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父最终决定,让曲嫣留在帝都治病。

  因为这边有最好的医疗条件和医生团队,能够给曲嫣最佳的治疗方案。

  但是曲嫣自己知道,再怎么折腾烧钱都没用的,她寿命已尽,不是人力可以抢救。

  与其被困在医院受苦,她不如让小七替她屏蔽痛觉,到外面快活。

  “小七,医院的监控都做好手脚了吧?”

  住了大半个月医院,曲嫣实在不能再逗留了,偷偷换上日常的衣服,做贼似的溜了出去。

  “宿主,请放心,绝对不会有人发现异常。就连出院手续都替你办好了,医院那边以后要追责也找不到人追究。”小七自信地道。

  “那就好。”曲嫣想着先找一家火锅店,吃一顿又辣又过瘾的牛油火锅,然后再回杭城。

  她被逼困在医院,已经吃了十多天又寡淡又没味的病人餐,馋死了。

  现在这个时间点,谢星妄还在上课。

  他最近缺课太多了,不得不去上几节点名的必修课。

  如果他在,一定不会让她走。而且医生也不肯让她出院。

  但是,她不能留在帝都拖累他。

  从前那些事,她并不想怪他。他有系统,她也有。他攻略她,她实际上也是在做任务。

  就扯平吧。

  剩下的几个月时间,她在另外一个城市偷偷关注着他的学业和事业发展就好。

  “就这家吧,在门口闻着就好香!”曲嫣在医院附近的一条街上,看到一家四川火锅店,受不住诱惑,迈腿走了进去。

  ……

  同一时间,谢星妄从学校下课,匆匆赶来医院。

  他走入曲嫣所住的单人病房。

  病房里空荡荡的,病床上的被子凌乱。

  他心底倏地一阵窒息,几乎是本能的涌起一阵不安的预感。

  “嫣嫣!”

  他扬声喊她。

  没有人回应。

  洗手间里也没有。

  “护士!医生!病人不见了!”谢星妄飞快冲出病房,去唤人。

  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嫣嫣走了,她这一走,就要远离他。

  “病人可能只是到楼下走走。”护士长闻声过来,好声劝道,“你别太着急,病人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离开医院。”

  谢星妄却听不进这些安抚的话,他跑到楼下,到医院绿化带的附近,寻找了一遍。

  并没有嫣嫣的踪迹。

  他又跑回病房,打开她的柜子,发现有一套备用的常服不见了。

  谢星妄心头倏然一痛,窒息般的痛楚熟悉的缠绕上来,死死揪住他的心脏。

  这些天,他努力压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恐惧和痛苦涌上来,不想让嫣嫣看到他苦着一张脸。

  但到了此时此刻,他再也压不住了。

  谢星妄在花坛边的空地蹲下来,将自己的脸深深埋进双手中,眼底刺痛的涩意如被针刺,细细密密的疼。

  将来会有一天,嫣嫣就像现在一样,让他找不到。

  而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谢星妄的掌心里,被一抹泪意沁湿。

  而就在这时,他的脑海中,突然响起系统久违的机械音——

  谢星妄对曲嫣的好感值:100%。

  本系统,具有兑换健康值的功能。谢星妄是否选择兑换好感值,将健康值赠送给曲嫣?

  谢星妄浑身一震,猛地从手掌中抬起头来,赤红的眼底绽放出惊人的狂喜光芒。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