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晨光初照,朝露濯濯。

  白楚汐眼皮有些重,在耳边不断叫她的声音中醒了过来。

  睁开眼,铃儿站在她床前,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有些担忧地看着她。

  “师尊,你没事吧?”

  说着,拢起袖子,手背轻轻贴到了她额头上。

  然后,有些疑惑道:“也没有很烫,刚才师尊吓到铃儿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一想到刚才的情形,铃儿还是有些后怕,噘着嘴眼尾下垂,有些可怜巴巴的。

  白楚汐眨了眨眼,伸手让她把自己拉起来了。

  坐在床上,顿觉脑袋有些沉,身上也有些汗腻,不太舒服。

  她开口问了问铃儿:“他们都起来了吗?”

  这一说话,她才发现,自己声音都有些干哑,仿佛在沙漠中求生的人,许久都未喝过水一样。

  她摸了摸喉咙,蹙眉结果铃儿送过来的茶水,润了一口嗓子,顿时如同久旱逢甘霖,舒服多了。

  铃儿见她确实有些不太对劲,也顾不得她自给自足的规矩了,连忙一边用湿帕子给她擦脸,一边回答。

  “还没呢,太阳刚升起来,铃儿也是刚醒,听到师尊呼吸有些乱,见有些不舒服的样子,所以才叫醒师尊的。”

  白楚汐点了点头。

  在被铃儿叫醒前,她一直都被困在梦里,置身于火海中,热浪翻腾。

  整个人都快被烤熟了!

  这症状,和之前在家里,她炉鼎开启前一晚,尤为相似。

  可这分明才过了不到十日,怎么就又复发了?

  白楚汐心里叹了一口气,都已经到这里了,这事不能多想。

  不然,容易心累。

  只能说,幸好醒来时,没发现有任何炉鼎特征。

  否则,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一泻千里,直接躺平咸鱼了。

  她是真的不想再让谢简清帮忙了,这事一而再,再而三,至少不能再有四了。

  本来就该让谢简清避开这些危险因素的,结果这还是自己出现的问题。

  对此,白楚汐只想说一句:人干事?

  狠狠鞭笞了一下自己,白楚汐精神好了不少。

  白嫩的脸颊被铃儿擦干净后,凉爽了不少,白楚汐下床,对铃儿招了招手。

  “趁这个时间,我去洗个澡,铃儿你帮我看着,待会他们醒了说一声就行。”

  “嗯!师尊放心吧。”

  向店家要了热水,白楚汐将一身被汗水浸湿过的衣服扔到了一旁。

  这味道,虽然说不上臭,可身上感受到黏腻后,顿时就觉得味道增了一倍。

  本来,像她和谢简清这样的高阶灵修,都是有净尘术的。

  衣物只要不想换,都是干干净净的,可以不染纤尘。

  但白楚汐习惯不了,像这样流了汗之后,就算用净尘术清洁后,也总觉得鼻尖带着味道。

  她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泡了个简单的澡。

  热气蒸腾后,整个人也精神了不少。

  换了身鹅黄的曳地纱裙,胸前烟蓝锦缎裹胸,微步走来,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扶风杨柳般婀娜。

  以为房间里只有铃儿,白楚汐头发也随意披散,青丝墨染拂过细肩。

  走到一半,低头拉了一下裙摆,再抬头时,眼前突然出现一抹冰雪蓝。

  屏风前,谢简清长身玉立站着,身形修长,懒倦地靠在门框上,垂眸不知在想什么。

  听到声音,两人四目相对时,白楚汐看

  到了他那双黑眸里的一丝错愕,一闪而过。

  谢简清看着面前纯净中带着娇冶的女人,喉头滚动。

  昨晚感受到的那股炉鼎气息,更加强烈了。

  他的每一寸神经,都被她的气息缠绕,偏偏眼前的人还丝毫没有察觉。

  那张被热气熏得粉红的脸,妖冶艳丽,水眸澄澈干净,带着一丝疑惑。

  桃花眼尾微微上翘的弧度,似弯钩,勾着人的心尖,酥麻挠痒。

  清冷的俊脸怔了一瞬,随即,长手一推,房门被大力关上了。

  “砰——”的一声,刚好走过来的黎玥被拒之门外。

  拉着裙摆的白楚汐:?

  鼻尖碰门的黎玥:???

  白楚汐眨了眨眼,看到了角落里站着的铃儿。

  低着头,双手搅在一起,抬眸看了她一眼,弱小,可怜,又无辜。

  铃儿此时内心求助:师尊,谢小师弟他好可怕qaq。

  知道师尊去沐浴了,他浑身的温度直接骤降,像坨乌漆抹黑的冰块,站在那儿还不敢赶他走!

  白楚汐最先反应过来,她轻咳了一声,尽量忽视自己还没打理好的装扮,问他:“简清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的话,应该去楼下吃早饭才对。

  谁知谢简清摇了摇头,一脸淡定:“没事,徒儿就是想和师尊待在一起。”

  抬眸盯着她,狭长的眼尾带着清晨的缱绻。

  白楚汐:“……”

  大清早的,看着这张清隽的俊脸,瞳孔里还倒影着她的身影,说出这种话。

  她心跳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好吗?!

  深吸一口气,白楚汐挤出得体的笑容,点了点头。

  “你先下去吃饭吧,我马上就下来。”

  再不让他出去,她怕自己心脏爆炸!

  只能说,幸好她刚才泡了澡,脸泛红晕看不出来。

  听到她的话,谢简清才从门框上支起来,顿了一下点头应下了。

  “嗯,师尊快点下来。”

  走之前,还似乎恋恋不舍似的,回头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

  白楚汐吸气声更大了。

  他这是要怎样?今早怎么看着这么黏人了???

  见人出去了,白楚汐才捂了捂胸口,长舒了一口气,连忙让铃儿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

  还好还好,她相信自己一定能顶得住!

  至少,美色诱惑总比黑化袭人好多了!

  能黏人了,说明他性格变软了不少不是?

  白楚汐坐在梳妆台前,不断地安慰自己。.c0m

  而此时的门外。

  “性子变软”的谢简清垂眸,和门外的黎玥碰了个面。

  房门“吱呀”一声合上。

  唇角的笑卸下,他恹恹地掀了掀眼皮,瞥了她一眼。

  漆黑的眸中,某种情绪浓郁到化不开。

  浑身泛着冰冷气息,盯着她的深瞳中,视线仿佛化作冰碴。

  恨不得将她扎个对穿。

  不带一丝温度的眸子,带着探究睥睨着她。

  好像下一秒,就要研究怎样剖开她一样。

  对堂风拂过,黎玥无端颤了个抖。

  谢简清轻呵一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