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深情中陨落 第1324章 上官羽给陆容渊打电话

小说:在他深情中陨落 作者:浮生三千 更新时间:2022-05-09 09:37: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暗夜岛出事的第四天,也正是86人下葬的日子。

  这天连天都在哭泣,下了一整天的雨。

  86块墓碑立在暗夜岛的后山,一眼望去,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映入视线,想起这些人生前的一些回忆,令人悲痛万分。

  暗夜所有人都赶回来祭拜,就连被派去非洲的释迦也回来了。

  受重伤的,轻伤的,或抬着出来,或杵着拐杖出来,站成一排又一排。

  浩浩荡荡,近千人。

  这些都是有资格入岛,从岛上出去的人,暗夜还有上万的员工,是没有收编入岛,也被称为暗夜外系。

  受伤的元宝,也自己拖着伤来了,老老实实的蹲在墓碑前。

  元宝腹部受伤,经过救治,保住了命,不过受伤过重,以后也只能提前退休了。

  陆容渊带头,鸣枪哀悼。

  连放了三枪,以示对亡者的敬重,感恩,默哀。

  下葬之后,陆容渊又派人将受伤的人全部送出暗夜岛,分送到各个分部养伤。

  伤得最严重的,送往帝京,由车成俊亲自医治。

  伤者送出后,其余人也分为两批,一批人留下来重建暗夜岛,一批人回到各自的岗位。

  这个时候,暗夜绝不能再出事。

  安排完这些之后,陆容渊没有在暗夜岛多停留,带上陆颜与万一一回了帝京。

  陆家四兄弟留下来了,月九没有陆容渊的允许,不能踏出暗夜岛一步,她也留下来了,甚至不能出岛去找上官羽报仇。

  回了帝京之后,陆容渊将自己关进了书房,苏卿本想说点什么,到嘴边的话,还是咽回去了。

  两人夫妻十几年,她还是很了解陆容渊,别看他在暗夜岛雷厉风行,将事情都安排妥了,心里的难受,也只有苏卿能懂。

  到了晚上,陆容渊连晚饭都没有出来吃,苏卿端着饭菜敲门进去了。

  屋内很黑,没有开灯。

  苏卿伸手开灯,就见陆容渊坐在木椅上,神情寡淡。

  “怎么,你还打算把自己饿死了?”苏卿端着饭菜走过去。

  陆容渊不吭声。

  苏卿放下饭菜,给他揉揉肩膀:“你也对几个孩子发了火,该骂该打,你也都做了,现在都回来了,你不吃饭是什么意思?”

  “暗夜岛上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孤儿,他们没有家人,暗夜岛就是他们的家,夏天的错误……”陆容渊深深吸一口气,后面的话已经不想说了。

  “我都懂。”苏卿说:“人没了,说什么都迟了,打骂也不能让死去的人活过来,可是,你不吃饭,也不能让他们活过来,相信夏天他们,会将这笔血债讨回来。”

  陆容渊厉声道:“他们若是讨不回来,那就不配做我陆容渊的儿子。”

  陆容渊没有亲自解决后面的事,就是让陆景天他们自己去赎罪。

  “是是是。”苏卿顺着陆容渊的话说:“现在能吃饭了吗?这要是传出去,暗夜的前任老大是被饿死的,那得多丢脸。”

  陆容渊:“……”

  ……

  暗夜岛。

  月九每天都坐在窗前,她眼神里的东西,越来越冷了。

  也不愿与人说话,就连陆景宝来了,也不怎么开口。

  她将自己定义成罪人。

  灾难,是她带来的。

  月九近来也没有什么胃口,明明到了孕后期,不仅没长肉,还瘦了些,整个人也憔悴了很多。

  自责的又何尝只有月九一人,陆景天,霍一诺,陆景宝,他们都活在自责中。

  陆景宝深刻的认识到,他错在哪里了。

  为了儿女私情,草率的为了让上官羽见月九一面,导致严重后果。

  陆景天当然也意识到了错误,可是,已经晚了。

  在暗夜岛重建时,东部这边,上官策想趁上官羽不在霸占上官一族掌权人的位子,不过他的愿望又落空了。

  就在上官策召集上官一族各大有话语权的人召开投票会议时,失踪数日的上官羽出现了。

  上官羽当初在岛上重伤跌入海里,抱着一块甲板,在海上漂了很久,他失去了方向,漂出了距离暗夜岛一百多公里,最后被路过的一艘货船救了回去。

  上官羽躺了几天才醒过来,后来从道上得知消息,暗夜岛受到重创,前去攻击的人无一生还的消息,而整个道上都在传,是他上官羽泄露了地图消息,他当时就知道大事不好。

  上官羽在回东部的路上,也打听了暗夜损失情况,想知道月九有没有事。

  已经什么都打听不到了。

  上官羽目前还不知道是上官策背后使绊子,他着急的是月九母女的安危。

  上官羽尝试着给月九打电话,给陆景宝联系,已经联系不上了。

  暗夜岛的信号塔被毁,还没有修复好。

  此时的暗夜岛,处于没有信号的阶段。

  上官羽只得先回东部,正巧就赶上了上官策背后捅刀子,他还没死,就开始怂恿大家投票篡位了。

  看到上官羽活着回来,上官策也惊诧不已。

  他刻意等了几天,没有上官羽的消息,也不见人回来,这才认定上官羽死了,开始篡位。

  哪知,就在最后关头,上官羽回来了。

  上官策由于惊讶都结巴了。

  “上、上官羽,你怎么活着回来了。”

  “怎么,我不应该活着?还是不应该回来?”上官羽身上的伤未愈,这也阻挡不了他的霸气。

  上官羽拎着上官策就往里面的休息室,将人摔在沙发上:“贼心不死?”

  上官策张嘴就胡说八道:“上官羽,你生死不明,上官一族没有人带头,都要乱套了,我这才出手,我这是为了稳定局面。”

  上官羽冷笑一声:“现在,你可以滚了。”

  他不信上官策的话,可两人毕竟是兄弟,他也没有把上官策如何,他只拿回上官一族的掌家之权。

  解散前来投票选集的人,上官羽片刻不等,又多方面打听,求证,才得到陆容渊的电话号码。

  上官羽给陆容渊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远在帝京的陆容渊见到归宿地是东部的陌生电话,又知晓他私人手机号,慎重的接通了。

  “喂,哪位?”

  上官羽生怕陆容渊给挂了电话,说:“陆老大,我是上官羽,我没有出卖暗夜,那些人不是我组织过去的,你相信我!我拿我头上这颗人头担保。”

  听到是上官羽,陆容渊眉心一拧,怒火中烧:“上官羽,你的人头,也抵消不了86条人命。”

  86条人命?

  上官羽之前并不知道具体死亡数据,乍一听见,也甚是心惊。

  “月儿她们母女呢,月儿有没有受伤,她还好吗?”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