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忽明忽灭,白楚汐缓缓睁开双眼。

  天气太好,她睡得有些沉,迷迷糊糊地醒来,看到了一旁守着的谢简清。

  她揉了揉眼睛,鼻音有些浓重:“简清,你出来了呀。”

  刚刚睡醒,她的声音软软的,尾音似软勾,挠着心尖。

  谢简清喉间一滚,低低地“嗯”了一声。

  白楚汐从摇椅上起身,懒懒地伸了个懒腰,对铃儿招了招手,“铃儿,去给我接一盆凉水来。”

  “是,师尊,铃儿马上就去!”

  她好像被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肉眼可见地弹了一下,然后立刻小跑了出去。

  白楚汐歪了歪头,有些疑惑:“她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谢简清垂眸,淡淡道:“也许是晒了太阳。”

  “这样啊……”

  等铃儿打了水过来,白楚汐擦了擦脸,冰凉的井水拍在脸上,顿时精神了不少。

  这里的环境太安逸了,除了谢简清的事之外,什么都不需要她考虑,也不用她亲力亲为,人很容易就怠惰了。

  下午,白家几个兄弟都有事出门了,白楚汐怕谢简清烦,也没再带他出去了,窝在房间里静心修炼了一番。

  就这样过了两日,她二哥白修淼还没回来,白楚汐有些坐不住了。

  此时白修齐正在家里的训练场练功,她直接找了过去。

  见他正在专心致志训练,白楚汐站在旁边等了一会,刀光剑影闪过,随着收剑的动作,白修齐也看到了她。

  他穿着扎实的练功服,这天气还没完全冷下来,一番运动后身上汗涔涔的,带着热气。

  怕自己身上的气味难闻,白修齐擦了擦棱角分明的侧脸上滑落的汗,离她稍远站定,温声问道:“小妹怎么过来了,这里兵器多,味道也重,有事的话叫杨叔来就行了。”

  虽然知道她今时不同往日,修为极高,但还是将她当做妹妹贴心照顾着。

  这几天接触下来,白楚汐越发喜欢她大哥了。

  明明长得高大英俊,性格却很朴实,和他们几兄妹完全不同,可以说是父母性格的集大成者。

  她笑眼弯弯,一点也不介意:“我修炼时也这样的,当然不会介意大哥。”

  兄妹贴心招呼打完,白楚汐脸上的表情变得忧愁了一点。

  她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托着下巴问他:“大哥,二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她在这里都待了几天了,再加上路途中的时间,距离上次炉鼎开启,也快到她总结的间隔了。

  灵山地大,自己又住在一隅小院,还能远离丰武大师和诸位灵山弟子。

  但在白府,拢共就这么大的地方,若是再出现上两次的状况,难保不被大家知道。

  白楚汐还没做好准备。

  在原文中,原主的这一身顶级炉鼎体质到最后,都只有与她双修过的那些人知道。

  白家连她的全尸都没见到,只当她是修炼了合欢宗功法后,再自甘堕落,所以才变成了那副模样。

  这体质对她来说只能算是负担,所以能不声张尽量不声张,最好等到白修淼回来后,直接帮她解决了才好。

  一想到原文中对她沉迷欢爱的详细描写,白楚汐咽了咽口水,只感觉双腿一抖,后背发凉。

  她眼巴巴地,抬眸望着白修齐,看起来人都有些蔫巴了。

  白修齐也知道她此次回来是有事,虽然没详细问,但看她这样子,也知道是急事。

  不过他的信也送出去了,至于人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他确实没办法保证。

  只能安抚她:“消息已经带给他了,你也知道你二哥疼你,很快就回来了。”

  这倒是,这上面两位哥哥虽然性格不尽相似,但都对她很是宠爱,半点也舍不得她受伤。

  也许他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缠身,只能安分等着了。

  和白修齐告别后,白楚汐又回到了院子。

  她掐着时间,知道现在已经比较危险了,生怕平时没事一出门就倒霉,所以也不敢再去逛街了。

  谢简清是这里唯一知道她炉鼎体质的人,也非常贴心地守着她,每天的情绪都很稳定,一点都没出状况让她操心。

  对此,白楚汐简直感激涕零,孩子长大了,终于知道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了。

  看来这情况,说不定她还有机会提前完成任务,享受自己的自由!

  躺在摇椅上,院子的花香阵阵飘来,白楚汐有些无聊地磕着瓜子,正和铃儿一起看话本呢,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白修淼呢?叫他给我滚出来!”

  “哎哟喂,这位小姐找我家二少爷何事啊?来人,快去叫大少爷!”

  老爷不在家,杨叔只好叫大少爷出来。

  那道女声带着凶气,许是有些气急败坏,声音稍显尖锐,除此之外还是能听出成熟强势的韵味。

  白楚汐从摇椅上起来,看向那边,问铃儿:“外面什么情况?”

  铃儿放下话本,起身道:“铃儿去看看。”

  这两道声音越来越大了,连谢简清都被吵了出来,他皱着眉推开房门,木门发出“吱呀”一声,明显能看出他神色不悦。

  她连忙向他解释:“不知道什么情况,我过去看看,你先在这等着。”

  虽然她是这么说的,不过谢简清还是跟着她出去了。

  两人到了地方一看,府邸门口的空地,杨叔正在擦汗,在他面前站着一位身材高挑,叉着腰气喘吁吁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吸睛的红衣,乌发长直高高束起,擦着一根精致的簪子,束腰窄袖,衬得纤腰不盈一握。

  然而白楚汐的目光却黏在了她的胸口处。

  随着喘气节奏,浑圆饱满的胸脯不断起伏,衣物看着都要撑得炸开了!

  白楚汐目瞪口呆,不由自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

  她已经算得上是美艳的代名词了,红唇桃花眼,身材也玲珑有致,该凸的凸该翘的翘,不知一路上吸引了多少目光。

  可和她相比,这腰细胸大美女的名号,属实也要让一步。

  吞咽了一下口水,白楚汐才问道:“这位姑娘有何事找我二哥?”

  没听说过这号人物,这么鲜明的特征,如果出场了,她不可能不记得。

  听到她的声音,女人和杨叔同时转头出声。

  “你就是他的妹妹?”

  “小姐,这位是……”新笔趣阁

  白楚汐挑眉,看见女人眼里的神色更加恼怒了。

  杨叔则是支支吾吾,有些尴尬。

  美女冷哼一声,下巴一抬。

  “你哥许嫁给我,你得叫我嫂子!”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