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深情中陨落 第1323章 重建家园

小说:在他深情中陨落 作者:浮生三千 更新时间:2022-05-09 09:37: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容渊目光清冷地盯着月九:“暗夜已经损失了86人,你还想让暗夜再损失一人?这件事,你确实错了,月九,现在我就收回你三大首领的权力,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暗夜岛一步。”

  “陆老大……”月九抬眸看着陆容渊,这样的惩罚,真的太轻了。

  收回实权,禁足暗夜岛,这根本就不足以抵消86条性命。

  “出去。”陆容渊厉声打断月九的话。

  月九还想再说什么,触及到陆容渊的目光,起身出去了。

  走出去的那一刻,月九心里非常难受,她宁愿陆容渊重重处罚她,也比现在这样强。

  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陆家兄弟四人还跪在地上,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个个低着头,不敢发一。

  陆容渊看着四个儿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着怒火:“陆景轩,陆景擎,你们跪着做什么,出去帮忙。”

  “是,爸。”

  老三老四异口同声,不敢多说一个字,赶紧出去帮忙。

  陆容渊又看向陆景宝,声音冰冷地问:“你哥将地图交给外人的事,你知不知情?”

  陆景宝回答:“知情。”

  “暗夜岛的防御系统是你在负责,人都攻到岛上了,你在做什么?”陆容渊厉声道:“陆景宝,三层防御,在别人攻上来时,一点作用都发挥不出,你干什么去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陆景宝也没有做任何辩解,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防御系统彻底没用,都不能作为逃避责任的理由。

  陆景宝跪在地上,一不发。

  陆容渊拔高音量:“陆景宝,说话。”

  “是。”陆景宝抬头,说:“是我的疏忽,导致暗夜岛被袭,防御系统被破坏。”

  “疏忽?”陆容渊气得又想一脚踹过去。

  这时苏卿走了过来,陆容渊才按耐住,对陆景宝厉声道:“出去,怎么将功折罪,不用我再教你。”

  “是,爸。”陆景宝也不敢多说一句,出去了。

  苏卿站在门口,陆景宝经过她的时候,喊了一声。

  苏卿能感受到这几个孩子心里的难受,陆景宝一向自负,这绝对是他栽得最大的跟头了。

  陆景天还跪在地上,陆容渊看着就来气,压着怒火说:“从现在起,你就在这里好好反省,你的低级错误让86人付出生命,身为领导人,你必须负全责,给众人一个交代。”

  陆景天低头:“是,爸。”

  陆容渊也不再多说,大步走了出去。

  苏卿看着跪在地上的大儿子,又看了眼怒火中烧出去的陆容渊,她什么也没有说,也出去了。

  这次陆景天犯的错误,造成如此严重的损失,就连车成俊与万扬都觉得不可思议。

  以陆景天的性子,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然而,这事确确实实发生了。

  无论上官羽对月九是否真心,两方一直都是对立面,陆景天将地图给上官羽,这一做法,令所有人都难以置信。

  知道陆景天在房间里罚跪,霍一诺立马去看望。

  “天哥哥,对不起。”

  霍一诺心中也是悲伤悔恨,可如今说什么都是苍白。

  若不是她怂恿陆景天撮合上官羽与月九,就不会有今天。

  陆景天说:“这跟你无关,一诺,你出去,让我一个人静静。”

  “天哥哥。”霍一诺鼻尖一酸,她知道陆景天的心里比她难受十倍。

  陆容渊站在废墟前,心情十分复杂。

  车成俊走过去:“事情已经发生,你再怎么责怪那几个孩子,也无济于事,当初把暗夜交给他们,我们就应该想到会有各种可能。”

  “可是他不应该犯这样低级的错误。”陆容渊语气里还是夹杂着怒火:“暗夜的人,他们可以死在任务中,死在前沿,而不是死在这里,死在他陆景天的一个失误中,他担得起86条人命?他担不起。”

  陆容渊越说越气愤,语调也越来越高。

  说到生气处,恨不得又要去揍陆景天一次。

  几个孩子,他还是第一次对孩子们下手揍。

  “这次是夏天的失误,轻敌了,经过这次,他应该也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与错误。”

  车成俊说:“你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改变事情,如今暗夜受重创,前来攻打暗夜岛的也无一生还,相信如今道上没人敢再来侵犯。”

  这时万扬也走过来:“老大,老车。”

  万扬看到废墟,也心绪万千,这绝对是暗夜创立以来,遭受得最大的一次损失。

  几乎三分之二的建筑需要重建。

  近两百人受伤,后续也需要时间恢复,八十多条人命,却再也回不来了。

  陆容渊已经派人去找上官羽,这一笔血债,势必要上官一族与其它十几个组织血偿。

  暗夜驻留在东部的人,暗中去过上官家,却没有发现上官羽。

  至于地图的事,陆容渊在询问过事情来龙去脉之后,也让留在东部的人问过小月牙。

  从小月牙那得知,地图她并没有给别人看过,只拿给了上官羽。

  在小月牙的认知里,她的地图就是给上官羽的,而她没有转交给别人。

  至于在上官策面前掉了这件事,小月牙根本就忘记了。

  而问她的人,也是直接问,她有没有给别人看过。

  在她的认知里,她没有给上官策看,上官策悄悄记下,以小月牙的年龄,又怎么能猜透大人的心思。

  她终究只是个三岁多的小孩子。

  从小月牙这反馈回来的信息,让上官羽成为了最大的嫌疑,甚至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秦璐亲耳听见上官羽说要一网打尽,让多带些人这些容易让人误会的话,秦璐就是证人。

  秦璐的话,无人会质疑。

  秦璐是自己人,而上官羽,对于暗夜来说,就是个外人。

  上官羽如今下落不明,这黑锅,也就背定了。

  陆容渊并没有急着去报复上官一族或者其他组织。

  暗夜当务之急是重建暗夜岛,厚葬牺牲的86人。

  在暗夜岛出事的第三天,岛上还是一片死气沉沉。

  陆景天在房间里跪了三天,月九在房间里也一步未踏出去,更有了打掉孩子的念头。

  若不是苏卿及时发现,一尸两命了。

  月九这是想赎罪。

  月九被救之后清醒过来,陆容渊只让苏卿传达了一句话:“就算是想死,也得死得有价值,暗夜没有窝囊自杀的,冤有头,债有主,祸不及未出生的婴儿。”

  月九听到这话之后,心里更难受了。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