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楚汐睡得正香甜,听到这个声音立刻睁开了眼睛。

  翻身下床的时候,船还在不停摇晃,晃得她都有些头晕了。

  白楚汐立刻想到了旁边的谢简清,他本来就晕船,这么一晃,估计难受得紧。

  连忙套上鞋子外套,跑到他的房门外。

  谢简清和白修淼都同时推门出来了,船上的其他人也全都被这巨大的声响吓醒了。

  深夜的渡船,被这未知的轰鸣叫醒了。

  白修淼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只虚虚地套在外面,大步流星往外走,和已经过来了的手下交代事情,神情严肃。

  白楚汐和谢简清并排着,一边走一边担忧地问他:“简清,你没事吧?”

  谢简清暗自捏着手,额角有些冷汗,藏匿在鬓发下,头晕像一根针扎在他的神经。

  他原本难受的厉害,可听到她关切的温柔声音后,奇迹般地舒缓了一些。

  谢简清摇了摇头,嗓音有些低沉,“没事,师尊不用担心。”

  白楚汐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你先在这等着,我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说完不等谢简清反应,就连忙跑了出去。

  甲板之上,白修淼正在和他的手下,观测着不远处的那艘船。

  刚才打在他们船上的东西,正是从那里传来的。

  “二哥,什么情况?”白楚汐上前询问。

  白修淼摇了摇头,眉梢轻蹙,“对方不是商船,是一艘普通的民船,暂时不知道对方的来意。”

  “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白楚汐问道。

  她不太懂这其中的玄机,但这个时间点造成这样的困扰,怎么看都来者不善。

  白修淼给她解释道:“如若是商船,那倒也还好说,我在外这么多年,时不时会碰到有些人会用这种阴招。”

  目的不外乎打击他们船上的货物罢了,本质上就是同行的恶意竞争。

  “但如果是民船,那很有可能代表着,对面是私人恩怨。”白修淼转头,盯着白楚汐,“有人雇他们来寻仇的。”

  听到这,白楚汐整个人一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然而不等她开口,一旁的手下惊呼了一声。

  “二少小姐快躲开!又来了!”

  白楚汐猛地抬头,看到了对面破风而来,呼啸着的如炮弹一般的东西,速度之快,眼看着立马就要砸到船体上。

  有船员焦头烂额,大声喊道:“这下击中,我们的船必会漏水的!”

  “快!赶紧右旋!务必躲开这次攻击!”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船体太大,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躲开的。

  周围的风声都似乎变了方向,白楚汐脚尖轻点,踏上船板直接调动体内的灵力,往对面呼啸而来的方向飞了过去。

  “兮兮!”白修淼没想到她会突然出去,伸了伸手想要抓住她。

  然而手却抓了个空,就在他蹙眉担忧地往外看时,身后又一道身影飞了出去。

  他定睛一看,是谢简清。

  两人一青一蓝,只见夜幕中,两道不同颜色的光亮闪过,刚才还如流星般的东西,瞬间变了方向,直追云霄。

  “咚——”

  一声沉闷的声响,水面翻腾着巨大的水花,一波接一波,让渡船不断晃荡着,水浪砸进了甲板之上,打湿了众人的衣服。

  白修淼也顾不得身上的水,接过铃儿递来的帕子擦了擦后,目光直直地看向两人的方向。

  半空中,白楚汐看到谢简清也跟了过来,简短地问了他一句:“你没事了吧?”

  谢简清点了点头,“无碍,徒儿先去看看,师尊稍等。”

  话音落下,谢简清就朝着对面那艘民船俯身探了过去,一道冰蓝色划过夜空,随后不动如风,如玉竹般脚尖点地,静立在了对方的船上。

  白楚汐紧随其后,却发现船上众人与她所想的并不相同。

  见他们两人挡住了攻击,飞行而来,丝毫没有任何惊讶,并且毫不掩饰眼中的恶意,快速聚集成排,挡在了他们面前。

  接着,一道道灵力连接在了一起,刚才身上穿着的黑袍全都脱落,露出了里面的锦衣。

  见到这个架势,白楚汐眯了眯眼,原来竟然是灵修?

  难怪对他们一点都没有忌惮。

  谢简清清冷的俊容沉了下来,黑眸泛起一道阴郁的戾气,想要直接动手,却被白楚汐抬手拦住了。

  她小幅度地摇了摇头,然后上前一步,挑眉问道:“几位什么来头,可否告知一二?”

  对方却不愿多嘴的样子,只凶了一声:“为民除害,铲除妖女罢了!”

  白楚汐乐了,轻笑了一声,竟是为了她而来?

  她原先仇家多是没错,但自从她改变了剧情,与合欢宗断了关系,再归入灵山,几乎再也没有这方面的孽缘了。

  原文中她做的那些孽,她压根都没有经历!

  更别提对她有深仇大恨到追到这里来的人了。

  白楚汐不想让谢简清动手,侧身对他说:“这点小事,师尊自己来。”

  她毫不避讳这些人,淡然自若地对他说,仿佛他们只是蝼蚁。

  这态度,成功激怒了对面的人,手上的灵力再也不等,直接全都向她袭来!

  白楚汐淡定抬手,本想用灵力划出一道屏障,谁知刚抬手,谢简清就从她身旁走了出去。

  他完全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十成的灵力全都调了出来。

  只见右手一挥,刚才还站成一排,目露狠意的众人,全都被冲散,一道巨大的冲击波在面前释放,黑雾弥散,霞光破阵。

  那一瞬间,漆黑的夜幕仿佛被月光点亮,灵力所致的光撕开了扑在天空的黑布。

  转瞬,又恢复了黢黑,眼前强光闪过,一时间竟看不清四周的景色。

  白楚汐张了张嘴,愣了一下。

  她就是想教训一下,让他们带个话什么的,没想到谢简清下手这么重。新笔趣阁

  果然不愧是反派,在他面前可太能吸引仇恨了……

  不过,不用她出手也好,这船已经快四分五裂了,刚才被击中的地方,已经开始有水柱涌入。

  一群人倒地不起,哀声一片,白楚汐警告了一句:“回去告诉他,有本事就别让我们找到,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她就拉着谢简清回去了。

  落地一瞬间,白修淼和铃儿就迎了上来,两人左看看右看看,见他们没事松了一口气。

  “看清对面什么人了吗?”白修淼问。

  他也没想到,对面竟是和她一样,有修为的人,看来应该不是来找他的。

  白楚汐点了点头,这些人长什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指使他们来的幕后之人。

  “他们只是被派来的杂灵修,而且说是冲着我来的。”

  他们说是为了铲除妖女,且不说她已经将近两年没有出现在灵修界了。

  这些人,到底是从哪儿得知她的行踪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