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白楚汐着实有些惊讶。

  也许是她做的这一系列事情,让她对黎玥产生了一些偏见,因此,对于她知道双修之事,总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不只是她,白修淼也略微睁大了眼,放下手中的折扇,轻蹙眉梢。

  他问道:“你可知我们在说什么?”

  黎玥点了点头,见他们不太相信,主动道出了其中原委。

  “我、我其实也是偷看到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小小地瑟缩了一下。

  白楚汐嘴角一抽,好家伙,她就说黎姨应该不可能把这个东西给她看的。

  黎玥接着说道:“小时候姑姑经常来我家,每次都会带很多漂亮新奇的物件,所以我很喜欢她。”

  她坐在凳子上,继续道:“是有一次姑姑要回去,我哭着非要跟她一起,第一次去了她家,然后调皮,趁她和人说话时,偷偷跑到房间里,不小心翻到的。”

  其实她也不太记得书里的具体内容了,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当时年纪还小,对这些事一概不懂,后来长大了一些,知晓了灵修合欢宗这些事后,才领悟到,当时自己偷看到的,到底是什么。

  对她来说,这本秘籍毫无作用,自己没有修为,也只有半吊子武功,根本不理解这么多灵修想要它的迫切。

  白楚汐听她这么一说,原本还有些半信半疑,现在倒是深信不疑了。

  “那你知道它现在在哪里吗?”她问了一句。

  然而黎玥却摇了摇头,“我只有那一次见过,之后再也没见过了,只知道那东西似乎很重要,姑姑经常换地方藏着,但具体在什么地方,我并不知道。”

  白楚汐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不过,那应该不是蔚都想要的双修功法,而是可以消除她体质的秘籍。

  所谓病急乱投医,他大概也是等太久了,终于没有耐心,才想着将黎姨绑回去。

  她既然知道炉鼎之事,那手握这本秘籍的黎姨必然知道双修二三事,只是,蔚都可能没想过她守口如瓶到这种地步。

  白修淼适时插话,稳住大家定了个方向:“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起程走吧,在这里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如果真的是白凤谷的人做的事,那他们必定是要去一趟的。

  白凤谷被世人誉为纯粹之谷,谷中弟子都是向善正直之人,若黎姨真的在那,他们可要好好讨教一番。

  白楚汐点了点头,“我们先去白凤谷,就算黎姨不在那,无论如何,也要让蔚都的师父们知道这件事。”

  迫于压力,蔚都也定然不敢胡乱生非。

  她可是清清楚楚记得原文剧情的,白凤谷中,百年来就出了蔚都这么一个不肖弟子,师门清誉被他毁于一旦。

  幸好直到最后被谢简清解决,都还没来得及继承宗门,不然此后白凤谷怕是要为世人嘲笑唾骂了。新笔趣阁

  思及此,白楚汐问黎玥:“白凤谷地处偏僻隐蔽之地,距离这里虽不算远,但路途不太平,你确定要一起去吗?”

  “当然!”黎玥点头,目光依旧坚定。

  不找到姑姑,她就算回去,也不敢面对父母爷爷了。

  “好吧,那我们即刻起程。”白楚汐转头对铃儿吩咐到,“铃儿,你去整顿一下马车,收拾好后我们就走。”

  “是,师尊,铃儿马上去办!”说完,小跑着出去了。

  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这刚被雨水洗刷过,有些青苔的小院,在这种凉爽的天气中,平添了几分寂寥。

  黎玥坐在凳子上,看着双目有些失神,盯着角落里刚长出来的小草,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白修淼依旧是那副温润模样,似乎刚才的一切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慢悠悠地摇着折扇,看不透在想些什么。

  白楚汐收回视线,走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

  身后跟着一个高大修长的人影,几乎寸步不离。

  白楚汐回头,对上他漆黑深邃的眸子,看着他没什么表情的清冷脸颊,居然看出了对她的关心。

  她笑了笑,安抚道:“黎姨不会出事的,你放心。”

  他垂下眸,“嗯。”

  “不出意外的话,要不了多久,我就不用再受到影响了,不用担心我。”

  只要他一切都好,那她什么事都不会有,哪怕是顶级炉鼎体质,也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如果他出现什么意外,那对她来说,才是真的灾难。

  谢简清还是“嗯”了一声。

  他的嗓音淡淡的,带着一丝低沉,清隽的脸上依旧清冷,卷长的睫毛敛去了眸色。

  让人猜不透他此刻的心情。

  白楚汐只好习惯性抬头,看了他头上一眼。

  是绿色的,那应该还好吧?

  只是没想到,他现在都会主动关心自己了。

  虽然没什么话,但就这样,以挂念之姿站在她旁边,她已经能感受到温暖了。

  白楚汐很是欣慰,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确实成长了很多。

  她现在都不需要刻意去感化他了,只要护着他的情绪,让他不要像之前那样,不知什么缘由突然情绪爆发就好。

  等到时间线一过,她就能放心地离开了。

  没有了那些剧情,谢简清也不会再被天道处决了。

  他有天道助力,天赋异禀,待她处理好自己的体质后,就将他送回灵山。

  想必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在丰武大师的引荐下,向世人以另一种方式展现自己的实力,而不是以屠戮的形式恐吓众生。

  到时候,他也可以谈一段属于自己的恋爱,和一位好人家的姑娘结下良缘。

  就算她找到方法走了,也不用再惦念着他的归处了。

  白楚汐想得很完美,几乎面面俱到,连她自己的人生规划,都从没这么清晰过。

  可唯独,忽略了一点。

  那就是谢简清的想法。

  一阵清风袭来,卷起地上的残叶,谢简清额角突然一阵刺痛。

  他清冷的脸上只是僵了一下,漆黑的眼眸闭了一瞬,再睁眼时,看不出有任何异常。

  白楚汐自以为感受着他独特的温暖。

  殊不知,此时谢简清的脑海里,如蛛丝缠绕,细密杂乱,冰冷结弦。

  那道怪异的声音,突兀响起——

  “桀桀桀,她迫不及待,想要离开你呢。”

  闭嘴,师尊不会这样的。

  “她不止没想过让你帮忙,以后的人生,也没有你的位置。”

  闭嘴。

  “等她炉鼎体质没了,你就彻底没法抓住她咯,到时候,说不定就嫁给别的男人了!”

  闭嘴!

  谢简清睁眼,黑眸结着冰碴,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眼中郁气浓稠到化不开。

  他抬手,修长的手指死死掐住身边人细瘦的肩膀。

  师尊她,绝不能抛下自己。

  她只能是他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