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白楚汐说的话,黎玥脸色变得难看了一点,扭过头不看她,说道:“我不需要你救。”

  白楚汐早就猜到她会这么说了,哼笑一声,威胁道:“是吗?如果不需要的话,那我现在就将你扔到水里。”

  她蹲下了身来,纤细的手指像刚才拎她过来那样,放到了她腰间的绳子上,幽幽地说:“真的不需要吗?我数三下,不回答的话,我就真的扔了。”

  她手上用了一点力,黎玥被绳子挤压到闷哼了一声。

  这认真的程度,丝毫不会让人怀疑她说的话的真实性。

  黎玥脸色更加难看了,她咬着牙,看着站在白楚汐身后看戏,一直不说话的几个人,满腹火气不敢发出来,差点憋死自己。

  “三,二……”

  白楚汐慢悠悠的数数声传来,在最后一秒时,她看着黎玥挑了挑眉。

  就在她即将数到一,唇形刚刚张开时,黎玥终于开口了。

  她有些急了,又挨不住脸色,声音有些含糊:“别把我扔下去——”

  白楚汐故作疑惑地看着她,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没听到。”

  黎玥知道她是故意的,求生欲望让她忍着,深吸了一口气,脸色难看地重复道:“我说,不要把我扔下去。”

  这两句话说完,她感觉自己仿佛被当面扒皮了一样,脸面全无。

  尤其是,还被她当着白修淼和谢简清的面,故意这样对待自己!

  看着在她身后一不发,皆是宠溺地看着白楚汐的两个男人,黎玥心中那股酸妒之情,又冒了出来。

  等她顺利靠岸了,回到了自己家,父亲母亲定会帮她出气!

  到时候,看这个女人还敢怎么欺负她!.c0m

  白楚汐不知道她心中还有这么天真的想法,眼下,小小地报复满足了,起身让铃儿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了。

  那边画舫上的其他船夫,早就抱着值钱的东西跳到水里,不知所踪了。

  撞上巨石的一瞬间,画舫就解体垮塌了,沉入水里再也看不见。

  巨大的声音让黎玥瑟缩了一下,有些后怕。

  白修淼和谢简清两人不为所动,他们见到黎玥后,表情就没有好过。

  前者脸上的笑意一点都没了,压根不想看她,谢简清倒好,直接赤裸裸地向她展示了厌恶之色,眉心紧蹙,压着唇角。

  这船上,没一个人是欢迎黎玥的,虽然亲眼看见她遭遇船难,有些不忍,但真的让她上船,也并没有多待见。

  白楚汐当然不可能不知道大家的想法,事实上,她自己到现在也并没有原谅黎玥的所作所为。

  救她上来,当然是另有所图。

  不过她承认,她自诩三好青年,人命关天之时,她有些过不了心里这关。

  毕竟,在她心里,人命确实没有这么贱,可以随时因为恩怨情仇大开杀戒。

  但救了黎玥,她可不会让她这么轻易地享受,至少,要让自己的付出得到相应的回报才行。

  甚至说,让她顺便把之前犯下的错赎一下,既然她想要自己的小命,那多做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看着白修淼和谢简清不太好看的脸色,白楚汐还是先和他们解释了一下。

  “你们放心,她不敢再来招惹你们的,我保证,这段时间我会看着她,不让她出现在你们面前。”

  她这番话完全

  没有避讳黎玥,说完直接转身,叉着腰俯视地上的黎玥,忽然展颜笑了一下。

  “要想上船可没这么简单,先去把你自己收拾干净,不要乱跑,否则,那些鱼儿现在可是很饿的。”

  黎玥打了个趔趄,站了起来,浑身狼狈。

  她身上被水彻底浇了个遍,刚才有绳子缠着全身,一点都看不出来。

  此时绳子一解,衣衫贴身头发杂乱,看着实在是和一个大小姐的形象出入太大。

  黎玥看着白楚汐,一脸愤愤,跟着铃儿进去船舱了。

  待她走后,白修淼才叹了口气开口:“小妹,你太心软了。”

  谢简清没有说话,不过看着她的黑眸也有些沉。

  白楚汐连忙收起刚才在黎玥面前的姿态,和他们解释了自己的想法。

  “——所以,这么一来,也算是永绝后患了,我不信她能坚持下来,等下了船,她这辈子应该都不想再见到你们了。”

  她隐去了自己有一瞬间的心软,把她的那些计划都告诉了他们两个。

  果然,等她说完后,白修淼神色舒展了很多,表情也不再那么冷了。

  他轻笑了一声,看向白楚汐,“我就说,你点子多,也记仇得紧,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

  在他还没回来的那段时间,黎玥招惹她比招惹自己还多。

  白楚汐听到他说的话,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不敢告诉他,自己只是单纯的看不惯,点子一点都不多。

  “行吧,那她的事就交给你了。”

  白楚汐点了点头,等他走了之后,连忙走到谢简清面前,仔细地观察了一下他此刻的情绪。

  这是她难得将自己的想法凌驾于谢简清之上的一个举动,做的时候想得挺好,也挺勇的。

  但过了那一阵冲动后,还是有些担心,生怕他非常不满。

  不过好在,他看着其实也还好,虽然多多少少能看出不是很愿意的样子。

  为了照顾到他的情绪,白楚汐眼珠转了转,笑了哄了他一下,“我不让她看见你,放到我眼皮子底下,其实更安全,对不对?”

  谢简清没有反应,抿着唇不说话,黑眸有些沉沉的。

  师尊她,果然还是心软了。

  那个女人,凭什么能和师尊一直待在一起?

  她之前做了什么,他可以忽略,但是,唯独单独和师尊相处,这件事不行。

  白楚汐绞尽脑汁想了想,忽然福至心灵道:“我让厨子今晚给你做好吃的!”

  船上物资没有家里丰富,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已经很奢侈了,专门给他做一顿好吃的,对白楚汐来说,简直是巨大的福利!

  谢简清:“……”

  “你想吃什么,要是不嫌弃师尊的厨艺,我去给你做也行!”

  她眼睛亮晶晶的,心里默念,她这是在哄孩子,一定要耐心,让他感受到自己的真诚。

  看着她不厌其烦的样子,谢简清终于动了,半晌,低声回答:“徒儿不吃。”

  白楚汐:玩球了……

  她正感叹着,却见谢简清像刚才晕船那样,靠了过来,俯身埋在自己肩上。

  小声道:“师尊对她太好了。”

  好到,他有些嫉妒,想偷偷将她扔下去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