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病娇孽徒每天都想欺师犯上 第81章 出发

小说:穿书后,病娇孽徒每天都想欺师犯上 作者:贰一陆 更新时间:2022-09-23 03:1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想象中的画面没有出现,白楚汐有些惊讶,微微睁大了眼。

  目光相对,看到他那双依旧清澈的双眼里,有些复杂的神色时,白楚汐忽然心里一阵触动。

  不知是否是血缘这种神奇的关系,她似乎能透过他的眼神,感受到父亲对于女儿的关心。

  眼前突然有些发热,白楚汐略一垂眸,卷长的睫毛遮住了眼里的情绪。

  她咬了咬唇,开口声音有些晃动:“是女儿不孝,让父亲担心了。”

  短短两句话,带着父女二人了然于心的关心,似乎在这一瞬间,这么多年两人之间的隔阂,全都烟消云散了。

  白宗礼叹了口气,让白楚汐坐了下来。

  看着她,眉心微蹙,担忧地问道:“昨天,我已经问过修淼了,你这样子,也不是回事啊。”

  白楚汐没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仅仅一天,突如其来的意外就打破了她的幻想。

  半晌,白宗礼喝了口茶,看了坐在自己面前的女儿一眼,似乎有些难以开口的样子。

  “咳,那你现在,有没有心仪之人?”

  他问得小心翼翼,神色间又有些尴尬,隐晦地将他心中所想告诉了白楚汐。

  若是她母亲在世,这个问题,原本可以是她们母女之间的闺房话。

  想到这里,白宗礼的目光又黯淡了几分。

  白楚汐顿时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这是在问她,有没有想过,找一位如意郎君结婚,像自己父母一样,从此解决这件事的想法。

  但她该怎么告诉自己父亲,她作为灵修,炉鼎体质更是顶级,如果出现了钥匙在她身边,那和别的人结婚,可能对她来说是个挺大的挑战。

  毕竟,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可她无论如何也不敢招惹谢简清啊!

  于是,只好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暂时,没找到。”

  看到他有些失望的眼神,白楚汐连忙补救道:“不过父亲不用担心,我们要找的人已经有消息了,事不宜迟,打算过两天就出发去寻她了!”

  听到这里,白宗礼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那就好,你二哥要跟你一起的话,别拒绝他,我也放心。”

  “嗯,我们也正有此打算。”

  她本来打算自己一个人去的,这次炉鼎大开来势汹汹,她是真怕万一到时候临门一脚。

  这体质再来一下,她可能人找不到就算了,自己还搭进去了。

  那她到时候,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白宗礼再次抬眸看了她一眼,想到昨天解救她的人,有些话憋在心中,不止一两日了。

  “你那个徒弟,好生对待他,但是,千万不要和他发生什么,我就这一个愿望,能答应父亲吗?”

  他的眼神带着恳切,在父女两人刚刚冰释前嫌的气氛下,怎么都拒绝不了。

  白楚汐顿了一下,点了点头,想到自己的初衷,神色变得坚定了一点。

  “好,女儿记住了。”

  白宗礼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也没留着她,让她先回去了。

  直到眼前的人走了,他才抬头看了看,想到过几日他们就走了,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白楚汐回到院子,见谢简清和白修淼还坐在这里,有些疑惑。

  “不进去坐吗?这茶都吹凉了。”

  这天气人吹着还不太冷,但这热茶可是有些浪费了。

  白修淼抬头看了看她,脸上还是那副温润模样。

  可白楚汐却感觉,他看着怎么有些不高兴?

  再一看谢简清,好家伙,头上的情绪色竟然有往橙色靠近的趋势。

  和她二哥待在一起,就这

  么开心?

  他不是一向不喜欢陌生人吗?

  白楚汐眼神古怪地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扫视,越看越觉得白修淼的笑容瘆得慌。

  她神色变得有些诡异。

  总觉得,在她过去的时间里,他俩之间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见她没事人一样回来了,也不打算在这里多停留,站起来问她:“怎么样,有什么打算吗?”

  他知道父亲对她嘴硬心软,想来两人也应该和好如初,用不着他去担心了。

  白楚汐点了点头,“嗯,之前我们说的计划,可以提前了,就麻烦二哥准备一下了。”

  她这意思,就是让他一起了。

  白修淼勾唇笑了笑,“都是一家人,还跟二哥客气什么,那你就等着吧,两日后,我们准时出发。”

  说完,他视线扫了谢简清一眼,对白楚汐笑了笑,转身回去了。

  谢简清一直坐在凳子上,面上从容淡定地听着他们兄妹二人的对话。

  可只有他知道,听到她说两人之间的计划时,心底那股泛酸的滋味,仿佛肆意生长的藤蔓,死死缠绕在他的心间。

  谢简清敛下眼睑,名为嫉妒的情绪在他心中生根发芽。

  他们何时商量的?果然,师尊永远不会想到要依靠他。

  他在师尊心中,还远不算一个可靠的男人。

  谢简清掀了掀眼皮,目光灼灼地盯着面前的人,看来,他或许需要更加主动一些了。

  走到白楚汐眼前,谢简清垂眸,目光专注地看着她,眉梢是温和的笑意,问她:“师尊,我们要走了吗?”

  听到他的提问,白楚汐这才想起来,谢简清似乎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过来找白修淼,是为了什么。

  见他眉眼间有些好奇,只好点了点头,“我要去找一个人。”

  顿了一下,她试探着问:“要不,你就在这里等我?很快就回来的。”

  她还是不想让谢简清掺和进来,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有可能又会让他重新进入原文剧情线。

  “师尊去哪儿,徒儿就去哪儿。”

  果然,他还是会拒绝,白楚汐也早就知道,不过是试一下。

  不过,谢简清追问了一下,“师尊是要去找谁?”

  白楚汐心里有些纠结,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他,只是轻拍他的手臂,故作神秘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说完,就转身回去和铃儿一起收拾行李了。

  留在原地的谢简清顿了一下,转身望着她的方向,薄唇轻抿,捏了捏手指。

  那双漆黑的瞳眸,也垂了下来。

  ……

  白修淼办事利落,两天之后,他们一行人准时到了码头。

  看到这艘气派的大型轮渡时,白楚汐没出息地瞪着眼,张大了嘴。

  她知道白修淼有钱,没想到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简直就是土豪了吧!

  船上已经有近二十人准备就绪了,码头上还站着一行人,正在等着接他们。

  白修淼带了很多人,有专门照顾他们生活的,还有自己出门时贴身保镖之类的,应有尽有。

  看得白楚汐不得不感慨,他不愧是每年固定消失一次的人,就是专业!

  反观自己,若不是谢简清执意要跟着,就只剩下她和铃儿两人了。

  突然就有些寒酸了怎么回事?

  见她发愣,白修淼向她招手,“小妹,你们先上去。”

  白楚汐这才回过神来,带着两人上船了。

  随后,白修淼一行人也走了上来。

  扬帆起航,河边的晨风吹来,西溪镇的生活,也要暂时告一段落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