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玥惊魂未定,满脑子都还是刚才看到的那双鱼眼,大气都不敢出。

  终于脱离了危险距离,她低头定睛一看,刚才拉她上来的人,是白楚汐。

  看到她站在甲板上,微微一笑的表情,黎玥才回过神来,理清了自己的处境。

  她竟然被白楚汐抛到了船帆之上,什么支撑也没有,整个人都是悬空的!

  底下的水面黑黢黢的,夜晚的甲板上带了一点水汽,这种丝毫没有安全感的高度,让黎玥仿佛被掐住了脖子,连一丝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生怕一点动静,自己就要掉落下去。

  “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下去!”

  半晌,她终于抖着声音,声若蚊蝇,叫了出来。

  她只是学了点皮毛功夫,怎么可能跟白楚汐这种灵修比啊!

  到底是哪个蠢人告诉的她,白楚汐在外不会随便对人乱用灵力的!

  若是此时白楚汐能听到她心里的声音,一定会大笑两声,非常欠打地耸耸肩,以示无辜。

  她只是遵守灵山的规矩,不喜欢对普通人用灵力,这里都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了,对象还是屡屡惹祸的她,怎么可能干瞪眼。

  这种情况下,那不是不用白不用吗?

  白楚汐背靠在围栏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并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

  而是仔细数落了一下,她今天都有哪些活没干。

  挨个数完后,恍然大悟,看着她做出一副惊讶表情,“所以说,你是啥也没干啊?”

  “别人讨口饭吃还要道声谢呢,你倒好,还要背地里骂一句是吧?”

  看着黎玥明显变了的脸色,白楚汐轻笑了一声。

  这种纠结折磨人,细水长流式的拷打,应该是黎玥这种性格最讨厌的方法了吧?

  就算她什么也不做,对他们也造成不了任何影响,除非她搞什么破坏。

  但是,这里已经不是西溪镇了,就算再借她十个胆子,白楚汐也敢保证,她不敢这样做。

  看她吊在空中担惊受怕的表情,虽然不太道德,但不得不说,确实挺解压的。

  白楚汐声音懒懒的,和夜里安静的氛围十分搭,但听在黎玥耳朵里,那就是故意折磨她!

  她没多说一句话,自己就要在空中多吊一段时间,高处不胜寒,又冷又恐高,腿都麻软了!

  “我今天又累又困,不能等明天再开始?”

  即使声音在发抖,也要用最牛的语气,说最怂的话。

  黎玥看到她那张脸,现在已经有些恐惧了,心里对铃儿更加怨愤了。

  居然连她骂人的话也要告诉自己主子!

  要不是为了调教好她,白楚汐才不会深更半夜出来,此刻神情有些懒倦,平时的耐心也消磨了大半。新笔趣阁

  她的手放在栏杆上,撑着侧脸,摇了摇头,“不能,因为你没做,好多东西都搁置了,别的倒也还好,后厨可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了。”

  “所以,”她纤长的手指一点,半空中的黎玥忽然快速降落,“今天晚上你还是别睡了,先把没做完的加班处理了吧。”

  她这里可不是能摸鱼的公司,而是黑心劳动力贩子,只劳不获的那种!

  落地的黎玥感觉自己浑身好像不受控制一般,双腿捣腾着往前走。

  这种陌生的感觉终于让她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惧,刚才那些心里的怨念一时间烟消云散,只担心自己接下来的归宿。

  见她害怕了,白楚汐满意了,这才是她想要的效果嘛。

  只要乖乖听话,交给她的事情好好做完,等他们到了终点,想去哪就去哪,她才懒得管。

  别去打扰到谢简清和她二哥,就算要和她对线,白楚汐也是不介意的。

  正好她无聊,还能给她添

  点乐子。

  临走前,她想到了什么,忽然转身,幽幽地对黎玥说:“忘了告诉你,我就算没看着,也能知道你在干嘛,所以,千万不要欺负铃儿哦~”

  “你的一一行,包括你现在在想些什么,我都一清二楚,哪天惹我不高兴了,你也知道我在外面的称号吧?”

  妖女祸害,不得安生。

  黎玥脸色瞬间铁青,白楚汐心满意足地回房了。

  她当然是骗人了,要是真这么神,还需要每天揣测谢简清的情绪色?

  夜幕下,只留下黎玥独自一人,被幻术控制,像只勤劳的小蜜蜂,辛勤劳作的场景。

  翌日,风轻云淡,阳光正好。

  白楚汐醒来,刚走出房间,就看到了站在过道对面,形容枯槁,乌漆抹黑的人。

  她的意识还未完全清醒,看到对方一动不动,睁着一双大眼睛,黑溜溜地盯着她,吓得当场把门重新关上了。

  拍了拍胸口,平复了一下心情,使劲眨了眨眼睛清醒了一下,才重新走了出来。

  “黎玥?你站这里干嘛?”

  黎玥声音已经完全没了之前的高傲,只动了动眼珠,“你说的我已经全部做好了,可以休息了吧?”

  她花了一整晚,才非常生疏地将这些从未做过的事,全都体会了个遍。

  从一开始的悲愤,到中间的委屈,再到最后的麻木,此刻已经完全提不起复仇的兴趣了,只想倒地睡觉。

  白楚汐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见她身上一身灰,实在有些好奇。

  “你这是往灶台里钻了一圈啊?”

  听到她的问话,黎玥动了,似乎是终于找回了一部分情绪,怨念十足地狠狠说道:“不是你控制的我,让我把后厨都擦了个遍吗?”

  她从小到大,连厨房都没有进过,居然给他们擦锅灰!

  “啊这,有这回事吗?”

  白楚汐挠了挠头,有些忘记了,她回来就眯眼睡了,大概是灵力没控制好吧。

  “我都做完了,可以去睡觉了吧?”黎玥现在只想一睡不起。

  然而白楚汐朝她眨了眨眼睛,狠心拒绝了。

  “不行哦,本来以为你最多一两个时辰就可以做好,谁知道这么不熟练,今天的任务又要开始了,只能小憩一会了。”

  她耸了耸肩,靠在门框上,一脸无辜的样子。

  然而就是这幅人畜无害的模样,让黎玥想到了昨晚的场景,看着她的眼神仿佛看着鬼魅。

  果然她不是什么好人!就知道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浑身又累又困,还有干了之后的汗水,黏糊糊的,让她又恶心又难受。

  想到待会只能休憩一下,这一次,黎玥是真的有些后悔,当初去惹她了。

  转身擦肩而过,黎玥狠狠地瞪了白楚汐一眼。

  白楚汐毫不在意,只不过,在她转身踏出过道时,对她的背影喊了一句。

  “对了,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下次记住哈,不然又要加时间了哦~”

  黎玥的背影僵硬了一瞬,双手攥紧拳,大步离开了。

  白楚汐幸灾乐祸地笑了一声,脸上的笑容还未收回去,旁边的门就打开了。

  谢简清走了出来,一头青丝有些随意地拢着,薄唇勾起一抹弧度,眼梢带着柔意。

  见他出来,白楚汐立马邀功,“我处理得还可以吧?”

  这次应该没让他觉得有任何不满了吧?

  谢简清点了点头,黑眸专注地盯着她,刚起床的嗓音有些低哑。

  “嗯,师尊做得很好。”

  这个女人,看来是对他没有威胁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