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颊传来真实的疼痛感,白楚汐深吸了一口气,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她现在是被赶出家门的白楚汐,行径恶劣害家族蒙羞,毫无预兆回来被打是应该的。

  况且,白父下手的力道已经收了很多了,这会已经没有感觉,只是有些错愕。

  这样一想,白楚汐心里好受多了。

  不然,突然挨这一巴掌,换谁来心里都不好过。

  她低头应声道:“女儿知错了。”

  这乖巧老实的模样,自她私自离开灵山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白宗礼愣了一下,扬在空中的手半天放不下来。

  趁此机会,管家连忙拉住了他,苦口婆心道:“老爷,小姐知错了,他们大老远刚回来,到现在一刻也没休息!”

  站在她身后的谢简清见她此刻低眉顺眼的模样,攥紧手指,挡在了她前面。

  他的嗓音压得低了许多,一脸低气压,隐含着怒意,“师尊早已不似当年,为何一不发打她?”

  她说过要对自己好,全心全意放在自己身上,早已没有了恋慕。

  此刻她的心,就是属于自己的。

  他这么质问,是在怀疑她还对从前有所贪恋?

  谢简清站在白宗礼面前,视线紧盯着他,面上一片冷冽,心里却无法忽视那突如其来的仓皇。

  他不想听到任何关于她从前的事,只要她答应,现在以后永远属于他一个人,就够了。

  白楚汐没想到他会走过来,稍稍抬头,望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

  她来受这一巴掌,确实是有些冤枉,不过若她是白父,见到自己失联了这么久的女儿一声不吭回来,估计也忍不住。

  但谢简清这么顶撞他,万一惹得他更恼了,岂不是糟了?

  见这突然挡在自己女儿面前的少年,白宗礼愣了一下,接着眉毛倒竖,问道:“这位小友是谁?”

  白楚汐一顿,乌溜溜的眼珠有些慌乱地转了转,脑子里快速思考着。

  她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谢简清的身份可以说是在白宗礼的雷点上疯狂蹦迪,眼下这个情况,不得把他气得半死?

  “呃,他是,是……”

  她结巴了半天,突然灵光一闪。

  “他是灵山弟子!”

  “小姐说这位是她的徒弟。”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白楚汐转头瞪大了眼睛,盯着恭敬回答的管家。

  听到她的回答,管家也愣了一下,随即张了张嘴,意识到自己多嘴了,有些懊恼地看着白楚汐。

  这截然不同的回答,让白宗礼顿时更加生气了,一听是她的徒弟,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

  “还敢撒谎?”

  白楚汐连忙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是,他现在在灵山修习,他天资聪颖,我回丰武大师那引荐他了!”

  她眨巴着自己水润的大眼睛,试图让他听懂自己还回到了灵山,让丰武大师原谅她的事。

  果然,他的视线又放到了谢简清身上,只是,这越看他越觉得有些眼熟。

  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你说,他是你的弟子,那他姓甚名谁?”

  白宗礼目光如炬,紧紧盯着白楚汐,像是要把她看个窟窿出来。

  白楚汐咽了咽口水,缩在谢简清身后,探出个头来,小声介绍:“他是谢简清。”

  “你果然还是忘不了他!”

  白宗礼顿时暴起,气得转了转圈,想要找个趁手的东西打她一顿,管家连忙招呼侍从拉住自家老爷。

  白楚汐目露惊恐,脑子里回忆起原主小时候调皮,白父教训她是也毫不手软的手段,也顾不得其它了,条件反射紧紧攥着谢简清的衣服,紧闭双眼躲在了他的身后。

  “我不是!我没有!”

  “你还敢狡辩!”

  原本安静的厅堂一片混乱,这边的吵闹声还没消,又有两人跨过门槛连忙走了过来。

  “是小妹回来了?”

  “父亲手下留情!”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落下来,自己脑袋被人护住,腰间扣上了一个结实有力的手,她半睁开眼睛,看到了刚才说话的两人。

  走在前面的人高大威猛,一身深蓝色的锦袍,长发高束,看着沉稳正直,还叫她小妹,应该是她的大哥白修齐没错了。

  跟在后面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和她面貌相仿,看着就欠揍的人,绝对是她的龙凤胎哥哥,白修煜。

  进门之时,老管家就说过他们在家,估计是听到她回来的消息,被这边的动静惊扰,才过来一探究竟的。

  “父亲且慢,小妹刚回来,经不住您这一番拷打,若是伤着了,恐怕还要休息个十天半月,何不等过两日,再来算个究竟?”

  那张和她如出一辙的脸上满是笑意,挑了挑眉看向她,打开扇子遮住嘴角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白楚汐抽了抽嘴角,我谢谢你啊,你可真是我的好哥哥!

  他俩同胎出生,却从小就不对付,整日打打闹闹,小时候吵得整个白府不得安宁。

  上面两个哥哥宠她还来不及,他倒好,一天不整她就心痒难耐。

  不过白楚汐却知道,这三个哥哥里,反而是白修煜和她最是心灵相通。

  大概也是这个原因,他俩才相看生厌。

  见自己两个儿子都来了,白宗礼才平静了下来,放下手舒了一口气,重新变回了那个冷静的模样。

  白楚汐也从谢简清的怀里出来了,她盯着外面的动静,视线一刻也没有移开,拍了拍他的手臂让他松开自己。

  “没事了。”她小声凑近了说。

  后脑勺的手松开了,腰间环着的却还是虚虚地揽着,点了点头。

  看着离开自己怀里的人,谢简清低垂的眉眼里有些遗憾。

  原本只有谢简清挡在她面前,这两人一来,瞬间三个高大的背影组成了一道墙壁,安全感十足!

  白楚汐被他们严严实实地挡住了,只到谢简清胸膛的娇小身影努力挤出个头来,十分真诚地对白父说道:“父亲,我真的知道错了,这次回来是有要事。”..

  看他们这么紧着护住她的样子,白宗礼气也气不过,衣袖一甩,扔下一句:“随你们罢了。”

  接着就和管家一起回房了。

  “哎哟,你这一回来,就把父亲气得半死,真够厉害啊。”

  “别听他胡说,父亲这是不追究了。”

  大哥白修齐给她倒了杯水压压惊,问她:“刚才你说回来有要事,需要哥哥们帮忙吗?”

  白楚汐喝了口水,点点头,还得是大哥靠谱。

  “我想找二哥,他在家吗?”

  他们两人都来了,唯独二哥不来,不太合常理。

  白修煜躺在椅子上,双手放在后脑勺,一脸吊儿郎当。

  “他啊,不知道在哪个温柔乡呢,且等着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