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修淼头顶都快冒烟了,气不打一处来,精致名贵的杯子被他捏得嘎吱作响。

  白楚汐听得牙疼,看他都快七窍生烟了,连忙将后半句补上了。

  “他灵力特殊,给我注入灵力后,我就没事了!”

  所以二哥你可千万别乱想!

  和谢简清双修什么的,那是万万使不得的!

  她就差把人供起来了,只希望他能摆脱黑化,自己再想办法回去,怎么可能让他和自己这个反派扯上这种关系。

  听完了她说的话,白修淼这才消了火气,不过眼神依旧带着审视,盯着谢简清。

  没这档子事当然好,但他可没有看错,刚才这小子的心思没那么简单。

  再回头一看,白楚汐正在和谢简清解释,让他别放在心上。

  那模样,怎么看都被死死拿捏住了,还毫不自知。

  火气又上来了,赶紧喝了一口茶降降火,白修淼长舒了一口气。

  “那倒是挺稀奇,我头一回听说可以用灵力解决。”

  他话是这么说,但微微眯缝着眼睛,声音里能听出警惕。

  炉鼎体质能为双修修士带来极大裨益,但相应的,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很大。

  如果找不到钥匙的话,那将会陷入长久的折磨中。

  不过谢简清竟然能用灵力解决……

  “所以你找我,就是在灵山已经……”

  炉鼎开启之时的那股折磨,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白楚汐点了点头,有些急迫,“二哥,在灵山已经有两次了,而且时间间隔在变短,我有些担心。”

  “两次?”白修淼皱了皱眉。

  她的问题比自己想象中的似乎要严重,他说了一句:“丰武大师应该有和你说过吧,钥匙的事。”

  听到钥匙两个字,白楚汐心里一抖,生怕谢简清察觉到其中原委,连忙把话岔过去。

  “我不想,二哥你别说了……”

  “不想?”白修淼冷哼了一声,看向谢简清,“我倒觉得,你现在去比武相亲,说不定很快就好了。”

  四目相对,谢简清的脸沉了下来,薄唇压紧,浑身写满了“不快”两个字!

  白楚汐若有所感,转头一看吓了一跳,他头上的颜色又变了,连忙给他倒了一杯水热茶,递到他手心,捂着他的手。

  “喝点茶,不要生气哦,我不会不管你的。”

  她以为谢简清是觉得,自己成家后就要抛弃他了。

  开什么玩笑,她还没看着谢简清找到媳妇呢,怎么可能先他一步。

  白修淼本来也只是想小小地试探一下,见状也收了玩笑。

  有些事,他本来不想告诉白楚汐的,但事已至此,不得不说了。

  “有些事我要单独和你说,让你徒弟出去。”

  白楚汐顿了一下,扭头望着谢简清,小心地说着:“简清,先出去等一下好吗?”

  皱了皱眉,虽然心里不高兴,但谢简清还是“嗯”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等房门被关上后,白修淼才坐直了身体,表情收紧了一些,认真地对白楚汐说:“小妹,接下来的话你好好听着。”

  看他这么认真,白楚汐也不由得打起了精神,捏着手指有些紧张。

  “你的炉鼎体质,并不是忽然出现的。”

  白楚汐睁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她突然想到了当时丰武大师,话里话外都让她觉得在此之前,他见过另一位炉鼎体质的人。

  白修淼叹了一口气,揉了揉额角,“母亲她……在遇到父亲之前,也和你一样。”

  只是父亲并不是修士,母亲也没有灵力,所以在婚后,渐渐变回了普通人,但两人的面貌越变越好。

  只可惜……

  白楚汐张了张嘴,她只记得,原文里白家家母是因难产而死,所以白楚汐和白修煜两兄妹,从小就没见过自己母亲。

  她后期炉鼎大开,到处和人双修时,正值男主谢简清重要修炼阶段,视角都集中在了那边,压根就没有提到过这件事。

  如今听到他这么说,白楚汐才明白,为什么丰武大师会是那个反应。

  她所知道的是,母亲结婚很早,所以一直到婚后,才等来炉鼎爆发,但那时已经有父亲了,两人感情恩爱,根本就没有受到影响。

  但她要怎么办?.

  难不成真要去选亲了吗?她还想回家,不想这样啊!

  白楚汐望着白修淼,眼眸水亮亮的,一双本该意气风发的桃花眼都垂了下来,瘪着嘴看着有些可怜巴巴的。

  “二哥,你有办法的吧?”

  丰武大师都说了,那一定有的吧?

  看着面前的人期望的眼神,白修淼叹了一口气,抬起修长的手摸了摸她的头顶,“暂时,要等一等了。”

  白楚汐:……

  她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笑得一脸苍凉。

  我想开了.jpg

  看来她是逃不过炉鼎体质的折磨了,没想到自己稳住谢简清稳了这么久,到头来这破体质给她当头一棒!

  这结果,好像也和谢简清黑化后,没多大的差别。

  白楚汐揉了揉脸,强迫自己清醒一下,不能这么想,至少这样,谢简清还是不会做出那么多错误选择的,也不会有那么多无辜的人被牵连进来。

  也就不会造成最后那么惨烈的大结局。

  万事还是得往好处想。

  “有人能帮你。”白修淼接下去继续说。

  白楚汐眼睛亮了一点。

  “但我现在找不到她的下落了。”

  水眸又暗了下去。

  “好吧,二哥若是找到人了,一定要记得告诉我。”她的声音有些蔫吧。

  白修淼本来舟车劳顿刚回来,听到她的事心里有些许疲惫。

  但现在看到她这么有趣的表情,顿时又笑了起来,乏意顿时消失了。

  “好,我也正在找她,待会再加些人去找她。”

  这夏州大陆,他就不信找不到人。

  白修淼站了起来,准备回去休息片刻,对白楚汐说:“好了,先放宽心住几天,我会帮你随时注意的,这件事先不要告诉父亲他们。”

  当年母亲去世,有人暗地里用炉鼎体质来指指点点,父亲勃然大怒,一气之下断了西溪镇好久的贸易。

  这件事他一个人知道就行了,告诉他们也只能徒增烦恼。

  白楚汐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她也不想多声张,这种秘密,实在是也说不出口。

  白修淼也有些累了,推开门回去了,路过外面等着的谢简清时,眼神一瞄,带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谢简清目不闪躲,神色淡淡地直视他,修长的身体挺拔地站着,等擦肩而过时略一垂眸,送他走了。

  白楚汐接着才从里面出来,拉着谢简清,揉了揉眼睛,“我们也走吧。”

  她一晚没怎么睡好,刚才这消息对她来说也算不上好,突然就有些乏了。

  谢简清看着自己腕处纤细柔软的手,唇角上扬了一点,点了点头。

  等回到院子,白楚汐躺在摇椅上,晃着椅腿看着天上漂浮的云,脑子有些放空。

  说起来,她这次好像间隔变长了一点?

  到现在为止,居然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

  白楚汐连忙将谢简清叫了过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脸激动。

  “简清,你有没有感觉,我这次的间隔时间变长了?”

  她眨了眨眼睛,看起来有些期待。

  谢简清一顿,黑眸盯着她,“嗯”了一声。

  因为他才给她注入了灵力。

  那日她周身的清香,唇上的花瓣又出现在了脑海中,谢简清眸色变暗了不少。

  听到他的肯定,白楚汐心里又生出了一点小小的侥幸。

  她的炉鼎体质,不会因为谢简清的两次灵力注入,就这样改变了吧?

  万一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