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蔚都从容的表情,他身旁的小弟子有些好奇。

  “师兄,为何他们把人带走,你还这么高兴啊?”

  师兄要的东西也没问出来,那女人守口如瓶,怎么也撬不开。

  要他说,就直接威胁,恐吓一下,没有灵力的药师,怎么也会害怕吧?

  结果他这个建议提出来,就被师兄瞪了一眼,骂了一句“蠢货”。

  到头来,明明是强行绑回来的人,结果还奉为贵宾,白白浪费力气。

  现在人都走了,师兄还这么高兴,他是怎么也想不通。

  蔚都收回视线,瞥了他一眼,轻哼一声,背着手转身。

  “你知道什么?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就算他再多关几天,黎箐也不会告诉他,那本双修秘籍的下落。

  但白楚汐就不一样了,他们既然是熟人,黎箐就不会对她有那么多戒备。

  她那个小徒弟身上,还留着他种下去的蛊,到时候,只需稍作控制,他想要的,不过是手到擒来。

  蔚都笑了一声,只是没想到,这黎箐,居然是白楚汐二哥的朋友。

  当初发现有一批人在找她后,查到身份时,可有些惊讶。

  既然这么巧,那说明,上天就是在帮他,这本双修秘籍,就该他得手!

  蔚都眯了眯眼睛,眼含深意,转身回去了。

  另一边,白楚汐带着黎箐出来后,黎玥就一直缠着她。

  姑姑长,姑姑短,腻在她身边,挽着她的手,生怕她再走似的,一点也舍不得松开。

  白楚汐都看得啧啧称奇。

  在西溪镇,她还从来没见到黎玥这幅乖巧模样。

  看起来,她都感觉当时夜闯小院,诬陷珍珠贸易的人不是她了。

  人家姑侄叙旧,白楚汐他们也没打扰,直到回到了街上。

  人已经找到了,到了这里,他们也该分头行动了。

  白楚汐这才开口,拉开了黎玥的注意力。

  “黎姨,我叫白楚汐,从我二哥那听说了您的盛名,如今来找您,也是有一事相求。”

  趁着白修淼在这,白楚汐才垂首有礼有节地对她说。

  现成的关系,不用白不用,她情况紧急,不想要因为脸面死撑着。

  黎箐对她的印象好,这一路上也大概知道了几人的情况,因此也没拒绝。

  “说说你是什么情况?”

  她一边问,一边看向旁边的白修淼,看到他点点头时,柳眉一挑,勾了勾唇,眼尾的红痣更加亮眼了。

  白楚汐顿了一下,她这个体质,不太方便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于是,她凑近了一点,红唇放到黎姨耳边,小声将自己的炉鼎体质告诉了她。

  “情况就是这样,听二哥说您有办法,我实在不堪其扰,所以才来找您了。”

  听完后,黎箐眼睛亮了一瞬,有些感兴趣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那我倒是可以帮你。”

  炉鼎体质难得,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之前都只是听她师父提起过。

  她跟着师父从小学,还从来没有人来找她解决过这个问题。

  黎箐看着白楚汐,目光中透露着打量。

  听到她同意了,白楚汐压在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

  她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这才展露笑颜。

  她们两人互相商量好,但一旁的黎玥不高兴了。

  “那你们是现在就要回去了吗?”

  黎玥噘着嘴,看向自己姑姑,眨巴了两下眼睛,撒娇地晃了晃她的胳膊。

  “玥儿才刚见到姑姑,不能多在这里玩几天吗?”

  这落花坡虽然是比家里差了点,但好在环境也挺美,小住几日放松一下,也是挺好的。

  不过黎箐没有迁就她,刮了刮她的鼻子,摇头拒绝了。.

  “我呀,还是想回家里,走得急,那些草药还没打理,怕是再不回去就都枯了。”

  黎玥虽然在白楚汐他们面前娇蛮,但还是很听黎箐的话的。

  尤其是知道她挂念草药,更加没办法任性了,只好瘪了瘪嘴闷不吭声了。

  见事情基本解决,一旁站着一直没开口的白修淼,这才出了声。

  “那就多谢黎姨了,小妹,我还有些事,就先回去了,到时候记得回来,二哥在家里等你。”

  白楚汐点了点头,心里对他格外感激。

  若不是白修淼,她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还有黎箐这么一个人。

  他们的渡船还靠在岸边,那么多人都需要他去指挥,白楚汐自己能解决,也就没挽留他。

  一直望着人走出看不到背影后,才将视线收了回来。

  “那我们走吧,事不宜迟,早点解决,你也能早点安心。”

  黎箐看着温温柔柔的,但行事作风却雷厉风行,在哪儿都像是住了好几年似的,做什么都熟门熟路。

  没多久,几人就踏上了回去的路。

  黎玥和黎箐坐在一起,白楚汐和谢简清在另一边。

  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身影,白楚汐暗自赞叹。

  虽然随她二哥的话,叫她黎姨,但真的见到人时,她那句姨叫出来,都有些不好意思。

  说她是同龄人,也丝毫不为过,哪里看得出年近四十的模样?

  实际与她的年龄差,若是放到现代,也叫不出来姨。

  不过在这个时代,谢简清的母亲温灵安,也就和黎姨同龄。

  若是黎箐没有选择做药师,而是结婚生子,那她这句黎姨叫得也不算勉强。

  她是美艳挂的,若是不笑,就会显得美得很有攻击性。

  但黎姨和她气质不同,有一种洒脱淡然的气质,眼尾的红痣,又增添了一丝神秘,白楚汐一见她就很喜欢。

  她正看得出神,忽然感觉一旁有一道视线,一直盯着她。

  回过头一看,发现是谢简清,正好和他四目相对。

  那双璀璨的黑眸,仿佛是黑洞,带着致命的吸引力,让她不断坠下去。

  白楚汐感觉,自己的所有目光,都被摄魂吸入了一样。

  马车颠簸了一下,她才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看到了谢简清眼里,那不易察觉的一丝……委屈?

  “师尊,你是不是根本没听到徒儿说什么?”

  “啊?对不起,刚才我走神了。”

  白楚汐有些尴尬,她真的没听到,一心放在前面的黎箐身上。

  看到她晃动的眼神,谢简清抿了抿唇,垂在身侧的修长手指,微微攥紧了一些。

  他的黑眸沉了一瞬,又转瞬即逝,连眼尾都带着温润,嗓音低沉磁性,带着若有若无的哄诱。

  “徒儿说,师尊身上的甜味,很浓很浓……”

  他抬眸,看着她的瞳孔里,倒映着她有些慌乱的面容,仿佛有着无限的专注。

  眼眸潋滟着水光,狭长的眼尾泛起了红晕,有些欲色。

  薄唇微张,热气喷薄,合着周身清冷的气息,矛盾又带着致命吸引力。

  那一瞬间,白楚汐的心跳和视线,都被他夺了过去。

  他说:“徒儿难受,师尊可以帮帮我吗?”

  他比她高那么多,抬眸时,却仿佛在仰望着她,像一只大型犬,在讨好着主人,想要寻得主人的同意。

  将她捧在高处,奉若明珠,举为神明。

  看着那双湿润的黑眸,白楚汐呼吸急促了几分,咽了咽口水。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