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来没打算告诉白楚汐这个消息的,想着反正等人走了,也就没什么关联了。

  谁知道黎玥居然还待在西溪镇。

  白楚汐这下一口气是真没缓过来,整个人都有些无语。

  这可真是祸不打一出来,难道因为她改变了剧情,所以天要她亡,不得不亡?

  白修淼连忙安慰她,“也不用太担心,她们关系并没有那么亲近,黎姨也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人。”

  这也算是难得的好消息了,白楚汐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转身回去了。

  走到路上的时候,恰巧碰上了杨叔,他身后跟着几个人,手头上都拿着清扫工具,一副神情紧张的样子。

  她没忍住拉着问了一句:“出什么事了吗?”

  杨叔摇了摇头,“耗子又来了,正清扫呢,小姐先回房,先别出来了。”

  西溪镇偏潮湿,经常会有耗子出没,灭不掉只能间隔一段时间就去除窝。

  白楚汐点了点头,说了句“辛苦了”,了然地回了院子。

  他们住的这边更是要严防,所以院外已经有些人了,不过因为白楚汐的命令,没有人敢进去,等她到了后,才放人进来。

  她也再次去敲了敲谢简清的房门,今日修炼的时间已经够多了,虽然他这么勤劳她很欣慰,但凡事还要劳逸结合才好。

  尤其是对他这种精神压力比较大,容易崩坏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这次敲门,谢简清很快就来开门了,脸上表情有些冷淡。

  白楚汐只当他是刚结束修炼,没多想。

  手上拿着吃的,进屋装到盘里,有些期待地看着他:“这是我刚从外面带回来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她和铃儿尝了味道,入口的瞬间,当即被惊艳了,脑子里第一个想到了谢简清,于是回来的时候,本来都气得不行,还是倒回去买了才回来的。

  谢简清眼里有些怔愣,垂眸看了一眼。

  盘子里是一块看起来有些普通的桂花糕,散发着清香。.

  他刚才修炼结束,推开门却见到院里一个人都没有。

  她说会守着他修炼,结果却不知道跑去哪儿了,不守信用。

  心口有些不舒服,他皱着眉,再次推开门,却听她说是去给自己买吃的了。

  他其实没什么胃口,修为越高,这些口腹之欲越小,谢简清其实并不知道,她为什么对这些吃食这么热衷。

  只是她特意为他买回来的,那尝一尝,也没什么不可。

  修长的手指拿起一块白色的桂花糕,放入口中轻抿,瞬间入口即化。

  甜丝丝的,恰到好处不腻人,甜味过后,清淡的桂花香就从舌尖划过,充斥着整个口腔。

  她没说错,很好吃的味道。

  于是,薄唇微勾,谢简清抬眸望着她,眉梢带了丝笑意,“很好吃,谢谢师尊。”

  突如其来的笑容,白楚汐被他脸上的阳光表情闪到了,心尖不由得一颤,她扇了扇脸颊,有些不自在:“你喜欢就好,下次我再给你买。”

  不愧是他,灿烂起来,这笑容真要命!

  东西送到,她准备回房,恰好这时,杨叔过来了。

  他对着白楚汐微微躬身,说道:“小姐,那些耗子都已经收拾干净了,不用再担心。”

  白楚汐也没怎么上心,摆了摆手,“我不怕的,杨叔不用担心我,你去忙吧。”

  听到她这话,杨叔似乎有些惊讶,笑了笑苍老的

  脸上有些欣慰。

  “小姐小时候还怕呢,当时小少爷天天拿这个吓唬你,说小姐什么都不怕,就怕耗子。”

  没想到在外这么多年,他看着长大的几个小孩都长这么大了,杨叔有些恍然。

  白楚汐一顿,乌溜溜的眼珠转了转,弯着唇角,“嗯,慢慢就不怕了。”

  吓她一跳,差点就露馅了。

  原主这个修为,原来还怕老鼠啊?

  她倒是一直都不怕,以前住宿条件差,还看着老鼠从洗漱台石板上跑过去呢。

  杨叔感叹着,让人离开了院子。

  身后,听到他们对话的谢简清黑眸闪过一束光。

  原本一天的好心情,因为早上的事都被破坏了,下午白楚汐就没出门,一直乖乖待在院子里。

  等到晚上,看到天上月色皎洁,云雾又稀少,星星很闪耀,白楚汐才重新坐到摇椅上,抬头欣赏这美景。

  谢简清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一直关在屋子里没出来,她只好叫上铃儿一起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突然听到屋子里谢简清的声音传来。

  “师尊,可以进来一下吗?”

  白楚汐回头,透过光影,看到他好像拿着什么东西,有些纠结的样子。

  “马上!”

  推开门才发现,原来他是在试穿新衣服,上次逛街给他买的还没穿过。

  这是她专门为他挑选的,他身材好又挺拔,穿什么都好看,白楚汐一看到好看的就忍不住想给他买。

  颇有一种真人换装的爽感,还摸得着碰得到的那种。

  “徒儿不知这该怎么系,可否请师尊帮忙?”

  他低着头,手里拿着束腰不知所措,看起来有些挫败。

  白楚汐连忙上手,立刻答应了,“这本来就有些复杂,我教你一遍肯定就会了!”

  适当的鼓励会让人更加自信,从而更加开朗阳光!

  她站在谢简清前面,因为比他矮不少,系起来倒是还挺方便的,三两下就好了。

  谢简清低头,看着完全缩在自己怀里的人,薄唇一勾,虚虚地抬手圈着她,突然有些惊吓到的声音:“师尊,有耗子!”

  低沉的嗓音,带了一抹惊吓,气息刚好吹到耳畔,有些痒痒的。

  她一个失手,还没放开的束腰猛地一拉,就听到头顶传来的闷哼声。

  紧接着,一个扭头,视线敏锐地四处一扫:“在哪里?!”

  定睛一看,果然在不远处的地上看到了正在逃窜,想往他们这边来的老鼠。

  当即,一个大踏步跨过去,身手敏捷地拿出手帕,捂住老鼠的头避免被咬伤,将它抓到了手上。

  “别怕,我抓到它啦。”

  白楚汐抬头,脸上笑意盈盈,还贴心地将手拿开了一点,安抚谢简清。

  “师尊,你不是应该怕它吗?”

  抬眼,谢简清的声音幽幽的,隐约有些咬牙切齿。

  白楚汐动作一僵,看着自己手里捏着的,正在挣扎的老鼠,干笑了两声。

  她的声音毫无灵魂,“哈哈,哇……我好怕……呀?”

  望着头上越来越黑的脸,白楚汐声音越来越弱,心里留下两行泪。

  她不就是担心他怕吗,这也能出错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