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她说的话,黎玥脸上欣喜若狂,难掩激动,拉着她就要往回走。

  白楚汐赶紧收拾好水壶,两人一起回到了院子里。

  见她们脚步匆匆,白修淼知道多半是有什么发现了,连忙问道:“看到什么东西了?”

  白楚汐把水壶递给谢简清,点了点头,接着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们找到了这个。”

  说着,把手里的木牌展示给他们两人看。

  “白凤谷?”白修淼有些惊讶,抬起头来看她。

  白楚汐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这是在那边的井口旁发现的,想来应该是喝水的时候,不小心落下了。”

  没想到被黎玥发现,这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个线索了。

  一旁的谢简清听到这三个字,眼皮一掀,视线如箭扫了过来。

  想到不久前遇到的那个男人,他的黑眸含着冷意,浑身像是化不开的冰,泛着冷气。

  白修淼皱了皱眉,有些疑惑,“白凤谷与黎姨素未谋面,为何会突然将她绑走?”

  这其中的关联,他暂时没想通。

  黎玥也连忙点头,“对,我从没听姑姑说起过这个地方,她不可能和这些人有什么渊源的!”

  她的声音越说越大,听起来有些激动。

  听到这个,白楚汐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看了谢简清一眼。

  这其中的缘由,想必是和她脱不了干系了。

  看着面前两人疑惑又愤怒的表情,白楚汐眼见躲不开,没办法只能和他们解释了一遍。

  “我从灵山回来的路上,偶然遇到过白凤谷的大弟子蔚都,我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果然,一听她这么说,黎玥的视线“嗖”的一下,直直地盯着她。

  白修淼也眼梢一挑,心里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画面。

  偷偷往谢简清旁边挪了挪脚步,白楚汐找了个靠山,继续说道:“他似乎误会了什么,我们有些不愉快,打了一架后就走了。”

  随着她的话语,黎玥那双漂亮的眼睛越来越亮,愤愤地盯着她。

  似乎在心里,已经将自己姑姑的失踪,归结到了白楚汐身上。

  连站在浑身冒冷气的谢简清身边,都能感受到她散发出来的火。

  不过白修淼蹙眉分析了一下,“但这和他带走黎姨有什么关系?”

  这个蔚都也并不知道她是炉鼎体质吧?

  她需要找到黎姨,是因为想要改变这个体质,但这也是在黎姨失踪之后。

  总不可能他是提前知道的吧?

  白楚汐点了点头,无视黎玥无处发泄的怒火,和他们分析了一下。

  “他有一些想要的东西,我没有答应,本来以为应该放弃了,没想到他居然能找到黎姨。”

  白楚汐说着,看向白修淼,因为黎玥在这,她不方便说出来,但眨了眨眼睛,眼神示意。

  白修淼看懂了,微微眯了眯眼睛,也大概知道蔚都想干些什么了。

  一想到他居然还想利用自己妹妹的炉鼎体质,白修淼心里就对这个人产生了不痛快。

  不过黎玥还在生气当中,一听白楚汐的话,当即更加生气了,对着白楚汐一通宣泄。

  “你们到底有什么勾当,让他跑去找我姑姑?!”

  现在人也不见了,她姑姑本来就柔弱,被他们这些人抓走,不知道还会受什么苦!

  她从小就受宠,虽然和姑姑不常接触,但每次见面都会有惊喜,她很喜欢她。

  一想到这里,黎玥对白楚汐心里的怒火,简直把之前的都全部堆积在了一起!

  见她气从中来,有些激进的样子,谢简清眉梢紧皱,稍一抬脚挡在了白楚汐面前。

  垂眸,黑色的瞳孔泛着冰,周身萦绕着一股冷气,薄唇紧抿,看着有些吓人。

  他开口,嗓音低沉淡漠:“滚开。”

  仿佛只要她敢再靠近一步,就将遭受灭顶之灾。

  他的声音中沉着低气压,明显已经有些不快了。

  黎玥仿佛被人掐住了命运的后脖颈,话语哽在了喉咙里,一口气宣泄不出来,脸色都有些发青。

  白楚汐被她这突然的爆发吓一跳,不过转眼就被谢简清挡住了。

  看着眼前宽阔的背影,白楚汐欣慰地点了点头,不愧是她的好徒弟,果然可靠!

  不过,她还是走了出来,对黎玥好好解释了一下:“与我无关,只是蔚都他心术不正,想要用合欢宗的功法进行双修,增进功力。”

  她一双桃花眼正经了几分,水眸盯着她,“这样说,你懂了吗?”

  她不可能把炉鼎的事告诉她,就是黎姨是她的姑姑,本来也没有义务。

  能告诉她这些信息,已经很够意思了。

  听到她的回答,黎玥当即顿了一下,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

  “他、他要找你双修?!”

  说着,白皙的脸颊迅速变红,仿佛白楚汐刚才说了什么不要脸的事一样。

  看她这个反应,白楚汐挑了挑眉,感觉有些好笑。

  当初是谁半夜偷偷摸摸找到她的院子,想勾引谢简清来着?

  又是谁跑了这么大老远,死皮赖脸专程来找她二哥的?

  现在就听到双修两个字,就脸红成这样了?

  白楚汐哼笑了一声,真是有意思。

  黎玥此时脑中迅速思索了一番,看着白楚汐的神色有些古怪。

  她知道她是天赋异禀的灵修,就算后来成了合欢宗的宗主,依旧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合欢宗之所以这么为人所不齿,就是因为宗门功法将男女之事绑定在了一起。

  原本灵修在夏州所有人眼中,是纯净正直的象征,可合欢宗偏要反着来。..

  不仅用双修来增强修为,而且宗门风气不正,刻意勾引其他正派人士。

  白楚汐说她没答应,可从前她做的那些事,几乎是人尽皆知。

  尽管鲜少有人知道她长什么样,可坊间早已流传着她当年的事迹,妖女形象深入人心。

  因此,黎玥虽然听到了她的解释,但因为心里对她的不满与偏见,还是认为姑姑之事与她有关。

  看着她的眼神,不自知地,越来越刻薄,太过专注,连自己也没发现。

  半晌,旁边传来一道冰冷的死亡视线,冻得她都抖了一下。

  转头一看,发现是谢简清,盯着她的视线冷漠得,如同在盯一具死尸。

  那股冰冷的寒意,几乎是从身体内部,瞬间传到四肢百骸。

  黎玥立马有些惊惧地收回了视线,后怕地咽了咽口水。

  摇了摇头,将那些杂念甩出脑海,黎玥再次看了过去,瞥到了白楚汐澄澈干净的眸光。

  如同一汪清泉,不掺任何一丝杂质。

  她抿了抿唇,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抬头,盯着白楚汐开了口。

  “我知道。”她攥了攥手指,深吸了一口气,“他要的东西,我知道在哪。”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