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得到谢简清的夸奖,这满足感简直绝了!

  一大早起床就有这等好事,白楚汐自然心情也格外好。

  不过她和黎玥的这番对话,把旁边的白修淼也吵醒了。

  这个点本来还早,但平时差不多也该他起床,于是听到声响后,白修淼直接换上衣服出来了。

  一推开门,就看到这师徒二人相视而笑的画面。

  尤其谢简清看着还是刚起床,衣衫发丝都有些随意披散的样子。

  除了他小妹,这放在哪个姑娘家面前,还能一点都不害羞的?!

  虽说谢简清是看着长大的徒弟,但现在比他都还高了,早就不是当初那个瘦弱的小少年了。

  然而自家小妹似乎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还看着他笑眼弯弯,唇角上扬,完全没有任何避讳。

  白修淼:……

  罢了,这事似乎,也轮不到他来指点。

  白楚汐回头,又看到白修淼脸上的这种复杂神色,有些疑惑:“二哥,怎么了吗?”

  白修淼淡淡一笑,摇了摇头,“没什么,收拾一下,过来吃早点吧。”

  他这句话是对谢简清说的,是为了提醒他,让他自己好歹注意一点。

  谁知道对方连个眼神都没给他,只眼梢扫过,长睫垂下,敛去了所有神色。

  等到白修淼略带无语地走后,谢简清才重新抬眸。

  他眼尾柔和,轻声对白楚汐说:“师尊稍等片刻。”

  接着才回去换衣服了。

  白楚汐没注意到这两人间的气氛,听到他想和自己一起走,正乐着呢。

  她有些欣慰,谢简清如今对她完全不似最初,已经有了信任感了。

  想来,她的感化之路虽然崎岖,但也好歹有了成效,而且效果很好!

  照这样下去,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就能放心地看着谢简清过他自己的生活了。

  不再被深仇大恨裹挟,也没有那么多挫折经历,最后也不会被天道所斩。

  他想过什么样的生活都可以,遇见喜欢的人也能有个好归宿了。

  这样,她也能放心了。

  思绪间,谢简清推开房门走了出来,换上了一身难得一见的淡色长袍。

  白楚汐惊艳地睁大了眼睛,脑子里的杂乱思绪都被挤了出来。

  这是她当初在西溪镇给他买的,结果一次都没穿过,她都快忘记了。

  果然她的眼光很好!

  这一身冰雪蓝染色极好,纯粹而剔透,与他自身清冷的气质极为相称!

  棱角分明的俊美脸颊如同神祇,薄唇一勾,冰雪消融,春风拂面。

  “你把这身带来了啊。”白楚汐声音有些欣喜。

  一开始见他不穿,还以为只是为了敷衍自己,其实不太喜欢呢。

  看着她眼里毫不掩饰的惊艳,谢简清唇角的笑意更深了,点了点头,“嗯,师尊送的,徒儿很喜欢。”

  能看到她这种表情,目光只放在自己身上,那这就是最好的效果。

  白楚汐听到他说的话,情绪被极大地安抚到了,满意地望着他。

  “我就说你穿这种颜色肯定更好看,等以后再给你买!”

  平时就连最简单的黑色,都能这么吸引人,多穿这种明亮精致的衣服,不得迷倒一大片啊?

  说不定还能从中收获一段佳缘呢!

  白楚汐心里想得美滋滋,和他一起去白修淼那边了。

  等吃完早点,白楚汐才又回到了船舱,来到了黎玥这里。

  自从昨晚铃儿和她说了之后,她的神识就一直有意无意放在了黎玥身上。

  果然,自早晨自己说完后,她就不敢再像昨天那样放肆了。

  看得出来,她确实挺困,闭眼睡得格外安稳。

  白楚汐也没太过分,没有叫醒她,而是脚步轻悄坐在她旁边。

  她

  从来没觉得,看别人睡觉是这么好玩的一件事,一想到待会的事,她心里就有些小小的兴奋。

  那种偶尔的恶作剧因子一旦滋生,实在有些让人上头。

  于是,黎玥睡醒后,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笑意盈盈蹲在她旁边,托着下巴一脸探究之色的白楚汐。

  她当即被吓得一抖,仿佛看到了什么鬼魅一般,睁大了双眼,花容失色。

  刚刚睡醒的脸颊还是红扑扑的,来不及擦眼睛,睡意顿时就清醒了。

  见她这副表情,白楚汐有些惊讶,站了起来后退了半步。

  “吓到你了?”她举了举手,有些无辜,“这次真不是故意的。”

  她就是觉得,黎玥果然还是不说话,安静的时候最好看,刚蹲下来好奇地看了一眼,没想到这么巧,她就睁开眼了。

  一时清醒,黎玥立马扶着身后的墙站了起来,有些敌意地看着白楚汐。

  她的声音还带着刚睡醒时的沙哑,狠狠道:“又有什么事?”

  这一整晚的折磨,她已经没什么心思了,连话都不想说,只想尽快靠岸,回到家里。

  想到早晨白楚汐说的话,黎玥表情变了变,“我只睡了一会。”

  所以应该不会给她加时间吧?

  看她浑身警惕的模样,白楚汐控制住嘴角的笑,配合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没别的事,就是来告诉你,待会要去做什么。”

  啧,果然她还是安静睡觉时,看着最顺眼。

  黎玥一听自己的任务又来了,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难看了许多。

  白楚汐推开门,带着她往外走,语气轻松安抚道:“放心,这次可比昨晚轻松多了,我自己都还挺喜欢的。”

  黎玥半信半疑,跟着她一路走,然后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昨晚的记忆铺面而来,黎玥脸色瞬间变得铁青,瞪着白楚汐。

  厨房重地,这叫轻松???

  昨晚她差点手上的皮都掉一遍!

  刚刚吃完早点,厨房还有几个人,见到白楚汐纷纷和她打招呼,收拾好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路过黎玥时,全都不约而同无视了,仿佛将她当做透明人一样。

  这种当面排挤的感觉并不好受,但黎玥并不在乎这些人喜不喜欢她。m..

  在她心里,毕竟都是些下人罢了。

  不过,当着白楚汐的面,她只觉得自己颜面尽失。

  白楚汐把她带了进来,这艘船不愧是白修淼最喜欢的,就连厨房的位置都非常好。

  最船尾最末端的地方,如果有阳光,这里将会是两端最明亮的地点。

  旁边有专门储存食物的屋子,食材还算丰富,关键是和家里这些都有些不同,看起来很特别。

  白楚汐第一眼见到时,就喜欢上了。

  她拍了拍干净的灶台,勾唇一笑,对黎玥说:“今天,你就好好学一学做饭。”

  白楚汐笑得格外灿烂,“我会在旁边监工的,千万不要浪费粮食。”

  “明晚之前,应该能吃到你做的美食吧?”

  听到她说的话,黎玥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让她做饭?她从小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连菜都认不全,让她怎么做?!

  白楚汐当然也考虑到了,非常“贴心”地和她说:“放心,我们还要吃饭呢,肯定会有老师傅在的,跟着他学就行了。”

  她话音刚落,门口就来了一个人,白楚汐对他挥了挥手,“黎玥,这位就是你这两天的师父,好好跟着学一学。”

  黎玥回头一看,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门口的中年男人身材魁梧,肌肉发达,沉着脸不苟笑。

  视线一斜,扫向她的目光不带一丝温度,手上拿着的菜刀在阳光下闪着精光。

  不说他是后厨之人,还以为这是从哪个屠宰场出来的!

  黎玥顿觉两股战战,扶着灶台,心里发凉。

  白楚汐这是要她小命!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