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病娇孽徒每天都想欺师犯上 第90章 靠岸

小说:穿书后,病娇孽徒每天都想欺师犯上 作者:贰一陆 更新时间:2022-09-23 03:1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们出发的这条路,如若不是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偷偷接近。

  在这种情况下,还扬是要对她下手,怎么看都是在迷惑他们。

  “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带走黎姨的人派来的。”

  白楚汐转头说道:“二哥,我们的行动暴露了,黎姨现在很有可能已经不在那里了。”

  滤清思绪后,白修淼温润的眼中有些讶然。

  “是我大意了,原以为他们已经够谨慎了。”

  白楚汐摇了摇头,在灵修面前,不管手段再隐蔽,只要对方小心候着,也能用灵力探查到。

  只能说,暗处里的那些人,守得很谨慎。

  角落里,惊讶的人不止白修淼一个,还有一直躲在旁边的另一个人。

  黎玥掀开帘子,从船舱里走了出来,直直地往白楚汐走过去,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盛满了不可思议。

  “你刚才说什么?我姑姑被人抓走了?”

  她睁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的样子,伸手想抓着白楚汐的衣领。

  不过在碰到之前,就被谢简清直接抬手推开了。

  白楚汐蹙了蹙眉,反问她:“你的姑姑,你不知道?”

  黎玥原来不知道这个消息?难怪她在西溪镇待那么久。

  白楚汐看向白修淼,却见他也有些诧异。

  “在我回来之前,黎姨就失踪不见了,我原以为你是知道的。”

  黎玥这时才终于回过神来,掩面慌乱,眸子红了,盈着水珠。

  她也不管谢简清推开她了,抓着白楚汐的手问她:“你说你知道是谁带走了我姑姑?到底是谁!”

  白楚汐使了点劲,才抽出自己的手,简要地回答她:“不知道,不过既然专程派人来阻拦,那就说明暂时应该没事。”

  想到之前,白修淼说过,黎姨是一个药师,而且身怀绝技,想来应该是她手上有什么东西,是他们需要的。

  白修淼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皱着眉对黎玥说道:“他们不想让我们找到人,你姑姑向来不吃硬的,想来应该是这些人没成功,还需要时日。”

  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踪迹,那黎姨的藏身之处,恐怕也早已换了个地方。

  白修淼没有明说出来,大家都懂,但总归是要过去看看的,哪怕是侥幸心理也好。

  一场闹剧搞得大家都心绪不宁,好在船上没有多大的损失,第二次攻击被白楚汐和谢简清两人摆平了。

  白修淼命人整顿了一下,也没让他们继续回去休息了,换班守着夜,一直到了第二天天亮。

  经历了昨晚的事,众人睡得也实在不太踏实,天蒙蒙亮的时候,白楚汐就醒了过来。

  起床的时候,谢简清已经洗漱好了,专门开着门候着她,见她出来,陪着她一起过去吃早饭了。m..

  不过让她有些惊讶的是,黎玥居然献着殷勤,帮厨房的人给他们端早饭过来,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

  她眼下还带着青黑之色,看得出来一夜未眠,知道了昨晚的消息后,整个人也不像之前那样跳脱高傲了。

  白楚汐挑了挑眉,这倒是她没想到的,本以为她这个性格,从小被宠坏了,再加上这个时候还有闲心到西溪镇来找“真爱”,应该是对她姑姑没什么感情的。

  要是早知如此,她早点说就好了,还省得她这么麻烦,亲自出手调教。

  白修淼还在屋内和人商量事,让他们先吃了,白楚汐淡定地吃完了,不用在考虑黎玥的事,她这顿饭吃得也还算舒畅。

  昨晚的事,的确不算什么好消息,但是对她来说,也还算是有一定的把握。

  如果她没算错的话,黎姨是怎样都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虽然暂时不知道幕后之人到底是谁,但只要不是冲着谢简清来的,基本可以确定没有血光之灾。

  至于她为什么这么笃定,也是托了原文的特色。

  作为一本大男主复仇爽文,几乎整本书的视角都是锁定在谢简清身上的,与他无关的任何戏份,基本都是几笔带过。

  而且,作者估计是谢简清后爹,那些最血腥残忍的事件,永远都是放在他身上的。

  无论是前中期他被虐心虐身,还是后期大开杀戒,要么是他出手,要么是别人因他而死,因此激起他的黑化值。

  围绕着他的剧情,总是显得有那么些微血腥,但除此之外,别的剧情,像原主这样的,就属于是中期调剂画风的。

  所以,她才会这么相信,黎姨不会出事。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昨晚的这个举动。

  她不知道黎姨到底有多厉害,可以自己逃脱出来。

  但就看昨晚他们想方设法阻拦的动作,不难猜出,他们还没撬开黎姨的嘴。

  因为担心自己姑姑,黎玥也安静了许多,不敢再造次,还不等她开口,就乖乖自己去跟着铃儿做事了。

  那模样,看得白楚汐感觉自己好像在虐待她似的。

  等他们吃完,白修淼也终于过来了,他坐下长舒了一口气,望了望黎玥的方向。

  “我让他们加大防备了,以后晚上就轮流守夜。”

  万一趁他们不备再来一次,就不一定有这么幸运了。

  白楚汐点了点头,不过她总感觉,对方只是象征性地阻拦一下,并不是真心实意想要让他们出什么事。

  否则,也不会明知船上有她和谢简清在,却只派这些杂灵修来了。

  她没和白修淼说,不想加重他的负担,只自己揣摩着疑惑。

  但好在,之后几天,都风平浪静,这四周除了他们的渡船,再也没见到别的船只出入了。

  又过了两天的时间,航行了将近一周的渡船,终于靠岸了。

  上岸的这天,清风朗日。

  白楚汐抬起头,入目满是如絮的花瓣轻轻飘落,花香四溢。

  耳边传来白修淼的温润声音。

  “到了,这里便是落花坡。”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