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拼图 第97章 第97章

小说:镜像拼图 作者:猫茶海狸 更新时间:2022-11-24 18:16: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是说——林阿姨结婚了, 还和盛叔叔住在一起?”

  公交车上,小石头和林壑予并排坐在一起,眼睛睁得又圆又大。

  林壑予点点头, 发现小石头如此惊愕,便问:“你好像不太满意?”

  闻, 小石头赶紧摇头:“不是的, 不是我不满意,我是以为……你不会同意。”

  “我为什么不同意?”

  小石头细数林壑予对盛国宁表现出的嫌弃,他可是亲眼所见,林壑予是打从心底里不愿意认他做妹夫了, 怎么一眨眼他们俩都结婚了?

  林壑予叹气,他一开始的确不愿意, 希望妹妹能找个工作性质安全的男人嫁了。后来还不是易时来到他的身边,告诉他这二十年发生的事,才让他改变主意了吗?

  说到底, 还是小石头这个媒人做的好, 从小考验盛国宁, 长大劝化林壑予, 这一对能修成正果,他绝对功不可没。

  长隆花苑是盛国宁的婚房,和林知芝结婚后,两人住在这里长达二十年, 把两个孩子养育成人。国家在进步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吃饱穿暖已是最基础的生活需求,衣食住行变着花样推陈出新, 当年流行的小高层舒适三房,现今已经被各式各样的新户型比下去, 全需四房、传代五房比比皆是,让人眼花缭乱。

  盛国宁想过换房子,可林知芝念旧,不愿意搬新地方。盛国宁一向依着老婆,打算就在长隆花苑养老了,哪怕是看新楼盘,也是为了两个儿子以后成家准备的。

  这里的地址还是从易时那里得知,林壑予在小区里一路走一路观察,长隆花苑在当年算是中高档小区,物业公司认真负责,把小区内部管理得井井有条。尽管没有人车分流,路边也不会有车辆乱停乱放的情况,而且居民楼的外部刚刚做过翻新,二十年的老楼焕然一新,和周围那些新开的楼盘相比竟毫不逊色。

  “这里看起来真好,小区里还有那么大的广场和公园。”小石头感叹,“我只在路边捡的传单里看到过这种小区。”

  “想住在这里吗?”

  小石头看一眼林壑予,小心翼翼回答:“你住在这里的话我就想,你不住在这里就算了。”

  林壑予笑而不语,摸摸小石头的黑发。不论有没有自己,他都会在这里和林知芝他们生活在一起,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夜幕降临,小区里亮起万家灯火,盛国宁的家住在边户,柔和的灯光从客厅铺到阳台地面,显然是有人在家的。小石头拉着林壑予的手,抬头看着窗户:“林阿姨现在在家吗?”

  “你想见她?”

  小石头拼命点头:“对呀,我想看看她现在什么样子,你不是还说她有孩子了吗?小宝宝可爱吗?”

  林壑予忍俊不禁,哪里有什么小宝宝,两个孩子都长大成人了,怪他没有说清楚现在的时间在二十年之后,就怕会吓到这个小鬼。

  他将路边买的一顶鸭舌帽扣在小石头的头上:“虽然你很想见林阿姨,但是很遗憾,还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会吓到她。你想想,她都已经结婚有孩子了,你还是这么大,见到你的话她会怎么想?”

  小石头食指点着下巴,他总不能说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过来的吧?林阿姨的泪腺那么发达,肯定会被吓哭。

  想到这里,小石头垂头:“……好吧,那我就不和她见面了。”

  “是别让她认出你。”林壑予指指窗户,“等会儿你去敲门,要是林阿姨开门,就说走错了,别让她看到你的脸。要是盛叔叔开门,就在墙上敲三下,记住了吗?”

  这个时间点,盛煜安在学校,易时平时不回家,盛国宁已经混到省厅领导的位置,他的作息时间林壑予码不准,因此也不能确定此时在家的是谁。

  小石头比一个“ok”的手势,整理一下衣服,把帽沿压得更低,拉好口罩,和林壑予一起走进单元楼。

  林壑予藏在楼道的转角处,听见门铃大约响了三声之后,防盗门从内部打开,小石头的手在墙壁上敲三下。

  “盛叔叔!你怎么老了这么多?”

  来开门的盛国宁戴着老花镜,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小朋友,你是……?”

  “是我啦。”小石头拉下口罩,“还认识我吗?”

  盛国宁推了推老花镜,盯着他瞧了好一会儿,眼中卷起惊涛骇浪。

  而后,让他更惊讶的事发生了——一个男人从楼道的转角处现身,那身形异常眼熟,一步步向他走来。

  等到那人近至眼前,盛国宁已经不仅仅是惊讶,而是踉跄一步,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连忙摘下老花镜,把镜片擦了又擦,再重新戴上,林壑予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清清楚楚烙在视网膜里,他的手指轻轻颤抖:“你——是你?!”

  林壑予微笑:“嗯,是我。知芝在家吗?”

  盛国宁愣愣摇头,今天恰好林知芝出门去外地,明天才回来。

  林壑予放心了,伸手拍了下盛国宁的肩:“找你有事,方便聊聊吗?”

  足足半分钟过去,盛国宁从震惊和错愕中回神,手已经下意识拉开门:“……进来吧。”

  ———

  林壑予从未想过,会有机会踏进林知芝二十年后的生活里。他一直是现实主义者,活在当下,不喜欢幻想那些遥远又不切实际的未来,只会在乎眼前看到的、正在经历的。对于妹妹,他连她的婚姻大事都没有遐想过,更别提她已经度过了这么多年、天天和柴米油盐为伴的平凡日子。

  屋子里干净清爽,客厅南北通透,阳台和厨房的窗户同时打开,穿堂风呼呼吹过,不断带来新鲜的空气。家里的装修风格、家具配色、随处可见充满小心思的装饰品,一看就是林知芝的手笔,每一细节都和她曾经为自己画过的婚房设计一模一样。

  “全部

  按照知芝的喜好来的,家里都是她做主。”盛国宁揭开茶盘上的防尘布,拿出一套茶具,开始泡茶,“她在大学期间就已经规划好,以后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家,我就把钥匙交给她,以前装好的婚房又按照她的设计重新装一遍。”

  盛国宁语气宠溺,脸上看不见半点怨。滚开的水倒入紫砂壶,如一道悬挂的瀑布沏开深褐色的茶叶,香气顿时弥散在整个客厅。小石头的鼻头动了动:“好香啊,这是什么茶?”

  “肉桂。”

  小石头晃着腿,从来没听过这种茶,也搞不懂为什么茶会和肉扯上关系。林壑予拿起茶杯:“你也喜欢喝岩茶?”

  “嗯,喝多了就喜欢上了。”盛国宁笑道,“一开始家里只有绿茶,知芝记着你喜欢喝岩茶,每年都买一份。家里越堆越多,我就改喝岩茶了,不然坏了多可惜。”

  就猜到他什么都顺着林知芝,当真是捧在手心里的宝了,竟然为了她连自己的喜好都能更改。林壑予拿起茶杯轻抿一口:“知芝出去玩了?”

  “不是,回海靖了。”盛国宁瞄一眼林壑予,“……去看看你。”

  对于妹妹帮自己“扫墓”这件事,林壑予倒是不避讳,反而笑道:“离得那么远,下次就别让她去了。海靖那边的房子卖了吗?”

  “没有,那是你买的,知芝哪儿舍得卖。去年贷款刚还完,既然你回来了,要住回去吗?”

  林壑予看着深褐色的茶水,淡淡道:“再说吧。”

  电视柜上摆着一张全家福,正是易时给他看过的那张。背景就是这个沙发这面墙,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这个小家浓厚的烟火气,坐在这里仿佛都能感受到幸福和温暖。

  “看来知芝嫁给你是对的。”林壑予的语气没有遗憾。

  除他之外,小石头对这里也是好奇无比,因为他在全家福里看到了易时。顿时,小小的脑袋被大大的疑惑塞满:易时是林阿姨的儿子?那他和林壑予就是外甥和舅舅的关系?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会……

  小石头咬着唇,两人之间的亲昵感根本不像是家人,林壑予对易时的态度,哪里像是有血缘关系?

  可是全家福就在那里明晃晃挂着,加上易时亲口说过他和林壑予、林知芝之间存在复杂的关系,所以小石头更加迷糊了,对易时也更加捉摸不透。

  趁着去上厕所的机会,他把林知芝的家里逛了一遍,主卧和右边次卧的门是打开的,只有左边那间卧室的门紧闭着,他站在门口,一只手忽然从后面伸过来,握住门把手按下去:“想进就进去吧。”

  小石头回头,盛国宁站在身后,摸摸他的头发,笑容和蔼:“来,里面有很多玩具。”

  “我不喜欢玩具。”

  “呵呵,别急着摇头啊,你会满意的。”

  小石头跟在他的身后走进去,这间房间里的陈设明显比别的房间简约许多,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衣橱、一个书柜,已是房间里的全部家具。床上的被子叠得跟豆腐块似的,桌上是整齐罗列的书本,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哪像右边那间卧室,墙上贴满海报,书柜被手办占满,床上除了睡觉的枕头之外,还有二次元等身抱枕,掌机、卡带乱七八糟摆在桌子上,扑面而来一股浓浓的中二青春气息。

  整个房间里只有一张照片,在柜子上的摆台里,8寸大小。照片里的人眉眼异常精致,五官组合在一起惊艳到无可挑剔。只可惜眼神太冷,加上冷色调的蓝色背景和白衬衫,显得整个人更加孤寒傲立。

  “这是你——易时哥哥刚参加工作的照片,咱们警局里的小姑娘都说,证件照能拍得像艺术照的就他一个。”

  “哦。”小石头低低应一声,扭头看一圈,“这里是他的房间?”

  盛国宁点点头,察觉到一丝异样:“你不开心?难道不喜欢易时?”

  小石头摇摇头,对易时谈不上喜欢不喜欢,毕竟关系没那么近。如果认真探讨起来的话,这种感觉应该是“嫉妒”吧。嫉妒他的家庭美好,嫉妒他有林壑予的特殊关怀,什么好的都是他的。

  为了哄小鬼开心,盛国宁拉开书柜下面的抽屉,拖出一个大纸箱,从里面拿出一个陈旧的盒子,递到小石头手里。小石头拿起来,是一盒足足有1000片的拼图,而且还是林知芝帮他买的那一盒!

  “林阿姨一直留着吗?”小石头的眼里闪着光。

  “嗯,一直留着的,等你把它拼完。”

  小石头用力点点头,主动抱着盒子到桌子前面坐好。盛国宁的脸上挂着微笑:“你在这里慢慢玩,书柜里的书都是可以看的,在这个房间里,你想做什么都行,别拘束自己。”

  他轻轻把门带上,和林壑予还有要事商谈,并不适合让小石头提前知道。林壑予给自己续了一杯茶,见他回来了,问:“在里面玩了?”

  “嗯,弄了一盒拼图,在里面拼呢。”盛国宁坐在林壑予身边,“那盒拼图是知芝买给他的礼物,从小拼到大都拼不厌。对了,小石头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他居然对易时有意见?”

  “没有吧。”

  “欸,我虽然从前线退下来了,但也是老刑警啊,一个小孩儿的眼神还读不出来?”

  林壑予放下茶杯:“有些事还是让他自己发现比较好,你没说漏嘴吧?”

  盛国宁有些着急,老花镜都摘了:“你看你说的,大舅哥,我像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

  这一句“大舅哥”瞬间将时间产生的隔阂破开,林壑予和盛国宁对望几秒,开怀大笑。

  “见到我们意外吗?”

  “可不是,心脏不好的话得打120了。”盛国宁打量着林壑予,感叹,“真是弄不懂,二十年了,你竟然一点都没变。”

  闻,林壑予收起笑容:“你相信时空穿越吗?”

  盛国宁笃定地说原来一点都不信,现在没有一点不信。失踪多年的林壑予再次出现,还带着幼年时期的小石头,这已经无法用科学来解释了。除了往虫洞、平行世界、时空缝隙那些方面去想,盛国宁也没有别的理由能说服自己。

  不过幸好,林壑予终归还是回来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