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楚汐被他突然一掐,细肩一痛,轻蹙了下眉。

  扭头,映入眼帘的就是谢简清眸中化不开的浓雾。

  再抬头一看,他的情绪色也不知何时,逐渐变深了一些。

  白楚汐惊了一下,刚才夸了他一顿,转眼就打她的脸?

  他们难道不是就在这里待了一会而已吗,怎么会突然心情变差了?

  她不想惊扰谢简清,于是忍着肩上的不适,只微微转头。

  一双水润的桃花眼里满是担心,问他:“简清,你不喜欢这里吗?”

  谢简清这才回过神来,漆黑眼眸清醒了。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他霎时松开了手,修长的手指蜷缩了一下。

  似是自觉犯了错一样,悬在空中的手有些无措,久久没有收回来。

  那双如枕星河的黑眸恍了一瞬,看见了面前只盯着自己的清柔目光。

  清洌澄澈,明眸善睐,和他脑海里阴暗隐晦的声音,迥然不同。

  那道怪异的声音还想继续说话,谢简清稍一闭目,体内那股灵力施展威压,声音顿时被碾散了。

  他垂下眼眸,轻抿着唇,冷清的面容下,藏着心里正在疯狂扰他的邪念。

  就这样把她带走,只要与她双修一次,就再也不用去见那人了。

  或者,收起心思,扮作她喜欢的温润弟子,乖乖地,跟在她身后看着她……

  反正,她总是会袒护他,不是吗?

  只要他装一下,她就会看向他,再伤一次,她就会头也不回地带他走。

  心中的阴郁一时间全都弥散开来,谢简清敛下的眸中,戾气横生。

  他死死掐住手指,指尖嵌入掌心,也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压下心头被黑雾缠绕的郁气。

  抬头,却和她担忧的眼神不期而遇。

  可她目光上扬,并没有看向他。

  谢简清掀了掀眼皮,嗓音有些慵恹:“师尊,你在看哪儿?”

  指尖嵌得更深了。

  白楚汐没听到回答,有些担心,回头看向他头上的情绪色,正打算观察一下,没想到谢简清会突然抬头,四目相对。

  她顿时有些慌乱,水灵的眼珠转了转,视线闪躲。

  听到他的声音后,更是心跳加速,咽了咽口水,霎时移开目光。

  “没、没什么,我以为你哪里不舒服呢。”

  她的声音有些发紧,扯着嘴角笑了笑,乌溜溜的眼珠明晃晃的心虚。

  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才会显露的柔弱一面,谢简清薄唇微勾,狭长的眼尾满是惬意。

  不能深追,师尊会缩回去的。

  恰好,铃儿从外面回来了。

  见她在院子里,小跑了过来,笑着说道:“师尊,马车已经备好了,可以出发了。”

  白楚汐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连连点头。

  “那好,我们马上起程。”接着,朝屋内喊了一声,“二哥,我们可以走了!”

  说完,象征性地拉了拉谢简清衣袖,然后拽着铃儿的手直往外走。

  好像身后有什么人在追她一样。

  看着她衣袂飘飘的背影,谢简清轻笑了一声,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他松松地倚靠着,曲起一条修长笔挺的腿,鸦黑的衣袍衬得他更白皙精致。wap..

  白修淼和黎玥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画面。

  高岭之花忽然的笑,击中心房让人猝不及防。

  俊美、清冷、而矜贵。

  黎玥愣了一下,有些晃神。

  直到白修淼抬脚,她才回过神来,甩了甩脑袋。

  上了车,大家共处一室,谢简清那双黑眸没再盯着自己,白楚汐才松了一口气。

  白凤谷离落花坡不远,他们驾车不过一日左右,就能抵达。

  白楚汐将那块木牌揣在了怀里,那上面有残留的灵力,她原本静心用神识探查,是可以探到的。

  可不知为何,今天有些奇怪,她在院子里就试过几次,都没有成功。

  难道蔚都在这上面做了什么手脚不成?

  她不想说出来让大家担心,只悄悄将木牌递给了谢简清。

  然后对他使了个眼色,小声说了句:“试一下。”

  她的声音轻飘飘的,吹到谢简清耳边,耳廓有些发痒。

  谢简清拿过来,随意试了一下,摇了摇头。

  “什么都没感觉到?”白楚汐不信邪。

  “嗯。”

  她皱了皱眉,摸着下巴思索着,到底怎么回事。

  见她陷入沉思,谢简清瞥了她手上的木牌一眼,眸色淡淡。

  殊不知,两人的一举一动,全都被白修淼看在眼里。

  黎玥被夹在两兄妹中间,鼻尖还能嗅到白修淼身上清淡的香味。

  能跟他这么近距离坐在一起,对她来说,本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

  可眼下此刻,却只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带着她说不上来的诡异。

  于是,坐直了身体,瞄了一眼白楚汐蹙着的眉心,不敢乱动,也不敢说话。

  直到马车停下,铃儿掀开帘子,让他们下车。

  “师尊,天色不早了,先在这里住一晚吧,明早再走。”

  附近只有这一处能住人,就算急这一时,到了晚上,白凤谷的人也不会出来见他们。

  只能明早再去了。

  白修淼替她做了决定,拍板定了下来。

  出钱的事都交给他,和铃儿一起,去付银钱了。

  这边房间空得多,基本没什么人,他们可以一人一间房。

  但临确定之时,白楚汐顿了一下,拉住了白修淼,看向谢简清。

  “简清,要不,你和我二哥住一间房?”

  看着他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她连忙解释道:“不清楚蔚都的人还会不会过来,我怕出现什么意外。”

  她想了想,忽然灵光一现,一脸认真:“我二哥不能自保,你帮我保护他可以吗?”

  若是说怕他出事,这明晃晃的瞧不起,估计谢简清会不高兴。

  但让他帮忙保护白修淼,那就不一样了。

  看着谢简清脸色舒缓下来,白楚汐唇角微微一弯。

  分配好后,几个人住了进去。

  谢简清一脸不情愿地和白修淼住进了一间房。

  另一边,白楚汐则是和铃儿住在一起,让黎玥自己住了一间房。

  看她隐约有些不情愿的模样,白楚汐瘪了瘪嘴。

  她还不愿意呢,自己一边住吧!

  回到房间,歇下来后,想到明天要见到蔚都,白楚汐隐约有些焦虑。

  月色笼罩时,两人就上床准备睡了。

  四下寂静无风,睡梦中的白楚汐细眉渐渐蹙起。

  白皙的脸颊也浮上了一层粉晕,红唇微张,喘息逐渐急促。

  银辉洒下,圆月上柳梢。

  白楚汐身体裹在被子里,蜷缩起来,隐隐颤抖。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