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病娇孽徒每天都想欺师犯上 第63章 难受

小说:穿书后,病娇孽徒每天都想欺师犯上 作者:贰一陆 更新时间:2022-09-23 03:1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楚汐一听,一口气差点噎死。

  她没听错吧?她哥说要嫁给面前这位美女???

  都玩得这么花了啊?

  白楚汐面色古怪,白修淼是什么人,片叶不沾身,怎么可能会愿意吊在一枝花上。

  何况,虽说他看着温柔,但实际上性子挺刚硬的。

  不论是她看书了解到的白修淼,还是从众人口中听说的,都不像是会说嫁给哪个女人这种话的人。

  但眼前这美女情绪浓烈,怎么看也不似作假,所以一时间有些疑惑,打量了一下。

  白修淼在原文中从未和谁订过婚,更没有出现让浪子回头的灵魂伴侣,那现在这是……

  难道是因为她改变了原文剧情节点,所以连带着大家的故事也都发生了变化吗?

  她斟酌着,好不容易这里又重新陷入安静,白修齐这时才匆忙赶了过来。

  看着陌生的女人,他皱了皱眉,对杨叔递了个眼神,杨叔点了点头以示肯定,他锋利的眉眼折得更深了。

  “他不在家,若是想找人,等过几天他回来了再说。”

  白修齐向来不善于处理这种关系,但此时却十分娴熟,白楚汐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白修齐心里有些不快,这不知道是第几个了,人还没回来,别人就已经找来了。

  再放任他这样下去,不知道下次还能整出什么状况来。

  按照以前,他们这样说了,对方即使碍于面子,也都会主动离开。

  可谁知,这次白修淼提到了铁板,对方不仅不走,还眉梢一挑,主动要求住进客房。

  “无妨,我也没什么事,这偌大一个府邸,总有一间客房吧?”

  白楚汐一顿,她只是想回来找她二哥要秘方,谁知道居然撞见这档子事。

  该说不说,看别人的八卦的时候,确实还挺有意思的。

  不过这样一来,她炉鼎体质暴露的风险就更高了。

  家主不在,暂时也回不来,杨叔拿不定主意,只能让白修齐出面了。

  他没白修淼那样的厚脸皮,一个姑娘家都独自一人找到家里来了,他沉吟一会点头答应了。

  “杨叔,你去那边给她找个客房,等修淼回来立刻让他处理。”

  杨叔点点头,瞪了一眼角落偷偷看戏的婢女,招人去打理房间了。

  这边,白修齐一板一眼地问她:“姑娘如何称呼。”

  “叫我黎玥就好。”

  “好,你先过去住着,我会安排人服侍你,等他人回来了再说。”

  西溪镇不大不小,虽说白修淼的作风已经人尽皆知,但好歹他从来不招惹这里的姑娘,大家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这次人都住进来了,为了白家的名声,也得稳住黎玥。

  一想到这是他不知道从哪儿惹出来的事,白修齐眉头一皱,心里来气。

  转头,他压下情绪,温和地对白楚汐说:“你们不用管,先回去吧。”

  他还有些事没处理完,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白楚汐看着他宽厚的背影,心道这也太可靠了,简直安全感十足!

  节外生枝的剧情,白楚汐本来也不太想让谢简清接触,于是抬头望着他:“我们回去吧?”

  谢简清点了点头,都已经准备走了,却见跟着婢女的黎玥忽然转身,看着白楚汐展颜一笑。

  摆了摆手,眉梢微挑,似乎在和她打招呼,接着视线一转自然地看向了谢简清。

  那眼神有些奇怪,却也说不上到底有什么问题,白楚汐愣了一下。

  扭头,却见谢简清眉间蹙起,发梢遮挡下的漆黑眼眸沉了沉。

  以为他错认为是挑衅,白楚汐连忙拉住他的手臂,安抚他:“她应该是和我打招呼,毕竟没听说过我会回来。”

  谢简清垂眸,定定地看了她一会,看着她眼里的柔和,那种所有物被觊觎的戾气忽地就散开了。

  “嗯。”

  ……

  白楚汐本以为,就这两天,大概是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可谁知,刚到晚上,就让她撞见了瞠目结舌的一幕。

  黎玥跑到了她的院子里来。

  她本来正在和铃儿看话本,下午那本书没看完,她有些心欠欠的,等磕着瓜子喝着茶看完后,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之前和蔚都对峙的时候,谢简清的肩膀受伤了,虽说当时涂了药止住了,但也不知道现在好没好。

  他身上的伤疤够多了,本该无瑕的背上全是被抽打出来的鞭痕,手上就不必再增了。

  思及此,白楚汐合上书后,拿了消炎和去疤痕的药,准备去送给谢简清。

  现在时间说早不早说晚不晚,寻常人应该都睡了,不过以她对谢简清的了解,此时估计还在打坐修炼。

  因此,她也没多想,往他那边走了过去。

  到了地方一看,门居然是开着的,透出里面暖黄色的光,以及——

  两道人影。

  一道是谢简清,另一道,属于一个姑娘。

  白府的人偶尔会过来,白楚汐本以为是侍女,心说他现在都能自如地接受旁人了,有些许欣慰。

  眉梢一挑,她悄声走到了一旁。

  没想到,下一秒,屋内传来了黎玥的声音。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黎玥的声音变了,不再是那般成熟韵味,听着有些娇柔,让白楚汐感觉很不舒服。

  她皱着眉头,手上的药瓶捏紧了,就听见谢简清冰冷毫无起伏的声音。

  “与你无关,滚。”

  黎玥没想到他会这样说话,哽了一下,半晌又不在意地笑了起来。

  她撩了一下柔顺的长发,身上散发着刚沐浴完的暖香,唇角一勾,自顾自地解释。

  “白修淼和我没什么关系,但他耍了我,我定不能放过他。”

  说完,她眼眸一抬,眉梢尽显风情,往前走了两步,白嫩的手一伸,柔声说道:“我看她和你也聊不到一块儿去,可以来找我啊~”

  她本以为白修淼已经是难得的俊美了,然而看到谢简清时,她的呼吸与心跳都在颤抖!

  拿下这个男人,也不枉她来这一趟。

  谢简清清冷的眉梢已经彻底皱了起来,漆黑的眸子戾气沉沉,看着她的目光不似在看活物,心里已经很不耐烦了。

  眼前这个女人在说什么,他完全没听,一直在克制着体内那股黑气带来的躁动。

  师尊在旁边,他要克制,不能惊扰到她。

  然而黎玥一心沉浸在喜悦中,完全没注意到谢简清神色都变了,将鬓发撩到身后,露出白皙的修长的脖颈。

  谢简清抬手捂着鼻子,一脸厌恶。

  难闻,好想师尊身上的清香。

  他实在忍不了,冷声道:“我说了,滚!”

  紧接着,手上直接蓄起灵力,将人轰了出去。

  门外,白楚汐正在震惊当中,就看见一个身影直接甩了出来,伴随着一道痛苦的闷哼声。

  然后是谢简清从屋内走了出来,头顶黑色缠绕,狭长的眼皮耷拉着,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她的肩窝处,嗓音喑哑,带着委屈。

  “师尊,难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