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妖怪不太冷 生日惩罚

小说:这只妖怪不太冷 作者:金色茉莉花 更新时间:2021-08-18 01:08: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2022年的8月4号,上午。

  今天是个好日子。

  蔚蓝的天空上稀稀散散的缀着几朵白云,气温微微凉,湿润的空气中带着花香与泥土的味道,周离站在院子门口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只觉神清气爽。

  院子真是安静。

  这里已是春明城边,三个方向都很空旷,只有左面看得到一座高楼,好像是某拆迁安置小区,也离院子有一段距离,雾稍微大一点就看不清它了。

  前边一条公路,也车马稀疏。

  这样的地方睡觉最舒服了。

  方才吃过早饭,楠哥又回去睡回笼觉了,也不知道是真的睡觉,还是躺在床上玩手机——周离慢慢的有更改她的作息,但也难以完全改正,也许要等到年老了她才会准时睡觉,也许年老了也不会。

  回到自己的房间。

  槐序趴在书桌前写着周记,现在她又是一个女生形象——

  一张精致得人间并不存在的极致容颜,刘海三七分,后脑的头发扎了起来,有一个马尾辫,看起来多少有几分英姿飒爽、干净利落的味道。因为是夏天,又在房间内,她穿得很随意,一条有些宽松的有很多裤兜的军绿色工装裤,上身只有一条墨绿色的抹胸,束缚着高耸饱满的胸,雪白无暇而又极度纤细的腰肢与穿着宽松裤子的臀胯连接在一起,有着惊人的往内收缩的线条。

  帅气而诱人的形象,却在认认真真的写字,多少有点违和感。

  周离表情麻木,瞄了她一眼,坐回自己床边。

  自从瞬移能力消失,受限于物理上的距离,她的生活精彩程度大减,周记内容也一再缩水,有时候一周下来她都不知道该写什么,这让勤奋的槐某很是难受。

  周离则低头看着地上——

  团子大人在周离房间找到了一个小盒子,她想要将自己整只猫都放进盒子里,也包括尾巴。目前她已经把自己变成半液体、全部装进了盒子里,只剩尾巴不听她的,她只得连抓带咬,费尽心思,想把尾巴也收进来,动作又笨又蠢。

  “周泥!”

  团子的目光和周离对上了,乌溜溜的眼睛闪着光,楚楚可怜的样子:

  “帮帮团子大人!”

  “遵命。”

  于是周离走了过去,捻起她的尾巴,塞进盒子边上缝隙里。

  “好了。”

  话音还没落下,尾巴一下又弹了出来。

  一人一猫面面相觑。

  “嗡!”

  这时周离的手机一震,他坐回床上,摸出手机查探起来。团子则继续辛苦的与尾巴做着斗争,誓要将尾巴捉拿回来塞进盒子里面。

  包子:表哥,我回来了

  周离:什么时候回来的?

  包子:表哥我好想你

  包子:也好想团子大人

  包子:昨晚到的

  周离:你时间倒是掐得好

  虽然知道这只小表妹的‘我好想你’里面极可能掺杂了大量水分,但还是让他心里一暖。

  周离:今天楠哥生日

  周离:早点过来吧

  包子:好的

  周离:联系下绵绵和千千

  包子:好的

  周离:定位

  包子:午饭前到

  现在已经是暑假了,但对于他们而,已经没有暑假可了。有些同学已经找到了实习工作,有些同学留在学校或者家中准备考公考研,极少数同学还在无所事事,个别同学打着摄影投稿的名义拿着一只猫帮她赚的钱跑出去旅游了,一走就杳无音信。

  绵绵千千都在春明实习,找的清闲工作,一天到晚到处玩,有时也跑来找楠哥,并蹭几顿饭。楠哥在正房专门挑了一个空房间给她们住。

  周离和楠哥就是无所事事那一类。

  “哈~~~”

  槐序焦躁的喊了一声,声音悦耳有古风感,然后她扭头对周离说:“你去找个班上吧?到时候我变成你的样子帮你去上班,咋样?”

  “……”

  “说话呀。”

  “不。”

  “为啥?”

  “不信任你。”

  “嘁!!”

  衣着清凉的飒爽女生气冲冲的收回目光,刚过两秒,她又把头扭过来:

  “你坐在这里我写不出来!”

  “……”

  真是小气。

  周离无所谓的起身往外走去,路过她身边时,偷偷瞄了一眼——

  才写半页,就这样了……

  真是菜啊!

  周离撇撇嘴继续往外走,槐序斜着眼睛瞪着他。

  出门就是院子,院中花卉早已种满了,现在的月季品种大多都长得很快,花卉满地,有风吹来淡淡的香味,和房间里存在的香味并不是一种味道,却是同样的怡人。

  去楠哥房间转了转,不出所料,她在和榆王殿下一起打游戏,周离试图打扰她们……

  被撵出来了。

  去正房客厅和小郑姑娘一起看了会儿电视,无聊的情剧,演技尬得一比。

  出去看了看花,和昨天一样。

  两个小时后,包子和棉签一同到达。

  与棉签不同,包子这是第一次来到表哥口中还凑合的园子,她将共享单车停在路边,隔着铁栅栏已然能看见这片花园,花园的最里面,一座现代中式院落映入眼帘,重新装修过、墙边开满花爬上藤蔓的院子将她深深的震住了,连忙左右看了看,周围再没有其它建筑。

  绵绵已然推开了铁门。

  千千回头对她笑着,笑容中充满了恶趣味:“是不是傻了?”

  绵绵也回头来看她,表情和千千一样。

  包子收回目光,并不窘迫,因为她知道,绵绵和千千第一次来的时候,肯定也和她一样,所以她们才会故意不提前告诉自己,这种心理叫什么呢……

  总之,两只抠脚萌妹罢了!

  包子脚滑了一下,差点摔倒,但她装作无事发生,继续走进园子,一边走,一边四处打量。

  中央造型完美的大树,秋千和羽毛球网,管着小羊的狗和被管着的小羊。

  两只鸡在打架。

  表哥站在院子门口等她们,楠哥站在他后面,身影被他挡住了,但隐隐可以看见楠哥捧着手机、低着脑袋专心致志的打着游戏,似乎并不想出来等她们。

  “早啊。”

  周离打着招呼。

  “早!”

  “早楠哥!”

  “早啊楠哥,表哥。”包子小声喊着,虽然楠哥站在后面,但不影响她对先后顺序的拿捏,“表哥你这个院子买成多少钱?”

  “姐姐送的。”

  “还有多的姐姐吗?”

  “没有了。”

  “哦。”

  周离将她们迎进院子,对她们说:“我们晚上准备在院子里搞一个烧烤会,弄个烤全羊来吃。”

  “烤那边那只小羊吗?”

  “不是,买的羊。”

  “哦。”

  “清疆和西藏好玩吗?”

  “好玩,也好累。”包子低下了头,“把我攒的钱都快花光了。”

  “舅舅舅妈还给你钱吗?”

  “不给了。”

  “那你准备找什么工作?”周离关心着这只小表妹,真是让人操心啊,“别的同学……像是绵绵和千千都开始上班了,你准备怎么办?”

  “投稿能赚到钱的话,就接着拍东西,不能的话就出去打工。”包子平静的说道,“找个摄影相关的工作,赚了钱开个工作室。”

  “你有打算就好。”

  周离说着挠了挠头,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该做饭了,我要去烧火了,你们随便玩吧,或者等楠哥打完这把带你们玩,等着吃饭。”

  周离跑到客厅去露了个面,小郑姑娘便关了电视,和他一起去做饭了。

  生火,烧火,聊天……

  和之前两个月一样,平淡无奇。

  包子在园子里和棉签一起打了会儿羽毛球,体力消耗过度,自尊心也有受损,便不打了,来到灶屋跟个傻子一样直愣愣的站着,一会儿看表哥烧火,一会儿看小郑姑娘炒菜。

  “对了!”

  周离抬起头看向她:“你会扦插吗?”

  包子闻先是茫然无措的左右看了看,确定表哥是在和自己说话,这才不紧不慢的回答:

  “什么扦插?”

  “月季扦插,繁殖。”

  “不会!”

  包子迅速的警惕了起来。

  表哥却很温柔,笑着对她说:“生科系的高材生,扦插怎么基础简单的东西,怎么可能不会?没关系,等下吃完饭我教你,白痴难度,一学就会。”

  “哦。”

  包子觉得自己不该来这里,去逗团子大人多好,虽然团子大人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了。

  做了几个菜,在院子里吃。

  吃完收拾好碗筷,放进洗碗机里——土灶配洗碗机,赛博朋克厨房,妙极了!

  周离走出院子,看见包子坐在树下的秋千上,绵绵在后面推她,推得很高,包子紧握绳索,只听得到绵绵的呼声,听不到她的声音。

  “我来教你们扦插!”

  扦插是一种常见的植物的无性繁殖方式,在繁殖月季时很常用,是几乎没有技术难度的。

  几个小姑娘不用教都会。

  只是工作量略有些大。

  包子是个很懒的人,但和周离挺像,做之前内心百般抗拒,真正干起活来之后,就不懒了,她会以一个不快不慢也不会犯错的速度,老老实实的做着自己的工序。

  棉签装土;

  包子和小郑姑娘修剪枝条并插进土里;

  周离、槐序和楠哥浇水并将之搬走;

  团子大人和榆王殿下旁观。

  流水线效率真高。

  包子干了半天,才迷惑的问:“表哥你做这么多干嘛?要把这个院子全部种满吗?”

  “开花店。”

  “?”

  “我打算开个花店。”

  “开花店?”

  包子楞了一下,迅速放下枝条和剪刀,对周离问道:“表哥!还招人吗?我我我!”

  “啊?”

  “我来给你打工!”

  “你太懒了。”

  “我很勤快的!”

  “enmm……”

  “工资少一点也可以!”包子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很能干的!”

  “再说吧,还早呢。”周离打了个呵欠,“说不定你提前就找到工作了呢。”

  “我不找。”

  包子一副坚决要给表哥打工的表情。

  周离有点心动了。

  这只小表妹懒是懒,但从来不掉链子,况且生科学院的高材生做这种工作,完全是大材小用,用来当新品种的培育员都绰绰有余。

  包子也表情认真。

  就她对表哥的了解,工作肯定轻松,说不定有时候他自己都不想开门营业,而且肯定包饭,表哥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肯定也不会把她忘记。总而之,跟着表哥表嫂,吃香喝辣,还不用挨刀子。这样才是自己想过的无限美好的咸鱼生活,如果不能,她就只能和别人一样了。

  这是早就总结出的经验。

  没一会儿,扦插苗就做了很多了,再多也不行了,会影响到母株的正常生长和观赏性。

  天渐渐黑了下来。

  院墙上的灯带亮了起来,园子四周的铁栅栏上周离也安上了灯带,一打开灯光闪熠,与树上安装的灯光一并营造出了极好的气氛,甚至还放起了音乐。

  烧烤的烟气袅袅升起。

  一群好友在这里吃喝玩乐,一直持续到夜深时刻。

  包子和棉签就睡在周离这里了,反正正房只住了两只小妖怪,空了好几间房间。

  周离则拿着一个小礼盒,借着送礼物的名义,在槐序鄙视的目光下,溜到了楠哥房间。直接打开没有上锁的房门,看见了已洗完澡、穿着单薄、躺床上刷抖音的楠哥。

  “楠哥!”

  “放!”

  “生日快乐!”

  “你不说过了吗?”

  “我给你买了个礼物。”周离笑眯眯问,“你还有收到别的礼物吗?”

  “没有啊,只有你表妹给了我一个破烂石头,说是在赛里木湖边捡的,能保佑我一生平安。”楠哥皱起了眉头看他,“我说了不准送我礼物的,你送了我,明年我还要想送什么给你,这样周而复始,恶性循环,直接烦死!”

  “没关系的。”

  “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昂?”

  “今天七夕诶!”

  “我听网上说七夕不是情人节。”楠哥说道,“那什么什么节才是。”

  “别管他们,都是单身狗。”

  “你买了啥?”

  “给。”

  周离把包好的盒子递给她。

  楠哥皱着眉头接过,不太高兴的样子,嘴里嘀咕着:“还得我自己来拆……”

  很快拆掉包装。

  好像是衣物?

  楠哥拆开袋子,发现是个毛绒帽子,浅粉色的,有两只兔子耳朵,两侧垂着两个可以捏的、一捏兔子耳朵就会竖起来的气囊——除了只是个帽子,和她给棉签包买的兔子耳朵衣服一模一样。

  “?”

  楠哥直接呆住。

  周离解释道:“你给她们都买了这个,自己却没有,我很心……”

  还没说完,就被楠哥打断了。

  只听她呆滞的看着周离,用略有些不敢置信的语气,缓缓的问道:

  “我过生日……

  “你给自己买了件礼物?

  “好操作啊周离!”

  “呵呵呵……”

  周离当做没有听见,笑容和煦,从她手中接过帽子,戴在她的头上,一边两手捏着气囊、看着震惊中的楠哥头顶兔子耳朵不断竖起又耷拉下来,一边解释道:“现在戴还不合适,但是很快就秋天了,等到冬天最冷的那段时间或者回益州过年,你就用得上了……”

  楠哥鼓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依然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依然有些震惊的说:

  “太骚了……”

  楠哥你在说什么呢?

  周离完全听不懂,完全代入了一个关心女朋友的温暖男朋友的角色,或者忠诚的小弟角色。

  小弟回头看了看拉好的窗帘,对大哥问道:

  “大哥你打开屏蔽了吗?”

  楠哥看向他的目光更加愕然了:“安?你在想屁吃!不晓得的还以为这他妈是你过生……唔!”

  一分钟后。

  周离收回嘴,依然搂着楠哥,两人距离很近:“楠哥你说脏话了。”

  不能说脏话的。

  s..book221861962143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这只妖怪不太冷');;