后,她怎么也不好再让谢简清去住了。

  说是偏一点的小房间,实际连窗户都极小,靠近最里面的位置常年不通风,所以墙上看着也有些斑驳,还没有她们在灵山的那个杂院改作的房间好。

  白楚汐一看她这个表情,就猜到了是什么情况,理智告诉她应该让谢简清住这个大房间,但情感上她实在不想让铃儿走,和谢简清共处一室啊!

  一想到他之前帮自己缓解炉鼎体质的画面,那灼热的呼吸似乎就在耳边……

  耳根的温度越来越热,她连忙喝了一口茶,掩饰住脸上的不自然,控制着表情缓缓点了点头。

  白楚汐正想着该怎么办,就听见谢简清直接拒绝了。

  “不用,师尊愿意让徒儿来,已经足够了,这间房就让徒儿去住吧。”

  他坐姿挺拔,就连喝水的姿势都透着从容,可说出口的话却显得那么卑微,白楚汐看着他不由得心生怜爱,刚才那股不自然也消了下去。

  谢简清只想着能跟着她走就行了,乖巧又听话,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事,结果自己居然在想着这些。

  铃儿一听他这么说,更不好让他过去了,诚惶诚恐道:“铃儿已经将行李放过去了,那间屋子大,可以让店家再铺一张床的。”

  白楚汐也跟着点了点头,她瞒着谢简清自己出来,眼看着他误认为自己是嫌弃他想甩掉他,正好这下来刷一波好感度,让他感受一下自己的关怀。

  她眨了眨眼睛,笑着看向他,眼带期待。

  谢简清顿了顿,这才有些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徒儿会保护好师尊。”

  这是听到刚才旁边桌讨论山匪的事了。

  白楚汐轻笑了一声,调侃道:“那我可就什么都不管了。”

  她的话音刚落,谢简清就给她夹了几道她爱吃的菜,小碗里都快装满了,白楚汐失笑。

  这客栈不大,做的吃的还挺好吃,三个人吃完后,就直接上楼回了房间。

  他们明天一早就要起来继续赶路,没什么功夫闲逛。

  铃儿过来帮她铺了床,还特意叫了人来加软了不少,很是贴心。

  只是这次过来的人不是刚开始那位,他显然误会了白楚汐和谢简清的关系,见他们住一间房还分开睡,调笑道:“两位是刚新婚吗?”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猜错了,毕竟在他们这个小地方,男女这样住在一起,必定是已经成亲了,即使这间客栈接待了这么多外

  面的客人,也只见过有婚约在身的男女住在一起,所以理所当然地这样认为。

  更何况,眼前这两人一个目若朗星,另一个顾盼生辉,怎么看都是天生一对。

  但这话让白楚汐一听,脑子里立马想到了丰武大师告诉她的所有关于钥匙的线索,当即狠狠摇头否认道:“你误会了,只是我们来得晚了些,没有空房间了。”

  新什么婚,这可是她捧在手心唯一的徒弟!

  一旁的谢简清没说话,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听她这么说,对方有些尴尬,立马道歉:“万分抱歉,看我这张嘴,实在对不住!”

  “没事,弄好了就出去吧。”m..

  对方这才一路鞠躬点头地离开了。

  白楚汐就知道有可能会被误会,但她又不介意什么名声,当然是先让谢简清舒服自在更重要了。

  等人走了后,铃儿给她事无巨细的都安排得妥妥当当,还是有些不放心,白楚汐笑着将她推着回去休息了。

  “放心吧,我这点事情还是能自理的,你就先回去好好休息,明早还要靠你呢。”

  铃儿这才有些不情愿地回去了。

  房间里一时陷入了寂静。

  房间原本的床归她,靠近房门的是新铺上的,白楚汐原本想让给谢简清,谁知道他怎么也不愿意,她也只好作罢。

  简单清洗了一番,白楚汐熄灭了蜡烛,正准备睡觉时,听到了黑暗中传来的幽幽声音。

  “师尊今日下山,究竟所谓何事?”

  白楚汐拉着被子的手僵了一下,没想到他会冷不丁地问这个问题。

  看他一心放在自己是不是要甩掉他上面,还以为他不会在意,果然还是逃不掉吗?

  只要让谢简清和自己一同回去,他早晚都要知道自己是为了炉鼎体质一事,所以瞒着也是白忙活,不如大大方方告诉他。

  但是,他有可能是钥匙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就连炉鼎体质需要钥匙这个消息,都不能传到他的耳朵里!

  白楚汐抓着被子,声音在黑暗中更加清晰了。

  “你也知道近日我的身体状况不太对,那日我去找丰武大师,你听到的也是他告诉我,我的二哥可能有办法,所以才让我尽快回去。”

  她翻了翻身,侧着脸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向他的方向。

  “师尊不是想扔下你,只是这一去,时间未定,你的身体也还没有巩固好,跟在丰武大师这里继续修炼,对你自己的修为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至少他体内那股天道助力,会融合得更好,他的能力展示出来,也指日可待。

  也不知谢简清听没听进去,房间重新陷入了安静,白楚汐等了一会,只听到了微弱而匀缓的呼吸声,也就没再打扰他,阖上双眼睡了过去。

  原本睡着了的谢简清睁开双眼。

  脑海中,那道沉寂许久的怪异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桀桀,她在骗你。”

  “你又被她骗到了,真是天真。”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