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他们非要让我骗感情 第117章 江湖游(20)

小说:快穿:他们非要让我骗感情 作者:夏蝉不语 更新时间:2022-11-24 21:04: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们觉得?”

  苦无涯轻扬长眉,“所以你不那么认为吗?”.biqupai.

  镇民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他重复了一遍,似乎在用这四个字,说另一段很长的话。

  苦无涯轻笑了声,微抬下巴,“说说。”

  “当年发生了什么。”

  镇民低着头,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讲起自己的回忆:“当年……当年那件事的开端,是从一群孩子,惊慌失措地从林子里跑回来开始的……”

  —

  常年住在镇上的人家交情不一定很深,但基本上都是认识的,能喊得出名字,或者认得对方的脸。

  但大人之间的关系对小孩子来说并没有多少影响,年纪差不多,在这镇子上一跑,碰面后和眼缘就玩到一块儿去了。

  而小孩子之间的玩伴交情也对大人间的关系没太多影响,顶多遇见后打个招呼聊聊天,该当不成朋友的依旧只能说算是熟人罢了。

  那天,常在一起玩的几个孩子到镇子大门外集合,凑在一堆叽叽喳喳地说着话,瞧着很是兴奋的模样。

  作为召集人,赵家的长孙站出来喊了一嗓子:“都安静!”

  赵家在浮屠镇是有些家底在的,平常时候,镇上的其他人都对赵家人和气、客气,连带着默默旁观的孩子也有样学样,哪怕赵家长孙才七岁,在场不乏有比他年长些、比他长得更壮实的孩子,也都听他的话,俨然将他当做是孩子头头。

  所以他一喊,孩子们便都安静下来看着他,等他讲话。

  赵家长孙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说:“冯小青说昨天看见黄家那个哑巴一个人往林子里去了,她不敢跟。所以今天喊大家过来,不只是到林子里玩,还要找到黄哑巴,看她为什么要一个人去林子里。”

  孩子们点头,齐齐应好。大家听了都很好奇,都想知道为什么。

  随后有人问:“她今天也去了吗?”

  “去了。”比赵家长孙要小一些的小女孩声音甜甜地说:“我看见她去了。”

  有人问:“冯小青,你怎么总能看见?”

  另有孩子也好奇地:“你每天都看着黄哑巴吗?”

  冯小青嘟了下嘴,说:“没有啊,就是看见了。”

  赵家长孙:“好了,我们快走吧。”

  一群孩子热热闹闹地往林子里走,路上碰见了镇上的大人,总会被叮嘱“只能在林子外围玩,别走太里面去了”。

  孩子们就会笑嘻嘻地敷衍:“知道啦,林子深处有会吃人的妖怪,我们不会去的!”

  其实他们根本不怎么信。

  因为学堂里的夫子说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妖怪,都是长辈们编出来吓唬他们的。夫子那么厉害,懂得多,他们爹娘都不敢在夫子面前大声,所以夫子说的肯定是对的!

  但很快他们就不这么想了。

  他们玩玩闹闹地一路往前,最后在一棵大树后面找到了黄哑巴。

  所有孩子都愣住了,脸上的表情定格得五花八门,瞧着很是奇怪。

  但在他们眼中,更奇怪的是黄哑巴。

  他们看见那名身材瘦小的小女孩,正蹲在地上,手里抱着一只被割开喉咙的兔子,低头张大嘴咬在那道豁口上,明明是在、在喝它的血!

  人是不会喝血的,会这么喝血的只能是…是妖怪!!

  “啊啊啊!!!”

  惊呼声四起,被吓到的孩子们转身就逃,拼了命地跑回镇上。

  有大人拦下他们,先是望了眼他们身后,发现什么都没有,才问他们:“怎么了?被野狗追啦?”

  孩子们便万分惊恐地、表情看上去十分夸张地:“不是狗!妖怪,是生吃血肉的妖怪!”

  大人听了一愣,半信半疑地:“真的?长啥样啊?”

  孩子们争前恐后、七嘴八舌地说:“就是黄家的那个小哑巴!”

  “我们看见她一个人躲在林子里生吃兔子!”

  “她还在喝血!半张脸都是血!”

  “真的啊,你们确定看清楚了?”大人很是惊讶。

  孩子们:“看清楚了看清楚了!”

  “就是黄哑巴,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就是她!”

  “我、我好像还看见她身后有尾巴!”在杂乱的声音里,突然有孩子这么说。

  其他孩子都被吸引了注意,急急问道:“尾巴?什么样的尾巴?”

  “是一团毛茸茸的尾巴。”

  “我想起来了!是白色的对吗?”

  “没错!”

  孩子们就尾巴这个话题聊了起来,最后开始猜测起黄哑巴是什么品种的妖怪。

  “是狗狗吗?”

  “那就是白色的狗狗?”

  “不会吧,狗狗不会那么吓人。”

  “也对。那是什么?”

  恐惧似乎来得快去得也快,孩子们开始好奇心旺盛地猜测起黄哑巴的妖怪原型会是什么,站在一旁的大人听着他们尚且稚嫩的童声,却感觉四肢发麻。

  虽说镇上没听说有人见过妖,但没见过不等于没有啊!那么多流传至今的故事,总不能全是凭空捏造的吧?还有,小孩子都是看见什么说什么,真要是有人又是生啖血肉、又是长着尾巴……那不就是妖吗?!

  不行,这么重要的事得赶紧通知其他人知道!

  —

  “所以,”连苦无涯都感到了些许惊讶,“你们就因为一群孩子的话,把那个女孩当成妖烧死了?”

  林芙看着镇民,整个人很安静。

  镇民有些犹豫地:“不只是这样。”

  “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最开始信的人不多,很多人都在质疑,觉得可能是小孩子间闹了矛盾,或者是恶作剧,没必要疑神疑鬼,然后赵家当家的……也就是方才那间屋子里,主位上的那位老爷子。”

  “他说在赵家祖传的一些年代久远的手记上,有遇见妖怪的相关记载。他还说自家孙子是不会说谎的,黄家丫头究竟是不是妖,试一试就知道了……”

  —

  或许是因为人类天性里摆脱不掉的好奇心理,也或许是因为这提议是由赵当家说出来的。总之那些镇民都默认了下来,哪怕嘴上说着不信,却都像是要去完成一件十分重大的任务一样,绷紧了神经,表情不一却目标一致。

  人天生就是演员,尤其是在有人搭戏的时候。

  群体性的动向,在某些时刻会蒙蔽人的大脑。如果再加上一些正向的宣,比如牺牲与保护,就会极大程度地调动起人们的情绪。俗称上头。

  他们趁黄家夫妻还没回家,家中只有一位腿脚不便的老妇人,由体魄强健的男人打头,一窝蜂就去了黄家。

  结果还没推开门,就听见黄家丫头在对她奶奶说:“奶奶,他们发现我去林子里喝血了。”

  打头的男人一抬手,示意其他人安静。

  那么一群人,便静悄悄地站在门外,屏气凝神地听不远处的交谈声。

  乌泱泱一片,似围城而来的异类。

  黄奶奶似乎吓到了,赶忙追问:“谁看到了?”

  黄丫头:“是赵方程他们。”

  赵方程就是赵家长孙的名字。

  黄奶奶一听,松了口气,“是那群经常凑到一起疯跑的小孩子啊。”

  “那没关系,小孩子嘴里很离奇的话,其他人,尤其是大人,是不怎么会相信的。”

  “哦,”黄丫头:“那爹娘他们回来知道了会生气吗……”

  剩余的话众人都没有细听。

  因为已经没必要了。

  黄家人自己证实了赵方程他们没有撒谎,而且黄家丫头也不是哑巴,会说话。

  黄家瞒下了那么些秘密,见不得光,正说明他们的确有问题!

  正常人谁会没事跑去喝没处理过的血?谁会假装自己是个哑巴?

  所以没必要听也没必要问了。

  ——他们已经在心里为此定罪了。

  —

  “这就?”

  苦无涯感觉这些人不是坏,而是蠢。没有脑子的那种蠢。

  他问道:“你们是不是都没读过书。”

  镇民听着他那确信的语气,有些局促地搓了搓手,说:“识字,识数。但要继续学学问,得找夫子送拜师礼。我们这一辈,镇上可不像现在这么好,没钱读书,更没钱买书来看。”

  因为未经教化,便将原始本能展现得过于袒露。

  “然后呢。”林芙出声问道:“然后你们就跟在某些人身后冲进去,群情激奋地说要为民除害,从老人怀里抢走了那个女孩,将她绑在镇子某处的高台上,焚烧示众了?”

  “老人悲痛下猝然离世,黄家夫妻回来收尸后要向官府报官讨公道,你们却说他们暗藏祸心、收容妖物,将他们从镇上赶走了。”

  镇民怔住,有些惊讶地:“你、你怎么知道?”

  林芙:“不一样的过程,殊途同归的悲剧结局。”她轻声笑了下,没多少愉悦意味,“不难猜。”

  镇民有些难堪地低下头,“基本就是你说的那样。”

  “只是当时在撵黄家夫妻离开时,那男的反抗得太激烈了,被人失手轮到地上砸破了后脑勺……当场身亡。”

  “最后是黄氏一个人独自离开的。”

  他说到这里有些感叹,眼前似乎又浮现出黄氏当年离开时佝偻的背影,多说了句:“一个没了丈夫婆家的女人,她要么是回娘家去了,要么,就已经改嫁了吧。”

  林芙对他随意冒出来的揣测不置与否,问道:“黄家夫妻叫什么名字。”

  镇民:“黄高梁,杨红娟。”

  林芙眉梢微动,轻声地:“杨?”

  镇民:“二位,我知道的都说了,我就是觉得镇上死人死得不同寻常,那件事…又一直存在我心里忘不掉,所以听闻当年牵头的赵家人死了后,我才反应那么大,我认为是黄家人回来报仇了!”

  他瞪大了眼,红血丝密布成交错的红,“凶手不只是想杀一个人、几个人,她是想把整个镇上的人全杀了!”

  苦无涯:“你认为凶手是谁?”

  镇民想也不想地回答:“除了杨红娟还能有谁?!”

  苦无涯笑道:“一报还一报,那你们死得不冤。”

  他耷拉着眼眸冷冷地看着他,低沉的声音里含着零星笑意:“蠢货还是早日下地狱好了。”

  “!”

  镇民浑身一抖,刚想求苦无涯饶自己一命,便听见他说:“滚吧。”

  镇民呆了一秒,随后连忙跑走了。

  跑走之前还不忘瞥一眼林芙,完全是无意识的行为,却看见她正在看他。

  镇民瞳孔骤缩一瞬,随后头也不回地跑得更快了。

  林芙和苦无涯也从角落离开,转过拐角时,看见了一抹熟悉的白。

  “云锡哥哥?”林芙慢慢走近,疑惑地:“你怎么在这儿?”

  沈云锡声音略沉:“等你。”

  他紧盯着林芙,说:“我找到线索了。”

  林芙:“是什么?”

  沈云锡缓声道:“黄家人。”

  苦无涯懒洋洋地打断:“这条线索我们也找到了。”

  沈云锡冷淡地瞥了他一眼,接着吐出四个字:

  “黄泉客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