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拼图 第118章 第118章

小说:镜像拼图 作者:猫茶海狸 更新时间:2022-11-24 18:16: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尸检结果出来的第二天, 嫌犯侧写完成,很快锁定一名王姓工人,和被灭口的夫妻是同乡, 一起来海靖打工,与男性被害人关系尚可, 经常一起喝酒。此人好吃懒做游手好闲, 没事还爱赌两把,外面欠了十几万的赌债。推测作案动机是借钱未果,又发现他们有钱买房妒火中烧,所以在夫妻俩刚搬入新房便痛下杀手。可怜这对夫妻起早贪黑忙了十年才在海靖有了属于自己的家, 竟因此招致杀身之祸。

  王某在案发当晚不知所踪,火车站、高铁站、机场等各个关卡都没有他的出入记录, 也没有去投奔亲属,警方高度怀疑此人还留在海靖,立即抽调大批人手, 在划定的地点附近展开排查行动。

  林壑予十一点才到家, 奔波一整天, 制服湿了又干, 自己都能闻到那股腌到毛孔里的汗味儿。他匆匆洗个澡,出来之后又不困了,先去厨房里打开冰箱,看见里面每样菜都有动过, 再用保鲜膜仔细封好, 看来易时在家里有乖乖地按时吃饭。

  他的年假休到什么时候?好像一直住在这里也不错。

  林壑予右手下意识抬起,碰了一下嘴唇, 猛然惊觉自己这动作仿佛少女思春,肩膀哆嗦下打了个寒颤, 赶紧从包里拿出一叠扫描文件,坐在客厅里找点儿事做。

  正在沉思中,林壑予敏锐察觉有双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他抬起头,果看见过道的墙边露出个脑袋,黑漆漆的眼睛幽幽望着自己。

  “还没睡啊?”

  “嗯。”易时轻声说,“你没回来,睡不着。”

  这可真是……不遗余力地在把他掰弯啊。用坦然正经的表情说那么可爱的话,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天然呆?

  “怎么不过来?”林壑予拍拍沙发。

  易时是怕打扰他工作,自己在分析案情时就喜欢一个人静静呆着,连开专案组会议偶尔也会临时退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抽根烟,理所当然地认为林壑予也是需要这种环境氛围的。

  既然林壑予发出邀请,易时便走过去,发现他的发梢还在滴水,主动拿起毛巾盖上去,轻轻搓揉吸掉水分。

  与此同时,视线也落在一张张a4纸上,林壑予正在琢磨嫌犯几位朋友的笔录,易时则是在浏览案发现场和嫌犯住处的现勘图片。

  “嫌犯是不是很迷信?”

  “为什么这么问?”林壑予看向易时,所有的调查结果都没有显示王某有封建迷信的倾向,无宗教信仰,犯罪现场也没有出现相关证物。

  易时指着图片里客厅的正门位置:“旁边掏的小壁橱像是佛龛,盖着白布的是佛像吧?”

  “嗯,观音菩萨,被害人家里有供奉菩萨的习惯。”

  “如果是虔诚的信仰者,搬家时对待神明会分外小心,不论是菩萨像还是佛像,都会用红布包裹,为避免亵渎神明的圣洁。小香炉里有未燃尽的断香,说明已经拆掉红布上过香,这块白布明显是后来盖上去的,他怕自己的所作所为被菩萨看见。”易时扫到另一张报告,冷冷一笑,“没有他的指纹,他甚至不敢自己去盖,威胁女死者去挡住菩萨的双眼。”

  林壑予眉头蹙起,当时案发现场杂乱不堪,堆着很多未拆开的编织袋,某些家具也盖着白布,很显然新家还没来得及拾掇,因此众人理所当然地认为菩萨像盖着白布是防止落灰,没料到还有这层讲究暗含其中。

  “还有嫌犯自己住的老房子,四个床脚下都垫有红砖,有可能是为了辟邪。在西方也有把红砖屑洒在门外,可以阻挡恶魔入侵的传说。”

  林壑予略感惊讶:“你怎么这么了解?平时喜欢研究民俗?”

  “不是……以前听说过。”易时垂下眼睑,挡住眼中细碎的光。流浪街头的那几年东奔西走,经常会去村子里等人家办红事、白事混吃混喝,很多奇奇怪怪的习俗就是在那时候听说的。

  如此分析的话,这个王某在杀人之后肯定是很怕遭到报应的,在迷信的思想下想寻找一个庇佑……林壑予灵光一闪,拿起外套:“你先睡,我出去一下。”

  易时点点头:“注意安全。”

  林壑予离开家门就开始一个接一个电话往外打,原茂秋刚进入梦乡,被捞起来加班分外不爽:“你早说夜里有行动我就不睡了啊!刚睡着被叫起来多难受!”

  “别废话,抓到人给你睡一天。”

  原茂秋一下子醒了,着急忙慌穿衣服:“你知道人在哪儿了?”

  “嗯,差不多吧。没时间集合了,分头行动,我发几个定位给你,你和小邹、小北一起去。”

  “行行行,我马上出门!”

  ……

  凌晨五点,黎明将至,林壑予家里漆黑静谧,唯一的客人在书房睡得正香。

  书房的门被轻轻拧开,脚步声渐渐靠近那张沙发床,高大的身影极其小心地在床边坐下,静静欣赏小半张脸埋在枕头里的男人。

  他伸出手,指腹触碰到柔软脸颊,顺着线条下滑。轻微的麻痒感把易时从睡梦中拽出来,双眼还未聚焦,只能在黑暗中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谢谢你。”他说。

  易时揉揉眼睛,刚想开口,脸被手掌固定住,唇上传递来一片温热。

  “你——唔……”

  对方比他果断得多,捏住他的下巴微微下按,牙关不得不打开,舌头划开唇缝搅进来,熟悉的气息充斥于整个鼻间。

  “……人……人有唔有……”易时连话都说不清,胸口努力起伏从热吻里争夺稀缺的氧气,“林……林壑予……”

  “抓到了,你提供的思路很正确。”林壑予退开一段距离,捧着他的脸吻吻唇角,低声说,“在基督教堂,我回来之前已经审得差不多了。”

  凌晨三点左右,他们在排查区域里的一间基督教堂找到嫌疑人王某,他瑟缩在耶稣神像下方的柜子里,手里还拿着一个十字架。原茂秋打个响指:“老林你神了啊!到底怎么想到的?”

  林壑予笑了笑:“菩萨保佑吧。”

  王某刷一下白了脸,被带到看守所,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痛哭流涕地全交代了。

  听到犯人已经落网,易时松一口气:“你还不去睡吗?现在几点……”

  剩下的话被林壑予吞入口中,一片黑暗里,他的唇又沦陷了。

  仿佛是为了弥补在旧宗祠里过于被动的情形,易时勾住林壑予的脖子,给予的回馈明显许多。林壑予在抚摸他的手,顺着手腕一路滑到小臂,再到肘弯,触碰到凹凸不平的伤疤,他没有躲开,每根手指细细感受一条条扭曲的肉蜈蚣,心中隐隐刺痛。

  曾经受过的苦无法改变,有些东西只有未来能补偿了。如果他能一直待在身边的话。

  沉重的喘息声加重一室暧昧,易时捧着林壑予的脸,嗓音微微沙哑:“这是报酬?”

  林壑予怔了怔,被弄得有些无奈:“怎么会,是我想这么做。”

  易时笑了,鼻尖蹭了蹭他的下巴:“以前真的没有女朋友?”

  “没。”

  不像啊,这就是多吃几年饭的区别?易时轻轻舔着嘴唇。

  天色逐渐明亮,霞光从窗帘的缝隙爬进来,黑暗被光明驱赶,彼此的脸庞也变得清晰起来,亲密的肢体接触一览无遗。

  易时偏头看一眼偷溜而入的那束光,又盯着林壑予,依旧是用那副平淡正经的表情,说出撩人的话:“有点想继续做下去。”

  继续吗?林壑予猛然紧张,搭在手臂两侧的双手下意识收紧。

  “不过很可惜,我该回去了。”

  今天已经是10月15日。

  ———

  林壑予一天一夜没合过眼,易时劝他睡一会儿,只要帮自己买一张长途客车票,他就能顺利回南宜,不需要操心。

  结果林壑予不肯,坚持要开车送易时回去,顺便去找房东,把林知芝的房子敲定下来。

  “你真的没问题?”易时抚摸他的双眼,抓犯人累一夜,还要再开几个小时的长途,铁打的身体也不能这样糟践。

  “没事,熬夜加班不是常态吗?偶尔忙起来几天也只睡个囫囵觉。”林壑予泡杯茶提神,“案子方面我和原茂秋交接过了,去南宜没问题。”

  他都这么说了,易时不好再拒绝。他也想和林壑予多待一会儿,毕竟下次见面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也不确定他还会不会记得突飞猛进的关系。

  两人吃过早饭准备动身,易时空着手来,自然也没什么要带回去的,又换上那身松绿色外套和休闲裤,简单装扮却俊秀得惊人。

  林壑予捂住嘴,视线移到一旁掩饰眼中的惊艳。那天第一次见面,他对易时并未产生这些莫名好感,短短一个星期的相处,他不得不承认,被易时吸引,居然开始习惯他留在身边的感觉了。

  易时坐上副驾驶,林壑予开车驶往高速的方向,载着他回南宜。林壑予一直以为他是回去上班,还问要不要直接回市局销假,易时笑了笑:“去时光荏苒,我想念他家的咖啡了。”

  “嗯,好,”林壑予问,“年假结束了,下次什么时候再来?”

  他问得自然而然,仿佛他们就像一对异地恋人,经常把人接回家小住似的。事实上在他的记忆里,两人相处不过短暂的一个星期而已。

  “你想我过来吗?”

  “嗯,想。”林壑予也打起直球,“想经常见到你。”

  易时内心被愉悦占满,这足以证明他对林壑予的吸引和时间长短无关,纯粹是彼此之间存在一种磁场,只要相互靠近就会产生化学反应。

  五个多小时的车程一晃而过,路上还在服务站休息了一会儿,进入南宜的地界,阳光从西面照过来,暖阳刺目,把远处江面染上一片金黄。

  “林家村也在这条江的流域里。”林壑予说。

  “嗯,它挺神奇的,我掉进去再爬上来,就遇见你了。”易时手撑着额,余光瞄向林壑予,“一点印象都没有吗?小时候我们也见过,就在林家村。”

  林壑予边开车边思索,十分钟之后停下来等红灯:“真的不记得了,你那时候多大?是在收养之前来过林家村?”

  易时笑而不语,他如果说,就是以现在的模样见到少年时期的你,恐怕林壑予会更加无法接受吧。

  趁着时间还早,易时指了条路,多绕了半个小时,从偏僻的南宜机械厂路过。

  车暂时熄火,林壑予食指敲着方向盘,打量着机械厂的大门:“就是这里发生过爆炸?”

  “嗯,后来重建了,这里是老厂,还有一个新厂。”易时的手扶着右臂,“机械厂是个可怕的地方,我在这里被烧伤,还有那个照顾我的人,也在这里发生意外。”

  触到易时的心理阴影,林壑予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都过去了,别想太多,已经发生过的也无法挽回,你总是记着,会给自己造成太大的心理负担。”

  “如果可以挽回呢?”易时握住他的手,认真地盯着他,“今天带你来机械厂,是希望未来的某一天,你能不要再来这里。”

  林壑予再度看向机械厂,这里位置偏僻,后面那座山也不是有名的景点,如果没有案子的话,他恐怕是不会再往这里跑一趟了。

  夕阳西下,易时站在时光荏苒的门前,手触碰到门把手,又缩了回来。林壑予推开门:“不是要喝咖啡的吗?进来吧。”

  易时跟在身后,他刚刚是在犹豫,担心推开门就是另一个世界,连和林壑予好好告别都无法做到。

  “欢迎光临时光荏苒!两位客人请先找个位置坐下,桌上有二维码,可以扫码点餐。”

  从店里的陈设看来,还是在林壑予的世界里,墙上挂钟显示的时间是五点不到,映射到对面的世界里,他差不多晨跑结束,该准备去上班了。

  这次是在一楼的位置,靠近那面贴满便签纸的镜子,易时用勺子搅拌杯中的咖啡,时不时看向玻璃窗外,显得心不在焉。

  “在找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解开一些疑问。”易时斟酌着用词,“在我的印象中,这一天的记忆发生过中断,也是在这间咖啡馆里,所以我想看看到底是为什么。”

  “……?”林壑予茫然,“你现在不是和我在一起吗?”

  “是另一个我呀,你忘了我和你说过,机械厂的案子我有参办吗?那也是另一个我。”

  无神论者林壑予暂时无法理解这种离奇的逻辑,不过易时又不像是在开玩笑,他甚至怀疑是过大的压力造成的幻觉,在想要不要给易时联系几个靠谱的心理医生。

  “你经常做噩梦,还是要多注意一点,学会自我调节。”林壑予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推过去,“这是我家里的钥匙,放假有空的话……可以直接过来。”

  易时看到这把钥匙,瞬间明白之前喻樰手里的那一把从何而来了。也可以确定除了记忆空白的林壑予之外,他也能有机会和完整记忆的林壑予见面。

  “好。”易时收下钥匙,缓缓叹气,“这几天过得很开心,原来我一直没有注意到你就在身边,应该早点找到你、认识你。可惜记忆不是对等的,下一次见到你,我可能还是不会认识你,只希望你能记住我久一点。”

  他的话让林壑予感到不安,握住微凉的手:“你这次离开到底是去哪里?我该怎么联系你?”

  “不用联系,我们没办法正常交往的。嗯……再见面的话,可能需要你反过来和我交朋友了。”

  林壑予沉默,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无力和哀伤,低声自语:“我们就只能做这样的朋友吗?”

  这句话似曾相识,易时笑了笑:“如果能解开命运的话,我倒是不想和你再做朋友。”

  他不经意抬头,发现玻璃门外那道再熟悉不过的身影,透过一层落地玻璃四目相接,彼此眼中都写满惊讶和震惊。

  是另一个自己,10月15日的易时。

  饶是咖啡馆里经验丰富的这个,也没有经历过如此诡异的事件。易时诧异不已,为什么他们能见面?在这个特殊的穿越点,难道连悖论都可以忽视?

  门外的易时皱起眉,立即推门而入,门内的易时猛然站起,眼看着他的身影一瞬间消失,只留下风铃清脆的响声和晃动的玻璃门。正在聊天的店员好奇张望,却没有见到有客人进出。

  “怎么了?”林壑予也站起来,“在看什么?”

  “……没什么,我好像了解那天记忆中断的原因了。”易时目光温和,“能答应我今天之后不要再来南宜吗?”

  “别问为什么,不要来南宜,你只要待在海靖就好。”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